暢想「連江會晤」基本話題 ——設想於民國八十九年清明時節

暢想「連江會晤」基本話題
——設想於民國八十九年清明時節

根據目前奔波溝通的情勢歸納分析,連戰先生在今年重陽節(西曆10月6日)抑或稍晚時候飛赴祖國大陸,專程去中華民族初祖黃帝陵祭拜,並呈送上「黃帝指南車」,應是「天時,地利、人和」均逢最恰之時,可謂「上應天意,下合民心」。除卻極少數居心叵測者處,「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國共兩黨「久違」了五十五年後,繼「重慶談判」之後,兩黨最高領導人再一次會晤,實乃大勢所趨、人心所向,大陸民眾期待著,臺灣多數民眾期盼著,國際社會期望著。於情、於理、於心,「連江會晤」到時候了!天遂人願,經過我們刻苦的探索和不懈的溝通,這一天即將來臨!

我們設想,這一次會晤是國共兩黨最高領導人,闊別五十五載春秋後的見面,國內國際形勢已「滄桑巨變」。基於當前之形勢,因應各種之變數,連戰先生此次祖國大陸行為「變五五」亦即兩黨第一領導人五十五年未謀面,連戰先生自己五十五年未回到大陸,未回到他「少年壯志掃胡塵」的古都西安,所以此行當屬束裝就道,專程祭拜黃帝陵,凸顯一個中國人的「黃帝子孫情」;同時祭掃祖母之墓,以盡孝道;再次就是故地重遊,瀏覽秦川大地之風物。這樣,不論在西安或者其他「適當地方」,進行「連江會晤」,見面落座的話題當循序漸進,步步深入,也就是「先務虛,後務實」,「先情後理」。我們初思淺慮,僅設想下列話題,以供連戰先生參考:

一、請務必預先通讀我們送予連先生的有關黃陵的小書,以及介紹指南車文化的冊子。在敬觀黃帝陵之壯麗風光後,黃陵與「黃帝公公」以及指南車文化已成竹在胸,可就這三個「同祖同文同源情」的親切輕鬆話題切入,從辛亥革命第一宣傳家陳天華在《警世鐘》的話語:「始祖黃帝於四千三百餘年前,自中國的西北來,戰勝了蚩尤,在黃河兩岸建立國家。現在中國內部十八省的四萬萬人,皆是黃帝公公的子孫!」談起,暢談黃帝子孫的同胞情、手足情。江澤民先生比連戰先生年長整十歲,江先生出生時,正逢第一次國共合作的北伐時期(1926年,民國十五年);連先生出生時適值第二次國共合作之始(1936年,民國二十五年),這一年歲末,爆發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由此,兩位政治領袖可回顧一、二次國共合作的光輝歷程,親情、友情、中國情自然湧上心頭,談話愈見親切,這樣再因勢利導,談鋒一轉,進入第二個更輕鬆、更愉悅、更友好的話題,這就是

二、向臺灣阿里山贈送「黃陵柏」。阿里山之麓有一株年逾三千歲的紅檜樹,高達50米,地面處樹圍連23米,樹幹直徑4.5米,這就是全世界聞名的「阿里山神木」。一千多年來,臺灣民眾祖祖輩輩護圍著這株挺拔茂盛的聖潔大樹,視之為「神木」,是「天神的化身」,是「祥和的象徵」。凡赴阿里山旅遊的中外人士,來到「神木」前皆頂禮膜拜,祈禱幸福安康。1998年(民國八十七年)孟春時節,阿里山地區發生了一次地震,普伴有雷聲,「神木」不幸倒伏。由於古樹年事太高,遂告枯萎,並被移走。臺灣人民和各國各地遊客得知這一訊息後,無不唏噓神傷。有關學者和專家認為,只有陝西省黃陵縣的「黃陵柏」能夠替代已經「圓寂」的紅檜樹,作為新的「阿里山神木」。至今兩年多來,臺灣學者會同我們,就「黃陵柏」移植阿里山,做了大量的調研和論證工作。大陸的「國家文化部」也聽取了我們的構思和方案,文化部長和副部長均感此一設想「新奇、絕妙、宏大」,具有重大的現實操作價值和無可比擬的歷史意義。有關的林業部門與園林部門,也非常願意承擔相關的植物學工作。如此,連戰先生可就這一臺灣民眾殷殷相望的「再栽神木」事宜,與江澤民先生磋商,探討大陸方面可否於明年初春,贈送兩株「黃陵柏」(一株備用)到阿里山。黃陵之所在地橋山,生長有析樹8.6萬多株,其中樹齡逾千年的達3萬餘株。因其統屬「國家文物」,因而由江先生批准,由大陸之「國家文物局」相贈為宜。這一話題可極大增進黃帝世胄的同胞情意,當為台海兩岸民眾拍手積頌。由這一「黃陵柏」移植阿里山,由「神木」將談鋒轉到二○○八年奧運會。

三、共辦二○○八年奧運會。不久前,北京正式申辦第二十九屆奧運會。全球申辦城市有十個,即使通過節選,仍然有六個。論綜合因素和實力,北京實難有把握申辦成功。但台海兩岸如若能夠達成共辦二○○八年奧運會協定,提出「北京主辦,臺北協辦」的策略,再次向國際奧會提出發聾振聵的申辦口號「一個中國,一個心願」。亦即安排陸地運動專案在北京舉辦,大部分水上運動專案在臺北舉辦。這樣,國際奧會和世界各國必將耳目一新,考量種種因素,相信會把二○○八年奧運會主辦權投票給中國北京臺北,投給以最實際行動尋求統一的「令人興奮」的中國(相關材料另行奉上)。這一鼓舞人心的話題,可敞開心扉論及,相互討論怎樣配合辦成這一盛舉,在這一台海兩岸動員起來申辦奧運、舉辦奧運的過程中,充分協商北京方面該如何行動,臺北方面該如何行動。在確定共辦的基礎上,將此義薄雲天之決意昭告世界,「一個中國,一個心願」,就會打動每一位國際奧會委員之心,申辦成功當在情理之中!至於兩岸雙方在物質財辦方面的合作,當作為議題,連先生與江先生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談深論透這一問題。雙方交談已抒發到合辦二○○八年第二十九屆奧運會了,下面談興更濃,就中國大陸西部大開發,國民黨應該積極配合,大顯身手!

四、在西部大開發中有所作為。西部之大開發是中共的經濟發展戰略,是「第十個五年計劃」,乃至很長一段時間的國民經濟重點。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西部之陝西、甘肅、寧夏以及新疆、西藏、貴州和內蒙古,都是「積貧積弱」的省區,從根本上說,若干年內,大概很難注入相當的財務予以開發。此外,相應的人才和工農業專案極為匱乏。有鑒於此,連先生可就西部開發與江先生展開協商代表中國國民黨表達幫助內地經濟建設和協助西部開發的意向。若有可能性,可探討可否將陝、甘、寧地區部分貧窮落後「地、市、縣」作為「特別經濟開發區」,由國民黨全面介入和注入「人、財、物」。在新千年和新世紀的第一年(2001年),國民黨首先傾注力量,全面開發和建設延安地區。近半個多世紀,延安已由中共這「革命聖地」萎縮為「經濟剩地」,是一塊「剩餘的貧瘠土地」,乏人問津。國民黨首戰延安,數年中一舉將延安建設成為中國的「經濟聖地」,將使中外震驚、震動、振奮。這當是第三次國共全作的一個適宜切入點和重要方面。這樣,第三次國共合作之議題應運面生

五、國共合作,探索中國和平統一之路。連先生可當面向江先生重申:「我時時思考如何謀求兩岸關係的改善及走入正常化。」「讓世人看到雙方善意的交流與合作,雙方互信與互利的雙贏局面。」同時顯現國民黨的政策主導力,並宣示化解兩岸歧見的意願,探討中國和平統一的幾個途徑。當然由於是五十五年來首赴大陸,此一話題可淺可深,亦可點到為止,可依據談話情勢而隨機應變。最後一個話題似應是合禮節性的

六、代表第一、二次國共合作時期的至今仍健在的國民黨元老向江先生致意。代表他們向前兩次國共合作的健在之共產黨元老致意,請江先生代為轉達。並轉述國民黨元老們的愛國統一之真情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