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僵局的癥結何在?

兩岸僵局的癥結何在?

各位朋友,各位同胞,諸位尊敬的賢達:

今天,我們來自天南海北的炎黃子孫,聚集在德國的首都柏林,研究和討論祖國完全統一的大業,目的是「各盡所能,各出所學」,大力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的進程。曾經在這個會場不遠處,矗立了四十多年的柏林牆,這個德國「一分為二」的明顯標誌,於十一年前被推倒鏟平了,德國和平統一了!儘管「兩德模式」與中國之海峽兩岸的狀況不盡相同,但不可爭辯的事實是,都是一個國家分裂分治為兩個區域。如今,德國早已統一了,而我們的兩岸統一卻還遙遙無期。不要說良性互動、溝通對話了,連一個民族最起碼的消除敵對狀態與信任感,都未能建立起來,致使連年陷入親痛仇快的僵局之中,至今仍未見突破口,未見新曙光。

所以,我們今天站在柏林的沃土上,應該效法德國人的榜樣,民族大義壓倒一切,國家利益重於泰山!同胞同欲,群策群力,從速打破海峽兩岸日漸深重的僵局,探索出兩岸「權衡再三」,終可接受的和平統一方案。讓「台海無戰事」成為恒久的現實,讓「兄弟鬩於牆」成為「過去」。此中華赤子的拳拳求索,如何才能在不遠的將來成為事實呢?

一、兩岸關係定位與「一個中國」定義

我生長在臺灣,十六歲時赴美國留學,十年前又進入祖國大陸,一邊進行社會調查,一邊刻意研究中國歷史和海峽兩岸關係,並多少次往返於兩岸,從事文化與經濟的溝通和交流工作。今天,發送到諸位賢達手中、並敬希教正的小冊子,就是我多年學術研究的心得。其中《一國兩號中國完全統一之鎖鑰》,主要論述了海峽兩岸關係的定位這一定位就是「一個中國,兩個朝號」,簡稱為「一國兩號」。這一令人扼腕的態勢,在中國歷史發展進程中並不罕見。

我另行發送給諸位賢達的「中國歷史朝代圖表」,以歷史長河繪圖的形式,翔實而清晰地表明瞭中國五千年歷史上,多少次呈現「一國兩號」或「一國幾號」的狀況。戰國、三國、南北朝、五代十國、北宋、南宋、南明等歷史時期,是上述狀況的代表時代。1949年,中國之海峽兩岸又一次出現「一國兩號」的分裂分治態勢。這一態勢延續至今已經五十一年!無論兩號或若干號,中國從古至今只有一個,這是歷史的真實,這是民族情感的訴求,相信全球絕大多數華人均贊同這一觀點。

《從一個中國到一統中國》這是我呈送諸位賢達審閱的另一篇論文,這也是我們這次研討會集中討論的議題。在這篇論文中,我提出了八點建議,內中第一點建議便是為「一個中國」從實際出發進行定義「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臺灣與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能分割」。汪道涵先生為了祖國完全統一,坦誠地提出「一個中國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而是兩岸同胞共同締造統一的中國」。郝柏村先生對於「一個中國」的解釋為「過去是一個統一的中國,現在是一個分裂的中國,將來仍是一個統一的中國」。以上這幾種關於「一個中國」的定義異曲同工,亦即都基於現實,實事求是地對「一個中國」進行科學而理性的定義。

有了對於兩岸關係符合歷史科學的定位,有了對於「一個中國」令人心悅誠服的定義,就有了兩岸對話,協商和談判的前提。這無疑是打破兩岸僵局的催化劑,向著誠意、善意、對等、尊重邁出關鍵的一步。

二、僵局癥結之一

——不統不獨,維持現狀

為兩岸關係進行科學定位,為「一個中國」進行準確定義,自然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的決定性兩步。但是,海峽兩岸僵局的根本性癥結還不在這裏。上述之問題當然是起步的關鍵所在,但歸根究柢仍屬於現象,而不是事物的本質。那麼,兩岸持續政治僵局的癥結在哪裡?說穿了就是真要統一,還是假要統一;是希望統一之日早早到來,還是覬覦五十年之後,一百年之後再談統一,或永遠不統一才好。所以,兩岸僵局的癥結之一就是「要不要統一」。

國民黨在當政的最後關口,拋出了「兩國論」,落腳點還是希冀「不統不獨,永保現狀」。陳水扁在他的就職演說中強調,兩岸應共同「處理未來一個中國問題」。如此等等。人們明顯地看出,陳水扁不尋求獨立,也不追求統一。維持兩岸之現狀當是陳水扁大陸政策的基本訴求。這也就明白無誤地表明,無論國民黨當政,還是民進黨上臺,從內心深處坦白地講,都是不情願「急統」,但也不會公然「台獨」,因為人人心裡如同明鏡一般自從地球上的土地劃分為國家之後,臺灣就是中國的領土,根本不可能獨立出去!

三、僵局癥結之二——非民主化障礙

說到中共願不願統一呢?當然非常願意。因為這是民族的奇功,國家的偉勳,誰不期望當政時建此不朽的蓋世大業。然而「一國兩制」又是不切合實際的非常態提法。根據臺灣中華徵信所的民意調查,臺灣民眾對此不贊成的占八成四,贊成者僅占一成二。七成七的民眾認為,大陸要先民主化,才能談國家統一問題。兩岸民眾凡非「鐵桿漢奸」者,誰人不期盼祖國早日統一,因為統一後的中國,將迅即實實在在進入世界前幾強的行列,當一個「大國民」多麼「氣吐眉揚」!但若要兩岸真的走向統一,就必須在「一國一制」下達成名實相符的統一。

對於「一國兩制」中的「兩制」,從來的詮釋是社會主義制度和資本主義制度。而中國大陸經過二十二年「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經典意義上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已經名存實亡,甚至「矯枉過正」。從總體上來看,當前的中國大陸實行的是資本主義的自由經濟。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的「社會主義」,只不過是一個「口號」罷了!透過現象看本質,可以斷言,大陸的經濟制度同臺灣和港、澳大體上無二致,已經趨於「一制」,而絕非「兩制」。中共現在所謂之「兩制」,真實的指向是在政治層面。

1945年4月24日,毛澤東先生在中共「七大」上侃侃而言:「沒有人民的自由,沒有人民的民主政治,能夠統一嗎?有了這些,立刻就統一了!」1944年10月10日,周恩來先生在延安慶祝雙十節的大會上演講:「我們所主張的以民主為基礎的統一,才是真正的統一」。綜上所述,兩岸僵局的癥結另一面,就是非民主化造成的不信任障礙。中共引吭高歌了六、七十年「實行民主好處多」,「讓那不民主的制度死亡」,但講到開放黨禁報禁,實施民主政治,卻又裹足不前了。

為切實打破兩岸僵局的堅冰,為今之計,中共當順乎世界之潮流,實行政治民主化,建立政黨競爭機制,真正保障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大力推行現代選舉制度,創造各政黨公平競爭的社會環境。

今天,兩岸統一的經濟差距障礙已近乎消弭。大陸方面的弊端所造成的障礙,主要就是政治的非民主化,以及由此而引發並空前蔓延的腐敗化。大陸學者指出:「我國資產轉移和腐敗的規模相當之大,在歷史上也罕見其匹,是千百個魏忠賢所難望其項背的!」要掃除這兩岸統一關鍵障礙的法寶,就是民主政治。中共一旦革故鼎新,必應驗毛澤東先生的至理名言中國「立刻就統一了!」

致陝西省黃陵縣庚辰年祭祖委員會函

致陝西省黃陵縣庚辰年祭祖委員會函

程良寶主任大鑒:

今年是世紀之交和千年之交,同時是中華民族歷史進程的重要一年,亦是海峽兩岸關係發展的關鍵一年。作為穩健務實的政治家,臺灣之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為推動祖國和平統一的進程,促進兩岸政黨交流,進而達到國共兩黨協商對話,從而形成新世紀兩黨新合作,意欲赴祖國大陸一行。黃陵是中華民族人文始祖黃帝之陵,蒞臨黃陵祭祖是中華兒女的份內事,也是黃帝世胄責無旁貸的義務。為此,連戰先生闊別祖國大陸、闊別古都西安五十五年後,順理成章地把首行大陸之地點確定在黃陵,祭拜始祖黃帝,敬獻上「黃帝指南車」。這自然向世人明確昭顯「一個中國」的理念,宣示中國人「同根同祖同源情」,其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不言自明!

我作為這一重要事件的兩岸溝通者,深知這看似一小步的活動,實乃中華民族發展的一大步,關係重大,惟願與您們密切合作,恪盡一黃帝子孫之心力,矢勤矢慎,勿怠勿息,圓滿完成連戰先生祭祖獻車之程式。懇請您逐級上報,直至報中央派遣代表在香港或深圳與連戰先生的代表明居正先生正式接洽,磋商此行之細節,詳盡安排這一國共最高領導人會晤的事宜。同時,當以貴委員會或貴辦公室之名義,給明居正先生寄發邀請函。

順祝

近祺

楊本華

2000年8月2日

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