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悖論的怪圈 關於台海兩岸合辦二○○八年奧運會的思考

掙脫悖論的怪圈

關於台海兩岸合辦二○○八年奧運會的思考

近一段時間以來,臺灣輿論就兩岸合辦2008年第29屆奧林匹克運動會頻發見解,分析和探討了其可行性,當局高層對這一「議題」,也顯示了異乎尋常的興趣和熱忱。據悉,北京2008年奧運會申辦委員會亦作出回應,目前正在認真考慮,邀請臺灣共同舉辦第29屆夏季奧運會。國際現實和政治常識告訴了台海兩岸的中國人,如若好夢成真,兩岸攜起手來,共同舉辦2008年奧運會,那麼「一個中國」的原則,自然而然被兩岸所有之中國人共認,中國和平統一的進程當空前加快,「台海無戰事」當成為恒久之真實,中國完全統一亦指日可待。如是,則全國人心大振,萎靡頹唐之風可蕩,因循苟且之氣可滌,中國可就此一鼓作氣,加速完成「統一、民主、自由、團結、發展、飛躍」這「振興中華」的「鏈環工程」,再接再勵,上下同欲,以不可阻遏的聲勢,勵精圖治,舉國一心,一舉而邁入發達國家行列,進而躍入全球最強國的「金榜」。可見,這一契機對於中華民族的騰飛是多麼重要!凡我炎黃子孫,凡我中華兒女,無不殷殷期盼此舉化為現實啊!

這一「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的歷史機遇,對於中華民族的進取之大益,怎麼估計都不過高。同時,設若台海兩岸共同舉辦2008年奧運會,亦即「北京主辦,臺北協辦」,並重新提出或補充提出「一個中國,一個心願」之申辦奧運口號,有識之士認為,這不但「增加北京得到2008年奧運會主辦權的機會」,而且可以認定「勝券在握」。因為,全球各國必定為這一動議而驚喜,這是「龍的傳人」給予世界和平,給予奧林匹克運動最為厚重的貢獻。於情、於理、於人心,可以想見,2001年7月15日,國際奧會在莫斯科召開112次全會,一人一票,選舉2008年奧運會的主辦城市,每一位正直的國際奧會委員,將會把自己莊嚴的一票投給中國這一「令人欣喜,令人興奮」的國度!

時至今日,台海兩岸合辦2008年奧運會的可能性和可行性,還在緩慢地探索。據英文《中國日報》報導援引北京奧申委新聞部門一位高層官員的話說,北京和臺灣合辦2008年奧運會的機會是存在的,有關部門正在進行研究。這位官員表示:「如果北京獲得2008年奧運會的主辦權,部分大型運動比賽專案,例如足球、棒球、籃球等,可能在中國其他城市舉行,可以是上海,也可以是廣州。臺灣的臺北市又為什麼不可以?」在發表這番見解之後,這位官員又拒絕透露北京奧申委是否邀請,以及何時對臺灣提出正式邀請。

另據《中國時報》報導,臺灣的國際奧會委員吳經國先生證實,中國大陸副總理錢琪琛曾表示過與臺灣「合辦」2008年奧運會,吳先生認為,兩岸在奧運會上的合作,前提是北京市要先拿到主辦權。吳先生說,錢琪琛釋放這項資訊,是回應之前臺灣高層曾表示過,對2008年奧運會有興趣,但是在北京市尚未擊敗其他競逐城市,取得主辦權之前,一切都是空的。吳先生又說,合辦是北京市也要將臺灣的合作城市共同列名,不符合國際奧會憲章,而且大陸方向也不會首肯。比較理想且可行的是,北京拿到2008年奧運會主辦權之後,邀請臺灣方面合作,或是有部分單項運動移師臺灣舉行。吳先生概括而言,他判斷大陸官方的用意,還是希望能順利在第二輪五個申辦城市中脫穎而出,因而希望獲得臺灣方面一臂之力。臺灣奧會在獲悉消息後表示,若依國際奧會現行規章,兩岸不可能合辦奧運會,假設國際奧會願意修改憲章,臺灣奧會當然樂觀其成。

以上這些訊息,就是我們關注這一「民族大舉」後得到的全部資訊。從目前的兩岸意願和所做的工作,或者說就這個「議題」所邁出的步履,還是處於「零狀態」。姑且不論兩岸就合辦一事的誠意有多少,就是這個悖論之怪圈便鑽不出去大陸與臺灣方面均認為,只有北京在2001年7月15日,拿到2008年奧運會主辦權,才可以磋商合辦之事,否則都是「空談」。實際上,只有台海兩岸莊重提出「北京主辦,臺北協辦」這樣一種命題下,北京的申辦成功機率才會大為增加。因為世界各國和國際奧會看到台海兩岸在以最實際的行動尋求統一,在切切實實邁出走向統一的關鍵一步。這一步的威力是巨大的,國際社會欣慰地意識到,由中國舉辦2008年奧運會,舉辦地不僅是北京中國大陸,而是整個中國,是以實際行動走向統一的中國,是維護亞太地區和平的中國,是維護世界永久和平的中國。這樣,無論中國還有多少不盡如人意的「缺憾」,但「大德遮百庇」,就憑這一點,相信國際奧會具有遠見卓識的委員們,必然將自己神聖的一票,投給誠心追求和平統一的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中國!

至於說依照國際奧會憲章,兩岸不可能「合辦」奧運會之說,也是可以據理力爭的。我們所期望的「合辦」,並非「北京與臺北」共同申辦和主辦,而是「北京主辦,臺北協辦」,亦即主要陸地運動專案在北京舉行,而部分水上運動專案及球類等專案在臺北舉行。而且在國際奧會,中國有兩位委員,一位是中國大陸委員,一位是臺灣委員,是「一國兩票」。即使按照國際奧會章程,對於世界基本共認的「一個中國」原則,對於「一國兩票」亦當「特事特辦」,同意中國之兩岸「合辦」,根本無需修改「憲章」。況且,我們所說的這種合辦,實乃「同辦」,臺北是協助北京舉辦,如同1990亞運會之秦皇島協助北京舉辦海上運動專案,青島籌備協助舉辦北京申辦下來的2008年奧運會之帆板等水上專案一樣。所以,台海兩岸「合辦」2008年奧運會,並不違反奧運會憲章,作為「北京申辦,北京主辦」及「臺北協辦」這樣一種合情、合理,亦合乎奧運會憲章,並光大奧運會憲章之舉,對於奧林匹克運動,對於遠東與世界和平及團結進步,具有極大的促進作用和不可估量的深遠意義,國際社會和國際奧會必然樂而觀其成。

如若台海兩岸「合辦」2008年奧運會之提議落空,或企望俟北京申辦下來之後,再邀請臺灣合作的話,北京在國際奧會112次全會上是否具有申辦成功的把握呢?我們認為,絕對必勝之把握是不可斷言的。這是因為,一則加拿大的多倫多、日本的大阪、法國的巴黎(土耳其的伊斯坦堡暫不列入)各具其巨大優勢,而且志在必得,這已有大量專論,這裏亦無需贅述。

二則中國目前存在著嚴重不盡如人意的自然與社會弊情,按照國外評論家審視與闡述的觀點,中國申辦2008年奧運會,最大的問題是污染與政治,除此之外,其他的問題相形見絀,可以姑且不論。單就這兩個問題來「觀察與思考」,的確是北京申辦成功的攔路猛虎,決不可對之掉以輕心或掩耳盜鈴。「是瘡疥則流膿」,面對國際觀察家對中國申奧所提出的兩大問題,必須毫不遲疑地予以大力解決,不可自欺欺人,亦不可心存僥倖,「頭痛當醫頭,腳痛當醫腳」。

說到環境之污染,這是中國日漸告急的一大公害,亦是北京申奧的一大障礙,但這是一個「硬體」問題,只要下定決心,下大氣力,解決起來並不十分艱難。北京奧申委新聞宣傳部披露,從2000年11月28日到採暖期結束,北京市傾力加強對工業、燃煤、機動車和揚塵污染治理,二級並優於二級環境質量的天氣要達到40%。

為迎接國際奧會評估委員會考察團的光臨,奉獻出一個更藍的天空。為「申奧」而解決污染問題,北京市群策群力,從2001年始,有關部門對排汙的企業要加大檢查的力度,三次檢查不合格的企業要停產治理,另有許多廠礦準備減產或轉產,其中首鋼已決定2002年減產200萬噸鋼和搬遷污染嚴重的生產工藝;燕山水泥廠要停產四條水泥生產線,且準備全廠搬遷。

同時還明確規定,從目前開始,如若空氣污染指數連續三天超過四級以上,部分企業要停產或限產。與此同步,北京市即將強化推廣低硫、低灰分的優質煤,並在全市範圍內禁止焚燒垃圾、樹葉、雜草等物;如若刮起四級以上的風,建築工地的土方作業必須停業;露天的各種食品燒烤嚴格取締;市政工程要採取全封閉式,嚴禁敞開式作業。北京市政府痛下決心狠治污染,嚴令各個單位毫不含糊地執行「國頒與市頒」的各項機動車排放標準,凡是未能達標的車輛,一律不准在北京銷售,不予上牌照,不准上路行駛。

我們認為,從目前北京市政府一絲不苟的架勢來看,只要能夠令行禁止,環境污染的治理必定告捷,當可獲得國際奧會評估委員會考察團的認可。至於奧運會場館問題,也是一個不難解決的「硬體」問題,以中國之廣大,再「積貧積弊」,修建標準的場館亦是「探囊取物」。北京奧申委新聞宣傳部負責人言及,北京申請舉辦的2008年奧運會,計劃設立28個比賽大項,在青島、上海、天津、瀋陽、秦皇島設分會場,修建37個比賽場館和58個訓練館。37個比賽場館有32個在北京,帆船中心設在青島,上海、天津、瀋陽和秦皇島將設四個足球預賽場。所以,說到場館之事,亦無需過慮,國際奧會以及國際單項體育組織屆時必定無可挑剔。

如此看來,中國大陸亦即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會唯一且最大的障礙乃是「政治」。遙憶1993年時,國際奧會投票選舉2000年奧運會舉辦城市,中國大陸上下齊動員,北京申辦氣氛之濃烈遠非當前可比,競爭對手僅澳洲之雪梨,然而功虧一簣,名落孫山。這一「簣」為何?說到底還是政治問題,這一點歷史已有定論,記錄在案。那麼七年前的問題今日解決了嗎?並未解決。不僅老的「疑難雜症」未癒,新的問題反而層出不窮。這些問題歸結為十大危機熱點:

一為某些地區、部門、機關,黨政領導和群眾關係緊張,矛盾有激化的危機。

二為黨政部門、領導幹部腐敗與濫權愈演愈烈,毫不收斂,大眾對此強烈反彈。

三為職工下崗與失業情況日趨惡化。

四為社會經濟收入兩極差距日益加大,貧富懸殊問題突出。

五為地方與地方之間的本位主義與地方主義日漸膨脹。

六為法制建設脆弱,法制不能有效、公正、公平地得到體現而造成的惡果。

七為西方政治體制與民主、人權思想帶來愈益深刻的影響。

八為宗教勢力的擴展及其意識滲透,已產生不可低估的反響。

九為邊疆地區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連續升級。

十為相當部分的地區及單位,黨組織處於癱瘓狀態或名存實亡,幹部隊伍喪失革命理想與革命鬥志。

這一「十大危機熱點」是大陸「國家副主席」胡錦濤於2000年4月29日在《全面貫徹和落實中央精神,切實保障社會、政治穩定》的講話中列舉的。在這個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召開的全國省、區、直轄市的黨、政、人大領導幹部電話會議的講話中,胡錦濤嚴厲抨擊了高幹中對政局前途悲觀失望的心態。對於廣大高級幹部明晰的「樹倒猢猻散」的思想,他亦一清二楚,憂心忡忡地說:「這種情況,在黨內、社會上造成的破壞性、腐蝕性、影響性,是極其惡劣的。」繼此一個多月的6月14日,中共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在昆明出席雲南省黨政負責人座談會。在這次會上,尉健行對於中國大陸的社會現狀,做了鞭辟入裡的分析,他說:要承認這樣嚴峻、痛苦、悲哀的現實。他「八針見血」地指出,目前的中國大陸有八個「世界第一」。一是參賭人數,二是吸毒、售毒、製毒人數,三是賣淫嫖娼的人數,四是詐騙活動的人數,五是公款吃喝玩樂的人數,六是貪汙的數量和人數,七是行賭、受賄的人數,八是幹部家屬、子女經商的「官倒」人數。有識之士對此補充了兩個「世界第一」,即九是走私的金額、規模和人數,十是外逃人口的數量。

在此三天前,江澤民在中紀委召開的省紀委書記內務會議上說:「腐敗是今後某天社會大動蕩、政局動亂爆發的頭號因素。腐敗是今後某時期亡黨、國家內亂的頭號因素。共產黨將成為反動的政黨。危險的是,現在還有不少黨的領導幹部,黨的高級幹部,還看不到這樣的危機。這樣,共產黨就要犯歷史性的錯誤,甚至成為歷史的罪人。」

中國有句老話叫作「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就中國大陸當前的情勢來看,各類問題有增無減,旁觀者由於傳媒等嚴格禁忌,或許相當部分處於「小糊塗仙」的狀態,但當局者卻並不「迷」,他們對於中國社會「積重難返」的現實心知肚明,甚至可以說了如指掌,但絕大多數「既得利益者」身處於其中,一是「裝傻充愣」。二是覬覦渾水才好摸魚。三是撈一天是一天,享樂一天是一天。四是「大多已無後顧之憂」,家屬與子女之大多已於歐、美、澳入籍定居,並擁有豪宅和鉅額存款,自忖可隨時「走為上」。五是心存僥倖,迷信武力。六是心安理得,「老子或老子的老子打下了天下,這中國都是咱的,咱不撈誰個撈!」如此這般,不一而足。

總而言之,近十幾年來的腐敗,於今已呈燎原之勢,而腐敗的原因乃是對於權力的壟斷。一黨專政而沒有監督與制衡,亦即沒有社會糾錯機制,實為腐敗之根源。明眼者關於北京申奧兩大問題污染與政治,實為入木三分,逆耳忠言。但是泱泱中華如今若實欲拿下2008年奧運會之舉辦權,這兩大「攔路虎」必須予以剔除,應該說沒有迴旋的餘地。1993年北京申辦第二十七屆夏季奧運會之「殷鑒不遠」,若不痛下決心,堅決消彌這兩大障礙,則2001年國際奧會在莫斯科投票選舉2008年奧運會的舉辦城市,北京又難免覆轍重蹈。

為今之計,一是大張旗鼓地清除污染,淨化北京,還古都一片藍天。這一點看來當局已成竹在胸,當不成為申辦的問題和障礙。說到底,最後最大且唯一的問題還是「政治」二字。政治問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迄今三千多年的封建專制主義形成的非民主桎梏根深蒂固,「實行民主好處多」、「讓那不民主的制度死亡」,說起來、唱起來容易,「實行民主真憲政,只見公僕不見官」,是中國人夢寐之想,真做起來就難了。即使「從現在做起」,亦需假以時日,才能將「黨禁報禁」開放,才能逐步建立政黨競爭機制,才能切實推行現代選舉制度,才能創造出具備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各政黨公平競爭的社會環境。

目前看來,較之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前,專制的堅冰已經緩緩破裂,民主已慢慢顯現,但距離時代的要求、民眾的要求、世界的要求還相差甚遠,非民主機制所產生的「連鎖病」也難以「自我治癒」。如此「把脈」,我們已看出北京申辦奧運所有「癥結」的病根。但這一大「病根」從今天算起,到2001年7月15日國際奧會投票時,顯然無法消除。怎麼辦?為今之計,要破除政治這一「險關」,唯一的辦法就是台海兩岸決策當局與雙方奧會從速會談,儘快達成協定「北京申辦,北京主辦」,同時明確提出「臺北協辦」。明確臺北的責任與權利,承辦多少比賽專案。這樣,再一次向國際奧會提出補充申辦報告。同時響亮提出「一個中國,一個心願」,「兩岸中國人共辦奧運」這樣兩句申辦口號,補充或取代「新北京,新奧運」申辦口號。如此這般,給世人的震撼力遠遠超過兩韓和解。國際奧會及其全體或絕大多數委員,目睹到這一意謂著「新的世界大戰策源地不復存在」的「令人無比振奮」的現實,自然意識到中國大陸向著統一、民主、團結邁出了決定性的一步,自然意識到台海兩岸的和解、和平和統一進程的加快,自然而自願地把自己的一票投給中國北京。

所謂:「等待北京申辦下來,再考慮兩岸合辦」之論是站不住腳的,因為若不先期響遏行雲地提出「北京主辦,臺北協辦」的主旨,就沒有申辦必成之把握。只有大義凜然地向全世界宣示「一個中國」和「一個心願」台海兩岸中國人誓願共辦2008年奧運會,中國可以說十拿九穩地獲取二十九屆奧運會的舉辦權。這就是關於台海兩岸合辦2008年奧運會的全部思考。

全世界的華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都真切希望祖國能夠天遂人願地舉辦2008年奧運會,也由衷希望台海兩岸的中國人能夠「合辦」。2000年8月,在德國柏林召開的「全球華人華僑促進中國和平統一大會」上,筆者請求與會代表為「兩岸合辦」簽名支援。代表們踴躍簽名,場面感人至深。「徑情直遂奧運夢,兩岸攜手自通達」,我們這樣做了,天必佑我,中國人之好夢必然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