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奮鬥、興中國 ——論發揚辛亥革命精神、推進兩岸和平統一

和平、奮鬥、興中國

——論發揚辛亥革命精神、推進兩岸和平統一

距今九十年前的1911年,以孫中山先生為領袖的革命黨人,在長夜難明的中國,發動了推翻滿清王朝的革命——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辛亥革命。這次偉大的革命,在古老的華夏大地樹立了民主共和的旗幟,建立了中華民國。「武昌槍響皇冠落」,辛亥革命一舉掀翻了統治中國達267年的滿清朝廷,結束了盤桓於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君主制度,使中國人民在精神上獲得空前的大解放,為中國人民實現徹底的民主、自由、團結、統一、強盛的共和理想,開闢了廣闊的道路。在今天的形勢下,跨進新世紀和新千年的大陸十二億同胞和臺灣的二千三百萬同胞,以盛大的節日紀念辛亥革命九十周年這個光榮的日子,尤其具有巨大的現實意義。

1956年11月12日,毛澤東先生為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九十周年,揮筆寫下「紀念孫中山先生」一文。文中一段話語擲地有聲:「現代中國人,除了一小撮反動分子以外,都是孫先生革命事業的繼承者。」毛先生講道:「事物總是發展的。1911年的革命,即辛亥革命,到今年不過四十五年,中國的面目完全變了。再過四十五年,就是2001年,也就是進到21世紀的時候,中國的面目更要大變。」

彈指一揮間,四十五年過去。毛先生所前瞻的2001年,就是我們今天置身於其間的時間座標。中華民族以自強不息的面貌,躋身二十一世紀的世界民族之林,中國的面目的的確確大變了,海峽兩岸的「一個中國」在工業化和現代化的進程中,都取得了令世人嘖嘖稱奇的經濟成就,「一個中國」的綜合國力空前強大。

但是,我們在「我驕傲,我是中國人」的同時,我們也深感慚愧。海峽兩岸分離至今五十二年,和平統一之路「其修遠兮」,尚未透出曙光。多年來,「吾將上下而求索」,今天隆重紀念辛亥革命九十周年,筆者認為,就是要發揚和傳承辛亥革命先烈和前賢的精神,求真務實、經世致用、全力以赴,推進兩岸和平統一。

辛亥革命九十周年是一個重要的歷史里程碑,以此為鼓,中國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向著一個目標「和平、奮鬥、統一中國」不停頓地進擊,那麼,2011年,即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中國必然完全統一。這一預測得到域中有識之士的普遍首肯。因為全世界在以人們意想不到的速度飛躍發展,形勢逼人,「似戰鼓催征人快馬加鞭」,全體炎黃世胄,全體中國人只有統合起來、團結起來,才能在「全球化」的陰影之中贏得自己的空間、自己的陽光,才能迎來生存和發展,才能把中國的事情搞好,才能使中國躍身於世界強國的序列。因而,今年紀念辛亥革命九十周年,對於中國人民來說凸顯重要,最重要的一點,就在於要把握辛亥革命的精神——愛國主義。

愛國主義——辛亥革命之魂

整整一百年之前,腐朽專制的清王朝與八國聯軍簽定「辛丑合約」,中國社會陷入深重的半殖民地化。中華民族處於歷史上「最危險的時候」。中華兒女中最赤誠的愛國鬥士,為了「亟拯斯民於水火,切扶大廈之將傾」,在漫漫黑暗中不懈求索,恰如孫中山先生言:1901年之後,「國勢危急,岌岌不可終日,有志之士,多起救國之思,而革命風潮自此萌芽矣」。

在祖國沈淪於存亡續絕危急關頭之際,中國人的民族之魂--愛國主義召喚億萬炎黃子孫,投入反帝反封建的救國鬥爭。正如此時創刊的《二十世紀之中國》,在其發刊詞中闡述:「中國為世界文明最古之邦,處世界最大之洲,為亞洲最大之國,有數千年引續之歷史可愛,有三千年前迄今之典笈可愛,有四萬萬之同胞可愛,有二十行省之版圖可愛,有五嶽四瀆之明媚山川可愛,有全國共用之語言文字可愛。中國乎!中國乎!吾將崇拜而歌舞之,吾將祝賀而卞賀之,以大聲疾呼於我國民之前曰:中國萬歲!」當時,數以千百計的愛國志士脫穎而出,他們懷著強烈的「位卑未敢忘憂國」的信念,以「愛國如饑渴」的決心,「苟利國家生死以」,「一身報國有萬死」,為救國救民而英勇奮戰,甚至不惜斷頭捨身。

這些愛國志士有膽有識,才思敏捷,知智過人。「革命軍中馬前卒」鄒容十八歲時所撰《革命軍》,以「少年壯志掃胡塵」的大無畏氣概,高揚起愛國的大旗,宣稱救國是「至尊極高,獨一無二,偉大絕倫之一目的」。指出革命是「天演之公例」、「世界之公理」,是「順乎天而應乎人」的偉大行動。鄒容號召全國同胞「仗義群興革命軍」,他的大作《革命軍》被稱為「雷霆之聲」。鄒容為祖國鐵欄捐軀時年僅二十歲。辛亥革命期間,第一愛國宣傳家是陳天華。1903年,他成為「拒俄義勇隊」的骨幹,咬破指頭寫下數十封血書,郵寄國內各學校。在一封血書中,他詳細敘述了古今中外歷史上亡國滅種的慘狀和當前的民族危機,疾呼:「苟萬眾一心,捨死向前,吾恐外人食之不得下咽也」。他以絕世才華和愛國激情,寫下革命的政論文《猛回頭》和《警世鐘》,「勸君猛醒莫徘徊」。

1905年12月,陳天華蹈海殉國,想以自己的死來喚醒國人的大覺醒。臨死前,陳天華寫下《絕命書》,內中疾呼「堅忍奉公,力學愛國」八個字,他認為,中國青年一代只有「擊絕非行,共講愛國」,「臥薪嘗膽,刻苦求學」,使之「養成實力,丕興國家,則中國或可以不亡」。

「鑒湖女俠」秋瑾可以稱為中國歷史上首屈一指的女英雄,是最傑出的愛國者之一。1905年,27歲的秋瑾即發出鏗鏘誓言!「金甌已缺總須補,為國犧牲敢惜身!」1907年,秋瑾在安慶起義後為國獻身。她在《絕命詩》中寫道:「雖死猶生,犧牲盡我責任;即此永別,風潮取彼頭顱。」

陸皓東和史堅如分別被後人譽為「為共和獻身第一人」與「為共和殉難第二健將」。孫中山先生在講到「革命原起」時,稱道千百愛國志士為民主共和國的建立而英勇犧牲,其中的陸皓東烈士是「中國有史以來為共和革命而犧牲者第一人」。1895年2月21日,陸皓東參加了孫中山組織的興中會。他隨即提出,為了團結同志,號召全國人民起而革命,一定要有革命黨人自己的旗幟,以示與清朝決裂。這個建議為孫中山和所有愛國志士所熱忱支援。孫中山委託陸皓設計革命軍旗的圖案。陸皓東不負眾望,通宵達旦地設計出青天白日旗,這面革命軍旗,遂成為發動廣州起義的標誌,也成為後來中國國民黨的黨旗。

在這面旗幟的指引下,同年重陽節,孫中山先生決定發起廣州起義,不期事機泄露,陸皓東被捕。在公堂上,他慷慨陳詞,痛述民族危機空前嚴重,痛斥清朝廷之專制和腐敗,痛說自己參加革命之動機,乃是要推翻清王朝,振興中華。因此追隨孫中山,為創立合眾政府而奮鬥。他說:「今日起義之事雖不成,此心甚慰,但我可殺,而繼我而起者不可盡殺!」在獄中,而對斧鋮廷杖,陸皓東堅貞不屈,牙齒被一顆顆鑿落,渾身血肉模糊。同年11月7日,年僅二十八歲的陸皓東在劊子手舉起的屠刀下,毫無懼色,引頸就戳,一腔熱血化作喚起四萬萬同胞的第一聲春雷。

1900年,孫中山決定在廣東惠州發動起義,史堅如奉命在廣州舉兵回應,他十五歲那年即認定「民主為天下公理,君主專制不能治」,決心走上革命之路,此次他在廣州的行動受挫,不幸被捕,備受酷刑。1900年11月9日,面對斬首極刑,視死如歸,以二十二歲的熱血,為祖國的民主共和偉業而獻身。辛亥革命之後,廣州黃花崗烈士陵園修建了史堅如墓。人們在憑吊七十二烈士時,都要駐足瞻仰這位不屈的英烈。

黃花崗之役,是1911年春同盟會領導的、一次氣壯山河的反清武裝起義。辛亥革命以後,人們曾將這次起義中壯烈犧牲的七十二位英烈的姓名,恭刻在石碑上,排列於第一位的,就是「氣直吞狂虜」的方聲洞。1905年,方聲洞即加入同盟會。1911年4月27日(農曆三月二十九日),參加敢死隊的方聲洞,率先攻打清朝在廣州的兩廣總督衙門。方聲洞執槍赴戰,連斃清軍,以二十四歲之軀而殉難,在起義前,方聲洞寫下兩封絕命書,一封是給老父的,一封是給妻子王穎的。在給王穎的絕命書中,他寫道:「當吾由東承運軍火來港時,已決心捐軀於沙場,為祖國報仇,為四萬萬同胞求幸福,以盡國民之責任。刻吾為大義而死,死得其所,亦可以無憾矣!」襟懷磊落,肝膽照人,感人五內。

林覺民也是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他在臨陣前寫給親人的絕筆書,古今中外罕有甚匹,被稱為「革命黨人一篇至尚至純的情書」。1911年,同盟會為了給清朝以致命的打擊,決定抽調革命黨人中的精英,在廣州舉行一次大規模的武裝起義。林覺民第一批赴香港參與籌備工作。起義前三天,他在香港挑燈夜書。在給父親的絕筆書中,林覺民寫道「兒死矣,惟累大人吃苦,弟妹缺衣食耳;然大有補於全國同胞也」。他給妻子陳意映的訣別書,寫在一方白手帕上,內中把對妻兒的情愛和為國獻身之志融鑄一體。這就是至今九十年來,中國人家喻戶曉的《與妻書》。

在這萬古絕唱的《與妻書》中,林覺民寫道:「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林覺民「珠淚與筆墨齊飛」寫畢此書,把它交給一位同志,叮嚀「我死,幸為轉達」。林覺民為了神聖的祖國,不顧老父、嬌妻、幼子,在起義失敗後毅然壯烈就義。審訊他的兩廣總督張鳴岐也讚歎道:「惜哉!林覺民。面貌如玉,肝腸如鐵,心地光明如雪,真算得奇男子。」林覺民在獄中粒米不進,就義時俯仰自如,面不改色,時年僅二十五歲。

在這次義薄雲天的黃花崗起義前,林覺民在從香港駛往廣州的船上,就對一位同志說:「此舉若敗,死者必多,定能感動同胞。今日同胞,非不知革命為救國惟一之手段,不可一日緩,特畏首畏尾,未能斷絕家庭情愛耳。今試以余論,家非有龍鍾老父、庶母、幼弟、少婦、稚兒者耶?顧肯從容就死,心之摧割,腸之寸斷,木石有知,亦當為我墜淚,況人耶?推之諸君,家族情況,莫不類此,甚且身死而父母、兄弟、妻子不免凍餒者亦有之。故謂吾輩死而同胞不醒者,吾決不信也。嗟乎!使吾同胞一旦盡奮而起,克復神州,重興祖國,則吾輩雖死之日,猶生之年也。甯有憾哉,寧有憾哉!」

1981年,時值辛亥革命七十周年之際,林覺民烈士之孫林天立述其家世,方知史家不知之事:林覺民犧牲後的第二天,林覺民之妻陳意映從大門縫隙下拾到《與妻書》,一家人悲痛欲絕。他們強忍劇痛,舉家遷移,以免遭清廷迫害。林覺民的兒子仲新才四歲,不久夭折。陳意映生下林覺民之遺腹子仲新。不久,陳意映思念夫君,遂逝。林天立即是仲新之子。林天立已成為中國航太事業之佼佼者,林覺民烈士九泉有知,回眸亦當笑慰!

愛國主義——民族進步之寶

以上林覺民等辛亥革命時期的英烈,「皆以愛國為念,以救祖國」。為了愛國、報國、救國,革命覺人認為,必須把國家、民族和君主、王朝區別開來,「如不忍中國之亡,必自辨朝廷與國家之區別始。」國家決非君王的私產,一個朝代的傾覆,不等於國家和民族之亡。革命黨人一方面謳歌宋明遺民堅貞不屈的民族氣節,以之鞭策當時的鬥爭,一方面又強調對於封建專制之王朝的愚忠是不可取的,「宋、明之遺民,謳詠不離趙、朱,以其帝系代表吾國也。在今日,方且笑其不知國家與皇室之區別。」對於康有為等立憲派維護清朝腐朽統治的行徑,革命黨人一針見血地指了:「非愛國也,實害國也。」

我們說,辛亥革命的精神實質就是愛國主義,這一完全而真實的愛國主義,決不是極端的民族主義,而是實事求是,解放思想的科學愛國主義。在進入新世紀和人類社會第三個千年的今天,我們以冷靜而清醒的頭腦,在凝重地思考中國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其中一點有益的認識,就是辛亥革命時期愛國主義的一大特點,就是學習國外的先進思想。

革命黨人認為,「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中國要獨立、要自由、要振興,就要自強不息,「積人成國,國人一體,強弱存亡,責任在己」。革命黨認為,要向西方學習救國的真理,一是學習西方的政治,把有利於人格解放和生產力發展的先進的政治、法律、教育等思想和制度,介紹到中國來。孫中山深刻地講:「仿效外國革命政治,成立民主政體,目的是在取法乎上。所以把外國很高的政治哲理和最新的政治思想,都拿來實行」。二是要學習科學技術、設工廠、開礦藏、築鐵路、行輪船。中山先生說:「外國的長處是科學,正因為這種科學進步,所以人力可以巧奪天工」。陳天華說:「要拒外人,須要先學外人的長處」,「凡他種種強過我們的事件,我哪一件不要學他的呢?不把他們好處學到手,可抵得住他嗎?」

同時,革命黨人也毫不留情地,批駁了崇洋恐外的奴隸思想,陳天華言道:「其實洋人也不過是一個人,非有三頭六臂,怎麼就說不能敵他!」所以,辛亥革命時期的愛國志士們認定,排外主義和奴隸主義都和愛國主義精神背道而馳,必須從意識深處予以拋棄,這樣才能提高民族自尊心與自信心。

正是基於這種深刻而科學的認識論,所以中山先生鏗鏘而言:「吾志所向,一往無前,愈挫愈奮,再接再勵。」正是從愛國主義出發,作為堅定的愛國者,中山先生一生奉行和宣傳「天下為公」與「民有民治民享」,堅持「喚起民眾」,「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直到他的晚年,仍然為召集國民會議、廢除不平等條約而抱病北上,並且莊嚴喊出「和平、奮鬥、救中國」的時代最強聲。

強烈的愛國主義和真誠的革命精神,是中山先生和辛亥革命時期傑出鬥士留給今天中國人最可寶貴的遺產。紀念辛亥革命,懷念中山先生和林覺民、秋瑾等辛亥革命時期的英烈,秉承和發揚他們至高無尚的愛國主義精神,至今仍然是把中國大陸和寶島臺灣聯繫在一起的強大的精神紐帶。

愛國主義——兩岸統一之橋

1981年,為紀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北京各界隆重集會,時任中共中央主席的胡耀邦先生動情地講道:「臺灣在被割讓五十年之後,才得複歸中國,而隨後由於國共和談破裂,國內戰爭重起,臺灣又同祖國大陸分離達三十二年之久。這是我們民族多麼深重的不幸啊!中華各民族從建立統一國家的幾千年來,一貫具有反對分裂、維護統一的光榮愛國傳統。歷史上的國家分裂,從來只是暫時的,從來是不得人心的,因而總是複歸於統一。大陸同臺灣還沒有統一,始終是籠罩在全國同胞心頭的陰影!」胡耀邦先生真摯而激動地說:「由於長期隔閡而存在著某種不信任感,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接觸、不交談,怎麼能消除隔閡,建立互信呢?如果我們不解決這個難題,還要讓彼此的力量在對峙中互相抵消,我們將何以上對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以來的先烈,下對海峽兩岸的各界同胞和子孫後世呢?」旨哉斯言!胡耀邦先生這番言語說得何等好哇,何等扣人心弦!

然而,時間如白駒過隙,倏爾又是二十年過去了,海峽兩岸還是在對峙中,力量的抵消愈益加重。2000年更是兩岸關係危疑震撼的一年。造成這一不安格局的基本原因,是陳水扁先生通過「一人一票」而當選為中華民國第十屆總統。國內外觀察家無不擔心民進黨的執政,會造成臺灣向獨立方面「鋌而走險」,從而引發戰爭。詎料正因為各個方面都感受到迫近的潛在危機,所以在言行上格外謹慎和克制,以「一切從實際出發」來確定和調整自身的立場。這樣的自我約束終於產生了良性互動,兩岸動蕩的局面在去年春夏之交後,反而一天天穩定下來。這一轉危為安的形勢之所以形成,除了各方自我節制外,另外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兩岸和美國各自域內政治環境遏止了台海發生武力衝突的可能性。就是在自身消極政治條件的制約下,兩岸決策層對於台海危機的連鎖爆炸後果,不同角度和程度感到了「不寒而慄」,才引導出越來越務實與善意的言行。這樣,臺灣的政權轉移沒有釀成類似或超過1996年的台海危機。

在這近一年的時間內,兩岸「於無聲中」達成了「中共不武,臺灣不獨」的苟且式妥協,形成了兩岸關係的實質框架。江澤民先生在「共同創造美好的新世紀」的2001年新年賀詞中說:「我們希望,新世紀成為各國人民共用和平的世紀」,「最終實現祖國的完全統一,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不懈奮鬥」。陳水扁先生在「元旦祝詞」中說:「有穩定的政局才有經濟的繁榮,有穩定的政局也才有改革和進步。個人認為,如果我們繼續握緊對立的拳頭,彼此的手中將一無所有。唯有張開雙手,我們才能擁有一切,也才有握手與擁抱的機會。唯有政黨和解,朝野合作,才能創造全民最大的利益,也才能為兩岸的未來尋求新的共識,創造新的契機」,「事實上,依據中華民國憲法,『一個中國』原本並不是問題。我們希望對岸能夠深入瞭解臺灣人民心中的疑慮在哪裡」,「逐步建立兩岸之間的信任,進而共同尋求兩岸永久和平,政治統合的新架構,為二十一世紀兩岸最大的福祉,攜手開拓無限可能的空間」。

今年2月23日,臺灣方面,在國民黨執政時期主導完成的兩岸關係重要文件「國統綱領」發佈十周年,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高度肯定國統綱領具有跨世紀的前瞻性。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也在是日發表談話:國統綱領是在一個中國之下訂定的,還具有凝聚國人對兩岸大陸政策的共識,提出分階段推動兩岸發展的最高規範等功能,讓兩岸關係得以循序漸進發展。

從上面兩岸四黨之揆要近日之表態,無不期望中國朝著令「親者快,仇者痛」的方向發展。但是,「於無聲處聽驚雷」,「不是在沈默中爆發,就是在沈默中死亡」,中華民族歷經五千年以上之風雨征程,不僅不會亡,而且在二十一世紀必然大展宏圖,扶搖直上,這是科學預見的總趨勢,然則就目前而言,兩岸關係長期以來的膠著狀態已臨近轉捩點,到了全體中國人必須正視的時候了,這一點千萬不可掉以輕心,因為轉機與危機在旋踵之間便可置換。

因此,具有責任意識的中國人,殷切企盼兩岸領導人和卓著之政治領袖,從速拿出足夠的智慧與創意,擯棄「黨國」或「黨和國家」等種種帝王思維,以「祖國和民族的利益高於一切」的理念,以中華一家親之原旨,秉持民主對等之原則,在既有業績的基礎上,時時以祖國為念,事事以民族為重,善意營造和平統一的條件,以最大的氣度和前瞻的睿智,解決林林總總無休止的爭執,打破令人感到無所適從的僵局。

胡耀邦先生在紀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的講話中侃侃而言:「唯自助者天助之。自毀長城的人,無論高唱什麼不現實的口號,任何人也無法幫助他轉危為安,化否為泰。我們如果能夠互相諒解,互相尊重,長期合作,風雨同舟,使我數千年文明古國真正昂首闊步世界,中山先生必當含笑於九泉。中山先生生前號召『和平、奮鬥、救中國』,我們今天為什麼不大聲疾呼『和平、奮鬥、興中國』呢?和平統一,振興中華,千秋偉業,繫乎一轉念一反掌之間。讓我們學習中山先生的遺訓,『適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攜起手來,為創造中華民族光輝燦爛的新歷史而共同奮鬥!」作為中共中的開明派,胡耀邦先生這番話又說得多麼入情入理,多麼誠摯中肯。是啊,中國完全統一之期必定為期不遠,但當前之僵局根本癥結的解析,「繫乎一轉念一反掌之間」,這一轉念一反掌可難可易。

「知難行易」,兩岸統一之障礙一是統獨之爭,二是制度之爭。關於統獨,筆者早有專門論述,在泱泱中華的四陲邊疆之地,誰個要獨立大約都有道理,唯獨臺灣獨立毫無道理。因為從世界上的土地劃分為國家之後,臺灣始終是中國之神聖領土,自有行政統轄始,便由中國中央政府派員治理(殖民者入侵年代除外),決沒有一絲一毫理由談獨立,所以「台獨」乃是癡人說夢,不值一駁。說到底,統一只是時間問題,換言之,也就是制度之爭。

說到制度之爭,江澤民先生在「二○○○年賀詞」中講:「正義終究要戰勝落後,科學終究要戰勝愚昧,正義終究要戰勝邪惡,這是歷史不斷昭示人們的科學真理。」所以有關制度之爭,筆者在此不欲饒舌,以我國政治領袖之智慧,無一人不明白中國之最終只有「一國一制」統一,這「一制」必定是符合世界潮流之制度,是當今全球公認之最為進步的制度。因而,在紀念辛亥革命九十周年之際,我們專題闡論辛亥革命之魂愛國主義,目的就是昭告國人,凡我中華兒女、炎黃子孫,只要秉承辛亥革命志士「愛國之精神」,「人人以愛國為念」,祖國的利益高於一切,兩岸統一則勢在必然,時在不遠。

2月28日,大陸之全國政協決定舉行辛亥革命九十周年紀念活動。筆者由衷切望兩岸朝野各主要政黨,聯手舉辦「隆重紀念辛亥革命九十周年辛亥首義暨九十年中國統一道路展」。中國國民黨在元旦宣言中寫道:「新世紀的開始,中國國民黨準備全力以赴,重新出發,從心做起」,「我們會繼續努力,凝聚共識,團結一心」。中國共產黨呼喊:「中華民族大團結萬歲!」「辛亥革命烈士永垂不朽!」我們紀念偉大的辛亥革命九十周年,亟應高揚愛國主義大旗,弘揚辛亥革命愛國精神,為海峽兩岸的和平統一盡心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