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海峽兩岸漸行漸近

願海峽兩岸漸行漸近

200女士們、先生們,全球華僑華人同胞們:

我從美國飛臨祖國大陸,又北飛萬哩,抵達俄京莫斯科,繼參加柏林、東京與雪梨大會後,第四次參加全球華僑華人推動中國和平統一大會。能夠組織這樣一次盛會,張曼新先生和溫錦華先生殫思極慮,付出了人們難以想像的艱辛;能夠參與這樣一次盛會,來自世界近百個國家和地區的同胞們,也同樣不辭辛勞,懷著滿腔愛國熱情來到這裡。我們這樣做了,為的是什麼?當然是為了祖國的統一大業。這一大業,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要條件,甚至是不可缺失的前提條件。

然而,怎樣才能達成中國的和平統一,卻是一個至今無人研究透徹的問題,既然是海峽兩岸的和平統一,那就必須「以人為本」,真切瞭解兩岸人民的所思所願。我自幼生長在臺灣,又以鑽研海峽兩岸關係為職志,小有心得,小有斬獲。大致明晰了臺灣的主流民意,惟願就教於諸位賢達翹楚。

當前在臺灣,政治人物大都主張本土化,但其意識形態分為兩翼。一翼主張臺灣優先,關注並根連大陸,肯定「九二共識」,贊同「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認定中華民國自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無需畫蛇添足,再尋求什麼獨立,故而傾向和主張維持現狀,不獨不武,相安無事,相輔相成。他們同時堅持和要求族群融合,反對製造族群與省籍衝突,反對「一國兩制」的不合理構想,要求長久維持臺灣社會的和諧穩定。另一翼的「本土化」的訴求是臺灣第一,否定「一中各表」,傾向「去中國化」,在族群與省籍等問題上,亦具有排斥性。從近兩年多以來的幾十次民意調查中,臺灣人民的主流聲音是靠攏或認同第一翼的立場。絕大多數民眾對於族群分化、統獨爭議與省籍矛盾深惡痛絕,甚至不屑一顧。要求認同臺灣及族群融合,徹底扔掉空泛的理念之爭,全力發展經濟,拯救茫然消沈的臺灣,讓臺灣再登穩定、富裕、和諧與昌隆的高峰。

這就是本人所體察到的臺灣主流民意,其核心主旨就是兩岸結束敵對狀態,實現關係全面正常化。「和解、合作」,各自打拼經濟,打造向上提升的環境。臺灣幾乎沒有人將祖國大陸的同胞與大陸來的「臺灣人」稱為「外國人」,至多稱為「外省人」,這就證明了在絕大多數臺灣同胞的潛意識中,所謂「台獨」思想是一種「非獨」的觀念,他們真心希望兩岸一是和平,「永永遠遠台海無戰事」;二是平和,以平和、平等和對等的心態,實現兩岸關係正常化,長期維持現狀。這樣,待等到「一統」,即兩岸的經濟水準暨政治制度「劃一」後,有了「同」即會迎來「統」,兩岸統一共建「新新中國」的那一天還會遙遠嗎?

千百個空洞無物且不切實際的說教,不如辦一件兩件實事,或闡述一個兩個讓人心悅誠服的道理,讓臺灣同胞增進與祖國大陸的向心力。譬如2001年上海APEC會議,大陸方面前前後後的所作所為,實在令人無法恭維,導致了兩岸雙輸之後果。表面上看,是給予臺灣當局棒喝,但實際上傷害了廣大臺灣民眾的尊嚴和感情,讓他們悲憤難當,心裏的離心情感又積澱了一分。這是大陸方面不智之舉的一例。再譬如在SARS猖獗之際,臺灣申請成為WHO觀察員的動議,這關乎到2300萬臺灣人民的健康福祉,本是一件人道主義的大事情,再者臺灣僅以「公衛實體」名義申請准入,按道理,大陸方面應鼎力支援,這才是「同根同祖同胞情」,但大陸方面又搬起石頭砸了雙方的腳,讓世界各國目睹了中國人「窩裡鬥」的民族劣根性,同時,致使臺灣民眾的情感又疏離了一步。作為「忠臣當諫」的愛國華人,我希望大陸方面再不要做這種「親痛仇快」的蠢事了,應該得人心、暖人心,這樣「寄希望於臺灣人民」的話語,才不至於成為完全的空話,否則只能導致臺灣人民的感情漸行漸遠。

我這次為大會呈獻了我多年來學術研究的結晶論文《試論複合一中》,深刻闡述了廣義上的「一個中國」。這一「一中」之定位與定義,深盼能夠為兩岸決策層由衷解讀和剴切體認,能夠認知兩岸從地理、歷史、人文與血緣上構架成宏觀上的「複合一中」或稱為「領土一中」。這樣,兩岸之雙方均有了面子和可下之臺階,「一個中國」的難題即可迎刃而解,迎來具有可行性與前瞻性的新的空間。我還為大會創作了歌詞《我是臺灣人,我是中國人》,願這支洋溢著骨肉親情之歌,為兩岸人民帶來祥和,帶來深情。

各位同胞,我為這次大會帶來了一幅巨型山水國畫「祖國的寶島,中華的領土釣魚臺列島」。同時附上了《保衛釣魚臺列島宣言》,希望與會的全體同胞,為這一愛國之舉簽上您的大名。中國人只有從心底真正煥發出愛國主義情感,才能使祖國的現代化之旅長足進取,才能在國際上贏得大尊嚴,祖國的統一大業才會有切實的進展。

地質學家告訴我們,臺灣在近幾十年裏,正在以每年8公分的速度移向大陸。今天我要說,只要全球華僑華人戮力同心,一切言行出以愛國心,傷害兩岸民眾的話不說,損害兩岸民眾的事不做,拿出足夠的善意和創意,拿出科學的理念與論據,拿出寬厚的彈性與理解,兩岸從心靈深處必定漸行漸近,關係正常化那一天,必定會早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