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江澤民主席的八點建言

致江澤民主席的八點建言

尊敬的江主席勳鑒:

本人盱衡目前種種情勢,特做八點建言,供您參考與權衡。

一.我反復研讀了您今年3月8日參加人大臺灣代表團審議時的指示:經過兩岸同胞的多年努力,兩岸各個領域的交流與合作取得新的進展。求和平、求安定、求發展是臺灣社會的主流民意。搞「台獨」必然帶來災難,實現兩岸關係的正常化才能共圖發展、共同繁榮,這已經成為兩岸同胞的共識。

您還對「一中」做了闡釋:「我們要求臺灣當局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就是要承認兩岸同屬一個國家,承認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為實現兩岸的和平統一,儘快進行兩岸談判,是我們一貫的主張。只要臺灣當局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就可以重開兩岸對話與談判,我們歡迎他們來大陸談,同時,我們也可以到臺灣去。」

您入木三分地指出:「合則兩利,通則雙贏。大力發展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實現兩岸直接『三通』,有利於兩岸經濟的共同繁榮,符合兩岸同胞的根本利益。面對經濟全球化趨勢和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兩岸同胞應攜起手來,抓住兩岸經貿關係的發展,實現兩岸直接三通。」

您最近的這次講話,又一次為海峽兩岸僵局的破解和實現關係正常化劃定了方向。作為一名關注和研究兩岸關係的學者,我真切感悟到您這次簡言中蘊含的大義,使我有所感悟。

二.家父楊訓偉,早年作為中國空軍飛行員,在抗日戰爭中,獨機轟炸日寇,榮膺「抗日英雄」武功狀,從小我就接受愛國主義熏陶,接受祖國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民族英雄們「愛國如饑渴」和「盡忠報國」的思想,始終鞭策著我,我執著地認定「祖國的利益高於一切」,恪守「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福禍避趨之」的理念。

1970年,我還不滿20歲,即投身海外赤子發起的「保釣」運動。1989年底,我回到祖國大陸,在投資創辦企業的同時,潛心鑽研兩岸關係的情勢,積極推動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多次奔走於海峽兩岸,以綿薄且不懈的力量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的進程。

三.自從1987年以來,兩岸關係的堅冰被打破,開始有了交往,但政治僵局始終未有突破。究其根源,最根本的癥結在於對「一個中國」的認同。以往的傳統「正朔」意識,「一中」非此即彼,因而各說各話,思維南轅北轍,認知大相逕庭,所以難以形成共識。

「九二共識」是一個飛躍,但第一由於沒有文字在案,「各自表述」,空口無憑;第二,這一共識未能就「一中」進行詮釋定位,所以「有懈可擊」,徒起紛爭。我認為,十年已過去,我們不妨「重打鼓,另開張」,「渡盡十載兄弟在,相逢從容定一中」。臺灣當政人士常自問自:「何為一中?」、「何謂一中?」他們認為「一中」並沒有一個科學且令人信服的定義。也就是至今尚沒有「雙方均可接受的一個中國內涵」。這樣,臺灣方面一直看不清「承認」什麼樣的「一個中國」,貿然宣示「一中」後不知會帶來何種振蕩。因而他們心中沒底,徬徨不決。

我這一兩年來一直在苦苦思索──如何給予兩岸之間中國人一個明確、科學且令人非常信服的「一中」定義?我國的文明史已逾五千年,在這五千年中,生活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的中國人大約超過100億之數。但始終未有一本專著或者一篇體大思精的文章專門論說「中國」──古代的中國有幾種界定?我們這塊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在清代康雍乾時期「北至恰克圖,南至團沙群島,西至蔥嶺,東至庫頁島和外興安嶺」,總面積大約1300萬平方公里領土,什麼時候不再叫作「大明國」、「大清國」,而是稱為「中國」?這一大「中國」是哪一位先哲命名的?哪一年命名的?在哪一本書裏命名的?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一旦認真詢問起來,幾乎人人都不清楚。我做了一次社會調查,找來10幾名北大學生,詢問他們,我們這塊千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什麼時候叫作「中國」?大家均瞠目結舌。有兩人言道:應該是1912年1月1日,孫中山先生在南京成立了中華民國,簡稱為中國,從此我們這塊熱土叫作了「中國」。那麼實際上,19世紀中葉之後,我國很多書籍和文章已將我國稱作「中國」,太平天國、洋務運動,尤其是在戊戌變法和辛亥革命中,許多鬥士學者都自豪地使用了「中國」這一專有名詞,專指「我國家全部領土」。

於是我認為,只有明晰了什麼叫「中國」,才能知道什麼叫「一個中國」。這樣,我下大氣力翻閱圖書典籍,收集報章雜誌,經過近一年的勤苦寫作,終於撰著出了《中國論》。這篇文章共分十大部分展開論述什麼叫中國,什麼叫「一個中國」。今年2月,在澳洲雪梨舉行的「中國和平統一與世界和平」大會上,本文收入了「會議論文集」,引起了極大迴響,人們紛紛爭閱此文。隨後本文又於香港《海峽》雜誌等海外報刊發表,引起如潮好評。據悉,陳水扁先生在書房中讀完了這篇文章,並將《中國論》中的重點段落勾劃提煉出來,發給屬下閱讀。

因此,我個人認為,本文中,什麼叫中國?「十九世紀中葉以來,中國專指我國家全部領土,不作他用」的「中國」定義,是客觀、科學和求實的。這一中國的定義是每一個中國人,包括華裔、華僑及全世界華人均可心悅誠服的。有了「中國」的定義,「一個中國」自然明確昭示──地球的東方只有這一片土地,所以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以術語表示如下:「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祖國大陸與臺灣都是中國領土的組成部分。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而且自1949年迄今,中國的主權和領土未曾割裂。因而祖國大陸與臺灣,從歷史、地理、法理、血緣和文化上論定,天經地義地同屬一個國家。」

四.江主席,我反復研討海峽兩岸的歷史與現狀,個人以為,兩岸的關係運作似應採取「三個步驟」。第一步即是臺灣方面於適當時候和場合,提出「領土一中」的宣言,其實領土的概念不僅是一個國家的領地、領水、領海、領空,內中也含有主權意義。「領土一中」指的是大陸和臺灣共同構成「我國家全部領土」,亦即主權和領土沒有分割,也不容分割。預期臺灣方面在可預見將來會宣示:從領土定義上判定,大陸與臺灣同屬一個國家。這就與江主席3月8日的講話吻合了。

有了臺灣方面昭示的「領土一中」,大陸方面保住了「一個中國」的底線,兩岸應毫不遲疑地複談──汪辜會談。再談──由錢其琛副總理與臺灣對應官員談。深談──江陳會談。這一會談可由江主席往訪臺北,亦可請陳水扁先生來北京。這一深談後兩岸關係即邁入第二步──關係正常化,也就是布希總統所說的「和平解決」。這樣,兩岸馬上全面「大三通」,進入熱絡的經貿交流、文化交流、科技交流,在「一個中國」的大原則基礎上,「一家兄弟」全方位溝通、整合與交流;在「一個中國,兩岸兩區」的框架下,我們雙方不僅要把經濟和事業做得龍騰虎躍,還要進行文字統一和貨幣統一──大陸與臺灣以及港澳地區向著單一貨幣體系「華元」邁進。

經過若干年的「和平統一,維持現狀」的手足情深的交流與整合,一國兩區、兩岸四地──大陸、臺灣暨港澳在經濟上已經融為一體,在現代化進程中,政治體制經過不斷改革後,也必然會漸趨一致。這樣,我們就可邁入第三步──一統中國。這個時間大約應在2011年,也就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兩岸即可以在一個統一國號下完全統一。

這統一是一勞永逸的,統一後的中國文明、民主、昌盛、富強,實現了中國人民千百年的夙願。我們這一代人有幸趕上了中國歷史上這一真正地覆天翻的十年,中國在進步中走上統一的康莊大道,向著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進擊!在從「一個中國到一統中國」的十年中,我個人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中應寫明海峽兩岸「領土一中」,明確「一個中國」概念,同時將「和平統一」寫進憲法。這樣,臺灣人民以及關愛祖國的華裔自然安心舒眉了。

總之,在不遠的將來,中國的完全統一是必至之事。一個中國、一家兄弟、一統中國是三部曲,只要有了「領土一中」,就有了「一個中國」。有了「一個中國」就有了「一家兄弟」,兩岸關係正常化,攜手奔向全面現代化,漸次走向中華大一統!

五.我反復拜讀了您於2001年12月18日,在中國文聯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和中國作協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所作的重要講話。您在這次講話中說:「人類已經跨入了新的世紀。本世紀中葉,我們將基本實現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到那時,一個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中國,將屹立於世界東方,中國人民將對人類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這是近代以來中國人民一直為之奮鬥的歷史使命。一切有志氣、有理想、有抱負的中華兒女,都為能夠投身於這壯麗事業而感到自豪。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僅需要發達的物質文明,而且需要先進的精神文明。實現這兩個文明的協調發展,是我國社會全面進步的必由之路。」

您還談到:「當今世界激烈的綜合國力競爭,不僅包括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等方面的競爭,也包括文化方面的競爭。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的深入發展,引起世界各種思想文化,歷史的和現實的,展開了相互激蕩,有吸納又有排斥,有融合又有鬥爭,有滲透又有抵禦。總體上處於弱勢地位的廣大發展中國家,不僅在經濟發展上面臨嚴峻挑戰。在文化發展上也面臨嚴峻挑戰,保持和發展本民族文化的優良傳統,大力弘揚民族精神,積極吸取世界其他民族的優秀文化成果,實現文化的與時俱進,是關係廣大發展中國家前途和命運的重大問題。」

這一講話十分深刻,我們作為海外赤子,作為無限熱愛祖國的炎黃苗胄,由衷希望祖國萬事大吉,希望祖國與時俱進,與世俱進,一切都好,越來越好。我非常贊同江主席關於「以德治國」的真知灼見。其實,「以德治國」就是要在全民中發揚光大中國精神。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在向全面現代化的發展進程中,堅定不移地大力弘揚本國的民族精神,通過對傳統民族精神的重新闡釋,確立社會成員的民族意識,從而使國民增強自信心和開放型現代化觀念。

因此,發達國家在走向現代化和實現現代化之後,他們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不是喪失了,而是更為強化和昇華。從某種意義上說,正是這些民族精神,使發達國家的內部凝聚力得以空前的發揮,從而有效地促進了這些民族較早地實現了現代化。

災難頻仍的近代中國,由於急劇的政治變動和某些特殊的人為原因,遲遲不能完成現代化的轉化,今天中國社會的各個方面,尤其是經濟領域,較之中國傳統社會大為改進,甚至有了天壤之別,但是從整體上看,依然與世界先進國家存在極大差距,在中國整個社會的天平上,現代化的比重顯然尚屬微薄。個中深層次原因究竟何在?

1924年,孫中山先生在談到怎樣才能恢復我們民族的地位,怎樣才能使中國完成現代化的轉化時,講過一段發人警醒的話語:「中國從前是很強盛很文明的國家,在世界中是頭一個強國,所處的地位比現在的列強,像英國、美國、法國、日本還要高得多。因為那個時候的中國,是世界中的獨強。我們祖宗從前已經達到了那個地位,說到現在還不如殖民地,為什麼從前的地位有那麼高,到了現在便一落千丈呢?此中最大的原因,我從前已經講過了,就是由於我們喪失了民族精神,所以國家便一天退步一天。我們今天要恢復民族的地位,便先要恢復民族的精神。」

恢復民族精神是我國強盛的必由之路,那麼我們首先應清楚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的確切內涵。所謂民族精神,就是一個民族在其成員身上留下的「胎記」,是在思想意識與行為方式等層面的歷史積澱。這樣,我們今日應該恢復的民族精神到底囊括哪些內容?中山先生當年談到這一問題時強調指出「兩原則」:一是應該恢復「我們舊有的道德」,二是應該恢復「我們固有的智慧」。

中山先生認為:「所以中國從前的忠孝仁愛信義種種的舊道德,固然是駕乎外國人,說到和平的道德,更是駕乎外國人。這種特別的好道德,便是我們民族的精神。我們以後對於這種精神不但是要保存,並且要發揚光大,然後我們民族的地位才可以恢復。」

至於恢復中國「固有的智慧」,也就是恢弘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也就是我們祖祖輩輩建立起的一整套知識體系──「三綱領,八條目」──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以及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我們這樣做了,我們的統一大業和現代化進程必定會早日完成。

六.就我個人的調研和瞭解,數典忘祖的台獨分子自己也知道「台獨」是「癡人說夢」,他們不過是抱著「試一試」和「撞大運」的心態,這「一小撮」人「灰飛煙滅」是遲早的事。他們自撰的「台獨」文章,漏洞百出,根本站不住腳,連他們自己看了也不相信。有識之士看了更是啞然失笑。所以從表像上看,一段時間以來,臺灣雖然有統獨之爭,由於人人心知肚明──「臺灣沒有一絲一毫獨立的理由」,因之這個「統獨」之爭目前實質上已是庸人自擾了。

所謂「柔性台獨」,充其量不過是一種「緩兵之計」,目的還是為了增添對大陸的籌碼,希望提高臺灣的「級別」,希望「不獨不武,維持現狀」,希望兩岸關係確實正常化。因此,我認為只要陳水扁先生宣示「領土一中」,兩岸應立刻複談。這一對話已迫在眉睫,因為今年是兩岸加入WTO的第一年,兩岸之間許許多多帶有政治性的經濟議題已浮上臺面,必須刻不容緩地予以解決,「早解決,多受益;晚解決,少受益;不解決,皆失利」。

要想迴避兩岸政府間的接觸必然愈來愈不可能。要想建立兩岸經濟合作機制,也必須與民進黨政府切實洽談,一些個人和團體即便再身體力行,也完全不會形成什麼「機制」。所以,海峽兩岸的統一要假以時日,而關係正常化應該「畢其功於一役」,於不遠的將來完成。

陳水扁先生在他的書房中,懸掛著兩韓的金大中與金正日握手的照片,他親筆題寫「兩韓能,臺北和北京為什麼不能?」的字幅,這是他真實心情的表露。由於兩岸分隔53年,因而價值觀念、思維模式與行為方式均有較大差異,因而「欲速則不達」。陳水扁先生深知這一差異,所以他主張循序漸進。

去年我到河南許昌的陳氏宗祠,將一組照片寄給了他。他欣然接受。不久前我作了一首歌詞,名字叫作《我是臺灣人,我是中國人》,內中有兩句話為「祖先從大陸渡過黑水溝,來到臺灣拓土開疆」。這本是陳先生談話中的話語,但我們均不知道「黑水溝」在哪裡,當電詢陳先生時,他來電告知了我們,言簡意賅,思祖情真,所以我願意以自己的學識和對於兩岸關係的翔實研究,為兩岸複談、關係正常化,乃至最終統一而矢志不渝地奔走、粘合、呼喊!

七.4月7日,您在德國參觀波斯坦會議舊址時,充滿信心地說:「中國的統一大業一定會早日實現。」對此,依據海峽兩岸目前的實際發展前景,我們有志於獻身和平統一事業的人士深信不疑。對於兩岸關係的拓展步驟,我已向您作了彙報。作為祖國大陸的最高領導人,站立在戰略和政略發展高度,您認為近一段時間以來,兩岸應如何互動,具體相互因應的舉措有哪些,每一步大的善意回應的時間如何確定?我個人應該在哪些方面更為深入地行動?以上希望聆聽江主席的指教。

八.1944年8月20日,美國援華抗日的空軍58聯隊,出動88架B-29轟炸機,從成都基地起飛,直達日本九州八幡鋼鐵基地,成功地轟炸了鎖定目標後,71架返航。其中一架編號為42-6286的B-29飛機,在即將到達基地前,不幸燃料耗盡,墜毀於四川大邑縣的西嶺雪山,機組11人全部殉難。家父在二戰中是「飛虎隊」的飛行員,由此,我對於中美在反法西斯戰爭中這一段友誼格外珍視。當我聞聽友人講到西嶺雪山之上曾發現過美機殘骸後,我即下定決心,一定要尋找到這些遺物,以之為推進中美兩國人民友誼的紐帶。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唐代「詩聖」杜甫在成都居住時,曾這樣形容西嶺雪山。我帶領由我組建的「華藏山社」登山探險隊,於去年8月登上了巍峨的西嶺雪山。在15天艱苦卓絕的登山搜尋過程中,道路險惡,陰雨連綿,我們每個人全身透濕,饑寒交迫,但為了一個共同的理念,我們咬牙前行,堅持、堅持、再堅持,所幸的是,我們終於找到了這架飛機的大量殘骸,並且已經運到了北京。5月16日,我們華藏山社將這些珍貴文物並其他附屬品,捐贈於中國革命博物館。

專致

安祺

楊本華

二OO二年清明時節

致江澤民先生函

——就《我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歌曲

尊敬的江主席勳鑒:

我是一名美籍華人學者,生在臺灣,長在美國。十三年前懷著報效祖國的赤子情愫,來到祖國大陸。這期間,我走遍了祖國的大好河山,深感父母之邦壯美偉大,堅定了我在從事公益事業的同時,致力於推進中國和平統一的工作。近幾年來,我往來奔波於海峽兩岸,考察調研,撰寫了《中國論》等若干篇探討和平統一的文章,並出席了愛國同胞組織的「全球華僑華人推動中國和平統一」的柏林、東京、雪梨大會,結識了有志之士,更喚起我傾全力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信心與決心。

臺灣自1999年7月9日,李登輝提出「兩國論」以來,至今三年多,兩岸關係一直陷於僵局,兩岸關係正常化與和平統一的進程備受阻礙。由於人所共知的原因,近兩年有餘,一小撮迷途不知返的台獨分子,不但否定「一個中國」,甚至數典忘祖,利令智昏,拒絕承認自已是「中國人」,公然鼓噪所謂「臺灣正名」和「去中國化」政策,著力標榜「本土化」的口號,以售其奸。尤其是近一段時間,那些台獨分子挑動省籍矛盾,製造社會紛爭,並且不遺餘力地大搞「漸進式台獨」。這一系列逆施倒行,不僅導致兩岸關係難以穩定,關係正常化難以實現,而且可能引發新的危機,同時也造成臺灣社會的分化、對立和不安。「南山可移,一中原則不可移」。事實證明,一個中國原則是兩岸複談,進而發展兩岸關係,實現共同進步和繁榮的基礎。任何違背一個中國原則的言行,必然給中華民族帶來危害,其中臺灣同胞的切身利益更是大受戕害。

儘管為數不多的「台獨」分子做浪興風,但是求和平、求團結、求安定、求發展,仍然是臺灣社會的主流民意和絕大多數同胞的真切願望。當前,廣大臺灣同胞正在以大力促進兩岸經貿合作,廣泛開展文化等各項交流的實際行動,表達這一主流民意和內心祈盼。鑒於我對於臺灣社會比較詳盡的瞭解,能夠充分理解臺灣同胞在近一百零七年來,特殊歷史背景下形成的複雜心態,同時也觀察與思考著兩岸關係的繁複變化。有一點可以斷言,無論情勢多麼錯綜迷離,兩岸關係的基本格局和發展趨勢沒有改變,也全然不會改變。因為人人內心深處都有一桿秤──兩岸合則兩利,通則雙贏,可以共用一個中國的國際尊嚴,求得和保證永續發展。分則兩損,徒讓外國叵測勢力居中漁利。而且人人也都明晰──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從領土權上看,祖國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國家,兩岸之和即是一個完整的中國,中國的主權與領土完整不可分割。這一理念和原則,也是中華民族世世代代崇尚的最高價值觀念。有了這一共同不渝的體認,兩岸關係的發展就有了基礎,兩岸政治談判就有了基礎,兩岸關係正常化就有了基礎,祖國和平統一就有了基礎。

尊敬的江主席,為使這一認知與理念能夠普及,能夠生動有力地深入臺灣同胞的心田,經過近一年來的反復醞釀、構思和修改,憑藉著滿腔的愛國激情,我創作了歌詞《我是臺灣人,我是中國人》,並且已經延請作曲家為這首歌詞譜寫了曲子(歌詞並譜曲後的錄音帶一併奉上)。這一歌詞言簡意賅,情真意切,通過臺灣與祖國大陸血肉不可分的親情訴說,生動而形象地闡明了「領土一中」和「血緣一中」,論述了臺灣人天經地義地是中國人,是中華民族的組成部分,是中華兒女的一部分,是黃炎苗胄的一部分。歌曲韻律鏗鏘,朗朗上口,曲調優美,易於傳唱。

尊敬的江主席,您作為精通音樂藝術的思想家和政治家,深切理解一首「戰歌」的意義,它不亞於千軍萬馬,有時甚至勝於雄兵百萬。一旦萬萬千千的臺灣同胞和全球華僑華人,都唱吟起這曲揭櫫了真理、昭示了科學,凸顯兩岸人民「同祖同源同胞情」的歌曲,那麼,「一個中國」的原則必然「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更為深入人心,同胞們的親和力與親情感空前增進,「台獨」分子則「聞歌落魄」。我常想,前幾年您曾指揮了合唱《畢業歌》。這首創作於抗日戰爭伊始的歌曲,在那救亡圖存的年代,鼓舞和鞭策了無數中國青年,投筆從戎,奔赴抗戰前線,打擊日本侵略者。「同學們,大家起來,擔負起天下的興亡!」的雄渾詞曲,至今仍縈繫於我輩之腦海,不敢或忘愛國愛民族。您多次指揮的萬人齊唱《歌唱祖國》,至今五十三年來,始終傳唱於長城內外,響徹大江南北,激勵著全體中國人自強不息,合光同塵,誓將偉大的祖國建設成為天保九如的強國。

尊敬的江主席,您在今年3月8日參加九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臺灣代表團的審議時強調指出:「臺灣同胞具有光榮的愛國主義傳統,是發展兩岸關係的重要力量。我們充分理解臺灣同胞實現當家作主的願望。我們將繼續大力推進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等各個領域的交流。」所以,我認為目前傳播和推廣《我是臺灣人,我是中國人》這首歌曲是極為適時的。有鑒於此,我懇請您在審聽並教正過這首歌曲後,能夠批示到有關部門,將這首歌曲安排到今後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唱。那麼,這首第一次抒發兩岸同胞血濃於水親情的歌曲,必然很快傳唱於華夏大地,傳唱於海峽兩岸,傳唱於全球華僑華人之中。這對於「一個中國」原則更廣泛地植根於臺灣民眾的心底,對於祖國和平統一大業,必將產生潛移默化且影響深遠的作用。

書不盡言,佇候明教。

順致

秋祺

楊本華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

致陳水扁先生六點建言 –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

陳總統水扁先生勳鑒:

根據當前的種種情勢,特向先生做六點建言:

一、本人關注到陳先生5月10日在「大膽島」的歷史性講話,你說:「路是人走出來的,有時卻也急不得。歷史的包袱,乃至主客觀環境的限制,要突破不容易,但只要方向正確,相信一定走得下去。只有兩岸關係正常化,台海才有真正的和平。」你還說:「真的希望兩岸多一點經濟,少一點政治;多一點接觸,少一點誤會;多一點信任,少一點打壓。」我個人認為,先生這些看法十分精闢,什麼叫方向正確?

我們島內正在你的帶領下「拼經濟」,企業界對於「三通」的需求日見熾烈,隨著經濟形勢的快速進展,這一需求將呈現「不通不可」的情勢和訴求。為此,先生應本著「趨利弊害,沈著應對,大事果斷,勇開先河,堅定信心,穩步前行」的二十四字方針,在「三通」重重障礙之下,負重突破關卡,排除內部反彈,對於目光短淺之人或因私誤公之人,「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以時不我待之精神,對三通障礙逐一解套,這一關鍵之舉,對於島內總體正面效應與先生政治前景關係重大,還攸關臺灣在今後國際競爭中的戰略卡位。

二、先生在同一天也談到,自認是非常務實而有彈性的人,自己要「務實地解決問題,活用法條,而非死背法條」。你認為,三通問題「政府內部現在慢慢趨於一致,透過協商機制,內部意見已經整合得差不多了」,「兩岸三通可以考慮授權民間談判,政府可以主導,參與介入,但不必一定站在第一線。

不過,我們必須堅持三項原則,不能被矮化、地方化、邊緣化。和平、對等與民主,是非常重要的。但在實際作為上,可以務實彈性地調整。」我們一致認為,先生這一系列構想,是突破兩岸僵局的好辦法。但這一切之成功實施,尚有待於兩岸政治氣氛的改觀,否則還是一廂情願,孤掌不鳴。

說到底,這一政治氛圍的根本性改善,必賴於先生劍及履及,履及即是於近期內坦然提出「領土一中」。大陸方面當前可以「放一千,丟一萬」,惟獨「一中」已公諸於世,絕無更張之可能,所以全方位盱衡「六維」,今日正是先生堂而皇之宣示「領土一中」之絕佳時機。先生大約和本人一樣,已詳盡獲知大陸目前這一階段對於兩岸關係處於最寬鬆的時候,原因大家心知肚明,無須明言。

北京一再重申「只要在一個中國原則下,什麼問題都可以談」。所以本人不知先生對於「領土一中」究竟如何體認,亦欲詢問及先生,是否可於今年夏秋之交時節正式昭宣「領土一中」,本人與先生心心相印,因之敢問先生,對於這一宣示,尚有何顧慮?度測可能發生的杯葛點何在?是否亟需尋找一個宣示「領土一中」之由頭?之一由頭是否需要磋研,抑或由本人協助獲取?只要「領土一中」從我國家版圖上看,大陸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臺灣也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港澳亦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中國即是一個「大四合院」,由大陸、臺灣和港澳四區組成,一經宣示這一顛撲不破的「領土一中」大原則,兩岸即可複談。

「一個中國」之後是「一家兄弟」,亦即關係正常化。至於第三步「一統中國」可穩健動作,原則上待到2011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自然瓜熟蒂落。一俟兩岸關係正常化,己方之一切絲毫不會受損或減少。而己方需要和缺乏的,我們可以提出要求,空間無限廣大,以我之長項對彼之短項,起碼如探囊取物,己方之困厄短缺將可大為補誒紓解,大陸的資源和市場我方可充分分享。正所謂「臺灣原有的照樣有,大陸有的臺灣也可以有」。我們在佔有第一手資料的基礎上分析,今天大陸對於兩岸關係正常化迫不及待,正是兩岸和平談判五十三年來的未有良機。這一情勢不可誤判,亦不可「稍縱即逝」。

古人云: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任何事物均是一利一弊,然則「兩害相權取其輕,兩利相權取其重」,才是智者之道。講經濟的還是講政治,「政治是統師範,是一切經濟工作的生命線」。官場如戰場,商場如戰場,這裏需要科學、真理和正義,也需要政略與謀略,及時與適時宣示「領土一中」不可徬徨,因為內中利遠大於弊,作為下棋的人,怎可不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將大利盡收囊中。先生應確立「捨我其誰」的氣概,以「成功必須在我」之新理念,義無返顧地邁出這決定性的一步。

三、蔡英文教授認為:「一個中國是一個議題,我們必須處理,不能逃避」。她指出:「一個中國代表什麼,它對現有的民主自由會帶來什麼風險,在沒有看清楚它所代表的內涵的情況下就接受它,對臺灣人民是很大的風險」,我們現在提出的「一中」是「領土一中」,亦即「自十九世紀中葉以來,中國始專指我國家全部領土,不作它用」,這「領土一中」是一個千真萬確的科學定論。「兩岸之和即為中國」,這是從領土上來界定中國之定義,是一個普遍真理,凡我華人華裔均可心悅誠服,從歷史、地理、法理、文化和血緣上論定,兩岸自然是「一個中國」,由於「領土」一詞內蘊上述因素,我們以「領土一中」界定「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天下人應該無不頷首認同。

然而從另一層面看,亦即從行政權力看,至今五十三年來,兩岸一直同時存在著兩個完全不相隸屬的主權政府,且各自在其效掌控區域內行使行政權。這樣,科學嚴格且實事求是地說,從領土層面上論說,天經地義地是「一個中國」。從行政權這一角度看,現實又活生生地於兩岸並存兩個合法政府。那麼,既然大陸方面的不可退卻的「底線」是「一中」,按照大陸江、朱、錢的近期告白,已經於言辭中透露出「領土一中」之意味,我們可直接宣示「領土一中」,明確提出一個精當概念,功勞自在我方。這樣,行政權層面我雖然不說,雙方亦心照不宣。

有了「領土一中」,雙方皆大有臉面,皆大歡喜,何樂而不為?正所謂,「領土一中」後,「海闊憑魚躍,天高任我飛」,一通百通,下面的經濟、文化、科技、貿易利益將源源而至,這一時機,智者告訴我們,應該而且必須就在今年夏秋之交時節。

四、先生當明確認識大陸的「質變」。據大陸中國新聞社報導,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魯志強在亞洲開發銀行第35屆年會上指出,大陸居民收入的基尼係數已由1980年的0.33迅猛擴大,1994年突破警戒臨界點0.4,目前已超過0.45。他認為,大陸民眾對收入分配現狀已經產生不滿,特別是對高收入者的部分高收入不認同,其中70%之上的人認為,貧富懸殊已經影響社會穩定,對於依靠行業壟斷的不合理高收入以及貪汙腐敗、權錢交易等違法收入強烈不滿。如此等等。扭轉大陸目前「積重不返」的契機,是兩岸「三通」、關係正常化並引進民主機制。拙作《中國論》引起先生與教授的共鳴,同時亦引起大陸領導人的極大興趣和重視,江對此文大加褒譽,認為「讀來很興奮,也很吃驚」,「說出了我的心裡話」。

如此看來,兩岸領導人均贊同關係正常化,並最終「一國一制」地和平統一,我們目前可以認知,江先生亦認同在大陸實現政治民主化。這樣,我們以「和平」、「包容」、「理性」的價值觀評價大陸,其深刻變化是令人咋舌的,近24年來的「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結果是「萬變已離其宗」。「臺灣的今天就是大陸的明天」,我相信,只要臺灣不停頓地進步,大陸也會「以弟為師」,不斷變化和進取。有一例即可充分證實這一點:大陸一位兩岸關係方面的「權威」,本是「左派」,近日也公開宣稱:「隨著兩岸形勢的變化,兩岸間的矛盾性質也已發生根本變化。兩岸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之爭,已轉化為非對抗性的人民內部矛盾」。

所以,只要己方一經宣示「領土一中」,兩岸即可進入「共識期」,指導思想為「一個中國,領土表述」,只求這一點,其餘問題保留模糊與彈性空間,以便建立共信。這一階段之後,旋踵便是「一家兄弟」的互信期,「三通」打開,兩岸大利,臺灣尤益,指導思想為「一國兩治,和平競賽」。至於統一期的「一統中華」階段,待等水到渠成日,所有之「堵塞」一律變為「疏導」,各得福報,共創雙贏,迎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我輩亦俯仰無愧天地,快哉矣!

五、「領土一中」一經昭示國人與世人,兩岸關係自進入一片全新的天地。「領土一中」、「一家兄弟」、「和平共存」以及「和平統一」的內涵深入全體國民之心田後,必須繼之以「法」,進一步保證上述計劃依「軌」而行。這樣似可於2003年或2004年召開「大中國國民代表會議」,研究和制定「兩岸基本法」,這一「大法」現在應列入兩岸的議事日程了。

六、先生於8月1日擔任黨主席後,應毫不遲疑地下大氣力加強文宣力度,政黨政治與民主化政治是「筆桿子出政權」,作為「票選」,必須以大力度的文宣當作「開路先鋒」。這一點先生當曲突徙薪,從速組建自己的「蘭德公司」,組建最高品位的「智庫」,創辦自己的最高質量的平面媒體。
綜上六點建言,本人一片丹心可對天,不為名,不為利,只為了臺灣的福祉,為了中華民國的未來,為了中華民族的振興,為了兩岸關係的正常化。說一千,道一萬,兩岸關係的正常化必須解決「一個中國」議題。如果,兩岸不分別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而如西元四世紀時中國「劃江而治」的兩個對等政權晉和魏,或如西元十二世紀的南北分治政權宋和金,大家就容易明白了,中國是指神州大地,亦即我國家土地,而政權是兩個朝廷晉與魏或宋與金。

正如1898年的「百日維新」,慈禧太后忽然發醒「變法實乃不亡中國,而亡大清」,即是其明白大清是一個政權,一個朝廷,而中國是指華夏大地,永遠屹立於世紀之東方,乃是「我國家全部領土」,永世不會消亡。這樣,我們把「中國」視為「領土一中」、「文化一中」,就可以從心裡認同「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這是一種認知,一種感悟,一種讚譽,而兩岸自是兩個政治實體,「不為堯存,不為桀亡」,實實在在並立於海峽兩岸。

如是,「一個中國」的議題解決了,雙方的面子都有了,那麼即應務實地談判「裡子」的事項了複談,達成關係正常化;再深談,達成兩岸關係全面正常化。如此一步一步地依循「人間正道」走下去,兩岸懸疑之議題當可一個個破解,中國的「積重難返」之重重困境,亦可一個個破解,中國人的前景自然鳳飛鸞翔,與日月同光。作為這一千載不逢歷史大潮的弄潮兒兩岸之領導人,可謂生逢其時,正是建大功立大業之最佳時機,萬萬不可錯過!

書不盡言,願聞明教

順致
政祺

楊本華
民國九十一年中秋節

進一步海闊天空 ——關於致江澤民先生信函因由的說明

進一步海闊天空

——關於致江澤民先生信函因由的說明

人類自進入文明社會之後,所有的人大抵分為三類:一為「偉人」,即為民族、為國家、為社會做出了巨大貢獻的人,青史留名,萬古流芳。二為「常人」,意即平常的人,庸庸碌碌的人,只是地球上的匆匆過客,這類人絕大多數是平頭百姓,平平常常,平淡無奇。三為「罪人」,這類人或兇殘暴虐、或險鷙狠毒、或貪婪無度,他們泯滅人性,逆歷史潮流而動,戕害民眾,背叛祖國,其罪行罄竹難書。

所以,有理想有抱負的正直之士,從小即「立常志」,誓做一個彪炳史冊的「偉人」。但更多的人只求做一個「常人」足矣。人各有志,人各有才,亦不必強勉!但你即便成為不了「偉人」,那麼當一個「常人」,也是一種活法,應無可指責。但人萬萬不可做成一個「罪人」,身前殃民禍國,身後罵名滾滾來,令人切齒痛恨,千夫所指,苟延人世。

中國當前的社會問題成百上千,擇其犖犖大端,大約十餘個,其中之一即西藏問題。作為一個強烈的愛國主義者,作為一個忠誠的佛教信徒,筆者多年來一直嘗試為這一問題的平和解決盡一份心力。由於幾種因緣際會,我連續兩次遠赴位於川西的甘孜藏族自治州,瞻拜了藏傳佛教的聖地之一紮拉寺。企願以這個寺的大白塔的重建,作為解決西藏問題的一個突破口,作為達賴喇嘛返國的一個契機。

為此,我在詳盡考察了紮拉寺以後,遂給時任中共總書記兼大陸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先生寫了一封信,希望他「進一步,海闊天空」,在任內以人人額手稱慶的方式,從速邀請達賴喇嘛返國,一舉解決懸疑了四十餘年的西藏問題。詎料此函發出,亦如同其他致他之各函一樣,泥牛入海無消息。江先生身登大寶,高高在上,以「偉人」自詡,根本不屑理睬民間賢達,不屑聽取黎民諫言,因則「任你有千條妙計,我自有一定之規」,絕對不理你!如是,筆者善良的期望頓成泡影。雖然不見中國大陸馬空冀北,但筆者堅信「一息尚存,就別說做不到」!在眾多論文及信函收錄於本書之際,筆者將這封信函亦錄入其中,意圖讓後繼不願當「罪人」者,再看一看這封信。相信「長江後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超舊人」,不願做罪人而希望成為偉人的中國大陸的新決策人,應該從本信中得到啟迪,儘快敦邀達賴喇嘛返國。「抓而不緊,等於不抓」,解決任何一個問題都必須抓緊,要成為一位「偉人」,更是要全神貫注,抓緊機遇,不可不聞不問,不可掉以輕心,不可束之高閣。

2003年秋,在達賴喇嘛訪問美國前夕,他接受了英國《衛報》記者採訪。他在此表達了在有生之年回歸西藏的夢想,並懇切而言,他不尋求西藏獨立,而是爭取最大許可權的自治;如果有一天能返回西藏,他將不再從事政治活動,流亡政府亦會解散,他將專心從事宗教與文化活動。他表示:「我期待訪問西藏,去親眼看看自己兒時的故土,並且試圖穩定當地的情勢」。他在此前接受法國《費加羅報》專訪時說,如果與中央政府的談判,在兩三年內還不能有所結果,他將很難就倡導的自治而非獨立的「中間道路」,對西藏的青年一代做出解釋。

他憂心忡忡地講,儘管他試圖通過和平途徑以及與中央政府對話的方式,謀求西藏更大的自主權,但是西藏的青年組織正在鼓動獨立。他心急如焚地說:「如果我的路線失敗了,這些青年就可能有權接過火炬,要求獨立。」所以,糾纏了近半個世紀的西藏問題,到了必須解決也能夠解決的時候了。

中共對西藏已施行的所謂「自治」,是中央集權下的極低度「自治」。西藏人要求的是真正「自治」的自治,亦即高度自治。中共新一屆領導人如果頭腦冷靜且理智,如果期望成為「偉人」,那麼就先由西藏問題的順利解決開始吧。

因為這個問題不蔓不枝,脈絡清楚而簡單,中共只要進一步前瞻,給予達賴喇嘛方面承諾,充許西藏實行「高度自治」甚至「中度自治」,那麼當即「海闊天空」,迎來這一問題皆大歡喜的結局。其次,達賴喇嘛年事已高,已經時不我待了,中共理應迅即不失時機地歡迎達賴喇嘛返國回藏,實在是令中國人以手加額的極端明智之舉。

相反的,如若近期內對這一問題再「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不但極有可能催生出一個「藏獨」,使西藏陷入動蕩之秋,而且將使恐怖主義勢力又獲得一大塊滋生的土壤。因此說,中共決策人對此須當機立斷,從而得到西藏的長治久安,得到國際形象的一步大改善,並且向著「偉人」序列邁開了一長足。進一步,海闊天空。旨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