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一步海闊天空 ——關於致江澤民先生信函因由的說明

進一步海闊天空

——關於致江澤民先生信函因由的說明

人類自進入文明社會之後,所有的人大抵分為三類:一為「偉人」,即為民族、為國家、為社會做出了巨大貢獻的人,青史留名,萬古流芳。二為「常人」,意即平常的人,庸庸碌碌的人,只是地球上的匆匆過客,這類人絕大多數是平頭百姓,平平常常,平淡無奇。三為「罪人」,這類人或兇殘暴虐、或險鷙狠毒、或貪婪無度,他們泯滅人性,逆歷史潮流而動,戕害民眾,背叛祖國,其罪行罄竹難書。

所以,有理想有抱負的正直之士,從小即「立常志」,誓做一個彪炳史冊的「偉人」。但更多的人只求做一個「常人」足矣。人各有志,人各有才,亦不必強勉!但你即便成為不了「偉人」,那麼當一個「常人」,也是一種活法,應無可指責。但人萬萬不可做成一個「罪人」,身前殃民禍國,身後罵名滾滾來,令人切齒痛恨,千夫所指,苟延人世。

中國當前的社會問題成百上千,擇其犖犖大端,大約十餘個,其中之一即西藏問題。作為一個強烈的愛國主義者,作為一個忠誠的佛教信徒,筆者多年來一直嘗試為這一問題的平和解決盡一份心力。由於幾種因緣際會,我連續兩次遠赴位於川西的甘孜藏族自治州,瞻拜了藏傳佛教的聖地之一紮拉寺。企願以這個寺的大白塔的重建,作為解決西藏問題的一個突破口,作為達賴喇嘛返國的一個契機。

為此,我在詳盡考察了紮拉寺以後,遂給時任中共總書記兼大陸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先生寫了一封信,希望他「進一步,海闊天空」,在任內以人人額手稱慶的方式,從速邀請達賴喇嘛返國,一舉解決懸疑了四十餘年的西藏問題。詎料此函發出,亦如同其他致他之各函一樣,泥牛入海無消息。江先生身登大寶,高高在上,以「偉人」自詡,根本不屑理睬民間賢達,不屑聽取黎民諫言,因則「任你有千條妙計,我自有一定之規」,絕對不理你!如是,筆者善良的期望頓成泡影。雖然不見中國大陸馬空冀北,但筆者堅信「一息尚存,就別說做不到」!在眾多論文及信函收錄於本書之際,筆者將這封信函亦錄入其中,意圖讓後繼不願當「罪人」者,再看一看這封信。相信「長江後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超舊人」,不願做罪人而希望成為偉人的中國大陸的新決策人,應該從本信中得到啟迪,儘快敦邀達賴喇嘛返國。「抓而不緊,等於不抓」,解決任何一個問題都必須抓緊,要成為一位「偉人」,更是要全神貫注,抓緊機遇,不可不聞不問,不可掉以輕心,不可束之高閣。

2003年秋,在達賴喇嘛訪問美國前夕,他接受了英國《衛報》記者採訪。他在此表達了在有生之年回歸西藏的夢想,並懇切而言,他不尋求西藏獨立,而是爭取最大許可權的自治;如果有一天能返回西藏,他將不再從事政治活動,流亡政府亦會解散,他將專心從事宗教與文化活動。他表示:「我期待訪問西藏,去親眼看看自己兒時的故土,並且試圖穩定當地的情勢」。他在此前接受法國《費加羅報》專訪時說,如果與中央政府的談判,在兩三年內還不能有所結果,他將很難就倡導的自治而非獨立的「中間道路」,對西藏的青年一代做出解釋。

他憂心忡忡地講,儘管他試圖通過和平途徑以及與中央政府對話的方式,謀求西藏更大的自主權,但是西藏的青年組織正在鼓動獨立。他心急如焚地說:「如果我的路線失敗了,這些青年就可能有權接過火炬,要求獨立。」所以,糾纏了近半個世紀的西藏問題,到了必須解決也能夠解決的時候了。

中共對西藏已施行的所謂「自治」,是中央集權下的極低度「自治」。西藏人要求的是真正「自治」的自治,亦即高度自治。中共新一屆領導人如果頭腦冷靜且理智,如果期望成為「偉人」,那麼就先由西藏問題的順利解決開始吧。

因為這個問題不蔓不枝,脈絡清楚而簡單,中共只要進一步前瞻,給予達賴喇嘛方面承諾,充許西藏實行「高度自治」甚至「中度自治」,那麼當即「海闊天空」,迎來這一問題皆大歡喜的結局。其次,達賴喇嘛年事已高,已經時不我待了,中共理應迅即不失時機地歡迎達賴喇嘛返國回藏,實在是令中國人以手加額的極端明智之舉。

相反的,如若近期內對這一問題再「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不但極有可能催生出一個「藏獨」,使西藏陷入動蕩之秋,而且將使恐怖主義勢力又獲得一大塊滋生的土壤。因此說,中共決策人對此須當機立斷,從而得到西藏的長治久安,得到國際形象的一步大改善,並且向著「偉人」序列邁開了一長足。進一步,海闊天空。旨哉斯言!

作者: 中國 為公黨

中國為公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