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陳水扁先生六點建言 –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

陳總統水扁先生勳鑒:

根據當前的種種情勢,特向先生做六點建言:

一、本人關注到陳先生5月10日在「大膽島」的歷史性講話,你說:「路是人走出來的,有時卻也急不得。歷史的包袱,乃至主客觀環境的限制,要突破不容易,但只要方向正確,相信一定走得下去。只有兩岸關係正常化,台海才有真正的和平。」你還說:「真的希望兩岸多一點經濟,少一點政治;多一點接觸,少一點誤會;多一點信任,少一點打壓。」我個人認為,先生這些看法十分精闢,什麼叫方向正確?

我們島內正在你的帶領下「拼經濟」,企業界對於「三通」的需求日見熾烈,隨著經濟形勢的快速進展,這一需求將呈現「不通不可」的情勢和訴求。為此,先生應本著「趨利弊害,沈著應對,大事果斷,勇開先河,堅定信心,穩步前行」的二十四字方針,在「三通」重重障礙之下,負重突破關卡,排除內部反彈,對於目光短淺之人或因私誤公之人,「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以時不我待之精神,對三通障礙逐一解套,這一關鍵之舉,對於島內總體正面效應與先生政治前景關係重大,還攸關臺灣在今後國際競爭中的戰略卡位。

二、先生在同一天也談到,自認是非常務實而有彈性的人,自己要「務實地解決問題,活用法條,而非死背法條」。你認為,三通問題「政府內部現在慢慢趨於一致,透過協商機制,內部意見已經整合得差不多了」,「兩岸三通可以考慮授權民間談判,政府可以主導,參與介入,但不必一定站在第一線。

不過,我們必須堅持三項原則,不能被矮化、地方化、邊緣化。和平、對等與民主,是非常重要的。但在實際作為上,可以務實彈性地調整。」我們一致認為,先生這一系列構想,是突破兩岸僵局的好辦法。但這一切之成功實施,尚有待於兩岸政治氣氛的改觀,否則還是一廂情願,孤掌不鳴。

說到底,這一政治氛圍的根本性改善,必賴於先生劍及履及,履及即是於近期內坦然提出「領土一中」。大陸方面當前可以「放一千,丟一萬」,惟獨「一中」已公諸於世,絕無更張之可能,所以全方位盱衡「六維」,今日正是先生堂而皇之宣示「領土一中」之絕佳時機。先生大約和本人一樣,已詳盡獲知大陸目前這一階段對於兩岸關係處於最寬鬆的時候,原因大家心知肚明,無須明言。

北京一再重申「只要在一個中國原則下,什麼問題都可以談」。所以本人不知先生對於「領土一中」究竟如何體認,亦欲詢問及先生,是否可於今年夏秋之交時節正式昭宣「領土一中」,本人與先生心心相印,因之敢問先生,對於這一宣示,尚有何顧慮?度測可能發生的杯葛點何在?是否亟需尋找一個宣示「領土一中」之由頭?之一由頭是否需要磋研,抑或由本人協助獲取?只要「領土一中」從我國家版圖上看,大陸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臺灣也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港澳亦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中國即是一個「大四合院」,由大陸、臺灣和港澳四區組成,一經宣示這一顛撲不破的「領土一中」大原則,兩岸即可複談。

「一個中國」之後是「一家兄弟」,亦即關係正常化。至於第三步「一統中國」可穩健動作,原則上待到2011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自然瓜熟蒂落。一俟兩岸關係正常化,己方之一切絲毫不會受損或減少。而己方需要和缺乏的,我們可以提出要求,空間無限廣大,以我之長項對彼之短項,起碼如探囊取物,己方之困厄短缺將可大為補誒紓解,大陸的資源和市場我方可充分分享。正所謂「臺灣原有的照樣有,大陸有的臺灣也可以有」。我們在佔有第一手資料的基礎上分析,今天大陸對於兩岸關係正常化迫不及待,正是兩岸和平談判五十三年來的未有良機。這一情勢不可誤判,亦不可「稍縱即逝」。

古人云: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任何事物均是一利一弊,然則「兩害相權取其輕,兩利相權取其重」,才是智者之道。講經濟的還是講政治,「政治是統師範,是一切經濟工作的生命線」。官場如戰場,商場如戰場,這裏需要科學、真理和正義,也需要政略與謀略,及時與適時宣示「領土一中」不可徬徨,因為內中利遠大於弊,作為下棋的人,怎可不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將大利盡收囊中。先生應確立「捨我其誰」的氣概,以「成功必須在我」之新理念,義無返顧地邁出這決定性的一步。

三、蔡英文教授認為:「一個中國是一個議題,我們必須處理,不能逃避」。她指出:「一個中國代表什麼,它對現有的民主自由會帶來什麼風險,在沒有看清楚它所代表的內涵的情況下就接受它,對臺灣人民是很大的風險」,我們現在提出的「一中」是「領土一中」,亦即「自十九世紀中葉以來,中國始專指我國家全部領土,不作它用」,這「領土一中」是一個千真萬確的科學定論。「兩岸之和即為中國」,這是從領土上來界定中國之定義,是一個普遍真理,凡我華人華裔均可心悅誠服,從歷史、地理、法理、文化和血緣上論定,兩岸自然是「一個中國」,由於「領土」一詞內蘊上述因素,我們以「領土一中」界定「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天下人應該無不頷首認同。

然而從另一層面看,亦即從行政權力看,至今五十三年來,兩岸一直同時存在著兩個完全不相隸屬的主權政府,且各自在其效掌控區域內行使行政權。這樣,科學嚴格且實事求是地說,從領土層面上論說,天經地義地是「一個中國」。從行政權這一角度看,現實又活生生地於兩岸並存兩個合法政府。那麼,既然大陸方面的不可退卻的「底線」是「一中」,按照大陸江、朱、錢的近期告白,已經於言辭中透露出「領土一中」之意味,我們可直接宣示「領土一中」,明確提出一個精當概念,功勞自在我方。這樣,行政權層面我雖然不說,雙方亦心照不宣。

有了「領土一中」,雙方皆大有臉面,皆大歡喜,何樂而不為?正所謂,「領土一中」後,「海闊憑魚躍,天高任我飛」,一通百通,下面的經濟、文化、科技、貿易利益將源源而至,這一時機,智者告訴我們,應該而且必須就在今年夏秋之交時節。

四、先生當明確認識大陸的「質變」。據大陸中國新聞社報導,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魯志強在亞洲開發銀行第35屆年會上指出,大陸居民收入的基尼係數已由1980年的0.33迅猛擴大,1994年突破警戒臨界點0.4,目前已超過0.45。他認為,大陸民眾對收入分配現狀已經產生不滿,特別是對高收入者的部分高收入不認同,其中70%之上的人認為,貧富懸殊已經影響社會穩定,對於依靠行業壟斷的不合理高收入以及貪汙腐敗、權錢交易等違法收入強烈不滿。如此等等。扭轉大陸目前「積重不返」的契機,是兩岸「三通」、關係正常化並引進民主機制。拙作《中國論》引起先生與教授的共鳴,同時亦引起大陸領導人的極大興趣和重視,江對此文大加褒譽,認為「讀來很興奮,也很吃驚」,「說出了我的心裡話」。

如此看來,兩岸領導人均贊同關係正常化,並最終「一國一制」地和平統一,我們目前可以認知,江先生亦認同在大陸實現政治民主化。這樣,我們以「和平」、「包容」、「理性」的價值觀評價大陸,其深刻變化是令人咋舌的,近24年來的「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結果是「萬變已離其宗」。「臺灣的今天就是大陸的明天」,我相信,只要臺灣不停頓地進步,大陸也會「以弟為師」,不斷變化和進取。有一例即可充分證實這一點:大陸一位兩岸關係方面的「權威」,本是「左派」,近日也公開宣稱:「隨著兩岸形勢的變化,兩岸間的矛盾性質也已發生根本變化。兩岸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之爭,已轉化為非對抗性的人民內部矛盾」。

所以,只要己方一經宣示「領土一中」,兩岸即可進入「共識期」,指導思想為「一個中國,領土表述」,只求這一點,其餘問題保留模糊與彈性空間,以便建立共信。這一階段之後,旋踵便是「一家兄弟」的互信期,「三通」打開,兩岸大利,臺灣尤益,指導思想為「一國兩治,和平競賽」。至於統一期的「一統中華」階段,待等水到渠成日,所有之「堵塞」一律變為「疏導」,各得福報,共創雙贏,迎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我輩亦俯仰無愧天地,快哉矣!

五、「領土一中」一經昭示國人與世人,兩岸關係自進入一片全新的天地。「領土一中」、「一家兄弟」、「和平共存」以及「和平統一」的內涵深入全體國民之心田後,必須繼之以「法」,進一步保證上述計劃依「軌」而行。這樣似可於2003年或2004年召開「大中國國民代表會議」,研究和制定「兩岸基本法」,這一「大法」現在應列入兩岸的議事日程了。

六、先生於8月1日擔任黨主席後,應毫不遲疑地下大氣力加強文宣力度,政黨政治與民主化政治是「筆桿子出政權」,作為「票選」,必須以大力度的文宣當作「開路先鋒」。這一點先生當曲突徙薪,從速組建自己的「蘭德公司」,組建最高品位的「智庫」,創辦自己的最高質量的平面媒體。
綜上六點建言,本人一片丹心可對天,不為名,不為利,只為了臺灣的福祉,為了中華民國的未來,為了中華民族的振興,為了兩岸關係的正常化。說一千,道一萬,兩岸關係的正常化必須解決「一個中國」議題。如果,兩岸不分別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而如西元四世紀時中國「劃江而治」的兩個對等政權晉和魏,或如西元十二世紀的南北分治政權宋和金,大家就容易明白了,中國是指神州大地,亦即我國家土地,而政權是兩個朝廷晉與魏或宋與金。

正如1898年的「百日維新」,慈禧太后忽然發醒「變法實乃不亡中國,而亡大清」,即是其明白大清是一個政權,一個朝廷,而中國是指華夏大地,永遠屹立於世紀之東方,乃是「我國家全部領土」,永世不會消亡。這樣,我們把「中國」視為「領土一中」、「文化一中」,就可以從心裡認同「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這是一種認知,一種感悟,一種讚譽,而兩岸自是兩個政治實體,「不為堯存,不為桀亡」,實實在在並立於海峽兩岸。

如是,「一個中國」的議題解決了,雙方的面子都有了,那麼即應務實地談判「裡子」的事項了複談,達成關係正常化;再深談,達成兩岸關係全面正常化。如此一步一步地依循「人間正道」走下去,兩岸懸疑之議題當可一個個破解,中國的「積重難返」之重重困境,亦可一個個破解,中國人的前景自然鳳飛鸞翔,與日月同光。作為這一千載不逢歷史大潮的弄潮兒兩岸之領導人,可謂生逢其時,正是建大功立大業之最佳時機,萬萬不可錯過!

書不盡言,願聞明教

順致
政祺

楊本華
民國九十一年中秋節

作者: 中國 為公黨

中國為公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