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江澤民主席的八點建言

致江澤民主席的八點建言

尊敬的江主席勳鑒:

本人盱衡目前種種情勢,特做八點建言,供您參考與權衡。

一.我反復研讀了您今年3月8日參加人大臺灣代表團審議時的指示:經過兩岸同胞的多年努力,兩岸各個領域的交流與合作取得新的進展。求和平、求安定、求發展是臺灣社會的主流民意。搞「台獨」必然帶來災難,實現兩岸關係的正常化才能共圖發展、共同繁榮,這已經成為兩岸同胞的共識。

您還對「一中」做了闡釋:「我們要求臺灣當局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就是要承認兩岸同屬一個國家,承認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為實現兩岸的和平統一,儘快進行兩岸談判,是我們一貫的主張。只要臺灣當局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就可以重開兩岸對話與談判,我們歡迎他們來大陸談,同時,我們也可以到臺灣去。」

您入木三分地指出:「合則兩利,通則雙贏。大力發展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實現兩岸直接『三通』,有利於兩岸經濟的共同繁榮,符合兩岸同胞的根本利益。面對經濟全球化趨勢和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兩岸同胞應攜起手來,抓住兩岸經貿關係的發展,實現兩岸直接三通。」

您最近的這次講話,又一次為海峽兩岸僵局的破解和實現關係正常化劃定了方向。作為一名關注和研究兩岸關係的學者,我真切感悟到您這次簡言中蘊含的大義,使我有所感悟。

二.家父楊訓偉,早年作為中國空軍飛行員,在抗日戰爭中,獨機轟炸日寇,榮膺「抗日英雄」武功狀,從小我就接受愛國主義熏陶,接受祖國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民族英雄們「愛國如饑渴」和「盡忠報國」的思想,始終鞭策著我,我執著地認定「祖國的利益高於一切」,恪守「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福禍避趨之」的理念。

1970年,我還不滿20歲,即投身海外赤子發起的「保釣」運動。1989年底,我回到祖國大陸,在投資創辦企業的同時,潛心鑽研兩岸關係的情勢,積極推動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多次奔走於海峽兩岸,以綿薄且不懈的力量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的進程。

三.自從1987年以來,兩岸關係的堅冰被打破,開始有了交往,但政治僵局始終未有突破。究其根源,最根本的癥結在於對「一個中國」的認同。以往的傳統「正朔」意識,「一中」非此即彼,因而各說各話,思維南轅北轍,認知大相逕庭,所以難以形成共識。

「九二共識」是一個飛躍,但第一由於沒有文字在案,「各自表述」,空口無憑;第二,這一共識未能就「一中」進行詮釋定位,所以「有懈可擊」,徒起紛爭。我認為,十年已過去,我們不妨「重打鼓,另開張」,「渡盡十載兄弟在,相逢從容定一中」。臺灣當政人士常自問自:「何為一中?」、「何謂一中?」他們認為「一中」並沒有一個科學且令人信服的定義。也就是至今尚沒有「雙方均可接受的一個中國內涵」。這樣,臺灣方面一直看不清「承認」什麼樣的「一個中國」,貿然宣示「一中」後不知會帶來何種振蕩。因而他們心中沒底,徬徨不決。

我這一兩年來一直在苦苦思索──如何給予兩岸之間中國人一個明確、科學且令人非常信服的「一中」定義?我國的文明史已逾五千年,在這五千年中,生活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的中國人大約超過100億之數。但始終未有一本專著或者一篇體大思精的文章專門論說「中國」──古代的中國有幾種界定?我們這塊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在清代康雍乾時期「北至恰克圖,南至團沙群島,西至蔥嶺,東至庫頁島和外興安嶺」,總面積大約1300萬平方公里領土,什麼時候不再叫作「大明國」、「大清國」,而是稱為「中國」?這一大「中國」是哪一位先哲命名的?哪一年命名的?在哪一本書裏命名的?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一旦認真詢問起來,幾乎人人都不清楚。我做了一次社會調查,找來10幾名北大學生,詢問他們,我們這塊千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什麼時候叫作「中國」?大家均瞠目結舌。有兩人言道:應該是1912年1月1日,孫中山先生在南京成立了中華民國,簡稱為中國,從此我們這塊熱土叫作了「中國」。那麼實際上,19世紀中葉之後,我國很多書籍和文章已將我國稱作「中國」,太平天國、洋務運動,尤其是在戊戌變法和辛亥革命中,許多鬥士學者都自豪地使用了「中國」這一專有名詞,專指「我國家全部領土」。

於是我認為,只有明晰了什麼叫「中國」,才能知道什麼叫「一個中國」。這樣,我下大氣力翻閱圖書典籍,收集報章雜誌,經過近一年的勤苦寫作,終於撰著出了《中國論》。這篇文章共分十大部分展開論述什麼叫中國,什麼叫「一個中國」。今年2月,在澳洲雪梨舉行的「中國和平統一與世界和平」大會上,本文收入了「會議論文集」,引起了極大迴響,人們紛紛爭閱此文。隨後本文又於香港《海峽》雜誌等海外報刊發表,引起如潮好評。據悉,陳水扁先生在書房中讀完了這篇文章,並將《中國論》中的重點段落勾劃提煉出來,發給屬下閱讀。

因此,我個人認為,本文中,什麼叫中國?「十九世紀中葉以來,中國專指我國家全部領土,不作他用」的「中國」定義,是客觀、科學和求實的。這一中國的定義是每一個中國人,包括華裔、華僑及全世界華人均可心悅誠服的。有了「中國」的定義,「一個中國」自然明確昭示──地球的東方只有這一片土地,所以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以術語表示如下:「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祖國大陸與臺灣都是中國領土的組成部分。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而且自1949年迄今,中國的主權和領土未曾割裂。因而祖國大陸與臺灣,從歷史、地理、法理、血緣和文化上論定,天經地義地同屬一個國家。」

四.江主席,我反復研討海峽兩岸的歷史與現狀,個人以為,兩岸的關係運作似應採取「三個步驟」。第一步即是臺灣方面於適當時候和場合,提出「領土一中」的宣言,其實領土的概念不僅是一個國家的領地、領水、領海、領空,內中也含有主權意義。「領土一中」指的是大陸和臺灣共同構成「我國家全部領土」,亦即主權和領土沒有分割,也不容分割。預期臺灣方面在可預見將來會宣示:從領土定義上判定,大陸與臺灣同屬一個國家。這就與江主席3月8日的講話吻合了。

有了臺灣方面昭示的「領土一中」,大陸方面保住了「一個中國」的底線,兩岸應毫不遲疑地複談──汪辜會談。再談──由錢其琛副總理與臺灣對應官員談。深談──江陳會談。這一會談可由江主席往訪臺北,亦可請陳水扁先生來北京。這一深談後兩岸關係即邁入第二步──關係正常化,也就是布希總統所說的「和平解決」。這樣,兩岸馬上全面「大三通」,進入熱絡的經貿交流、文化交流、科技交流,在「一個中國」的大原則基礎上,「一家兄弟」全方位溝通、整合與交流;在「一個中國,兩岸兩區」的框架下,我們雙方不僅要把經濟和事業做得龍騰虎躍,還要進行文字統一和貨幣統一──大陸與臺灣以及港澳地區向著單一貨幣體系「華元」邁進。

經過若干年的「和平統一,維持現狀」的手足情深的交流與整合,一國兩區、兩岸四地──大陸、臺灣暨港澳在經濟上已經融為一體,在現代化進程中,政治體制經過不斷改革後,也必然會漸趨一致。這樣,我們就可邁入第三步──一統中國。這個時間大約應在2011年,也就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兩岸即可以在一個統一國號下完全統一。

這統一是一勞永逸的,統一後的中國文明、民主、昌盛、富強,實現了中國人民千百年的夙願。我們這一代人有幸趕上了中國歷史上這一真正地覆天翻的十年,中國在進步中走上統一的康莊大道,向著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進擊!在從「一個中國到一統中國」的十年中,我個人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中應寫明海峽兩岸「領土一中」,明確「一個中國」概念,同時將「和平統一」寫進憲法。這樣,臺灣人民以及關愛祖國的華裔自然安心舒眉了。

總之,在不遠的將來,中國的完全統一是必至之事。一個中國、一家兄弟、一統中國是三部曲,只要有了「領土一中」,就有了「一個中國」。有了「一個中國」就有了「一家兄弟」,兩岸關係正常化,攜手奔向全面現代化,漸次走向中華大一統!

五.我反復拜讀了您於2001年12月18日,在中國文聯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和中國作協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所作的重要講話。您在這次講話中說:「人類已經跨入了新的世紀。本世紀中葉,我們將基本實現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到那時,一個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中國,將屹立於世界東方,中國人民將對人類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這是近代以來中國人民一直為之奮鬥的歷史使命。一切有志氣、有理想、有抱負的中華兒女,都為能夠投身於這壯麗事業而感到自豪。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僅需要發達的物質文明,而且需要先進的精神文明。實現這兩個文明的協調發展,是我國社會全面進步的必由之路。」

您還談到:「當今世界激烈的綜合國力競爭,不僅包括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等方面的競爭,也包括文化方面的競爭。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的深入發展,引起世界各種思想文化,歷史的和現實的,展開了相互激蕩,有吸納又有排斥,有融合又有鬥爭,有滲透又有抵禦。總體上處於弱勢地位的廣大發展中國家,不僅在經濟發展上面臨嚴峻挑戰。在文化發展上也面臨嚴峻挑戰,保持和發展本民族文化的優良傳統,大力弘揚民族精神,積極吸取世界其他民族的優秀文化成果,實現文化的與時俱進,是關係廣大發展中國家前途和命運的重大問題。」

這一講話十分深刻,我們作為海外赤子,作為無限熱愛祖國的炎黃苗胄,由衷希望祖國萬事大吉,希望祖國與時俱進,與世俱進,一切都好,越來越好。我非常贊同江主席關於「以德治國」的真知灼見。其實,「以德治國」就是要在全民中發揚光大中國精神。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在向全面現代化的發展進程中,堅定不移地大力弘揚本國的民族精神,通過對傳統民族精神的重新闡釋,確立社會成員的民族意識,從而使國民增強自信心和開放型現代化觀念。

因此,發達國家在走向現代化和實現現代化之後,他們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不是喪失了,而是更為強化和昇華。從某種意義上說,正是這些民族精神,使發達國家的內部凝聚力得以空前的發揮,從而有效地促進了這些民族較早地實現了現代化。

災難頻仍的近代中國,由於急劇的政治變動和某些特殊的人為原因,遲遲不能完成現代化的轉化,今天中國社會的各個方面,尤其是經濟領域,較之中國傳統社會大為改進,甚至有了天壤之別,但是從整體上看,依然與世界先進國家存在極大差距,在中國整個社會的天平上,現代化的比重顯然尚屬微薄。個中深層次原因究竟何在?

1924年,孫中山先生在談到怎樣才能恢復我們民族的地位,怎樣才能使中國完成現代化的轉化時,講過一段發人警醒的話語:「中國從前是很強盛很文明的國家,在世界中是頭一個強國,所處的地位比現在的列強,像英國、美國、法國、日本還要高得多。因為那個時候的中國,是世界中的獨強。我們祖宗從前已經達到了那個地位,說到現在還不如殖民地,為什麼從前的地位有那麼高,到了現在便一落千丈呢?此中最大的原因,我從前已經講過了,就是由於我們喪失了民族精神,所以國家便一天退步一天。我們今天要恢復民族的地位,便先要恢復民族的精神。」

恢復民族精神是我國強盛的必由之路,那麼我們首先應清楚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的確切內涵。所謂民族精神,就是一個民族在其成員身上留下的「胎記」,是在思想意識與行為方式等層面的歷史積澱。這樣,我們今日應該恢復的民族精神到底囊括哪些內容?中山先生當年談到這一問題時強調指出「兩原則」:一是應該恢復「我們舊有的道德」,二是應該恢復「我們固有的智慧」。

中山先生認為:「所以中國從前的忠孝仁愛信義種種的舊道德,固然是駕乎外國人,說到和平的道德,更是駕乎外國人。這種特別的好道德,便是我們民族的精神。我們以後對於這種精神不但是要保存,並且要發揚光大,然後我們民族的地位才可以恢復。」

至於恢復中國「固有的智慧」,也就是恢弘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也就是我們祖祖輩輩建立起的一整套知識體系──「三綱領,八條目」──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以及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我們這樣做了,我們的統一大業和現代化進程必定會早日完成。

六.就我個人的調研和瞭解,數典忘祖的台獨分子自己也知道「台獨」是「癡人說夢」,他們不過是抱著「試一試」和「撞大運」的心態,這「一小撮」人「灰飛煙滅」是遲早的事。他們自撰的「台獨」文章,漏洞百出,根本站不住腳,連他們自己看了也不相信。有識之士看了更是啞然失笑。所以從表像上看,一段時間以來,臺灣雖然有統獨之爭,由於人人心知肚明──「臺灣沒有一絲一毫獨立的理由」,因之這個「統獨」之爭目前實質上已是庸人自擾了。

所謂「柔性台獨」,充其量不過是一種「緩兵之計」,目的還是為了增添對大陸的籌碼,希望提高臺灣的「級別」,希望「不獨不武,維持現狀」,希望兩岸關係確實正常化。因此,我認為只要陳水扁先生宣示「領土一中」,兩岸應立刻複談。這一對話已迫在眉睫,因為今年是兩岸加入WTO的第一年,兩岸之間許許多多帶有政治性的經濟議題已浮上臺面,必須刻不容緩地予以解決,「早解決,多受益;晚解決,少受益;不解決,皆失利」。

要想迴避兩岸政府間的接觸必然愈來愈不可能。要想建立兩岸經濟合作機制,也必須與民進黨政府切實洽談,一些個人和團體即便再身體力行,也完全不會形成什麼「機制」。所以,海峽兩岸的統一要假以時日,而關係正常化應該「畢其功於一役」,於不遠的將來完成。

陳水扁先生在他的書房中,懸掛著兩韓的金大中與金正日握手的照片,他親筆題寫「兩韓能,臺北和北京為什麼不能?」的字幅,這是他真實心情的表露。由於兩岸分隔53年,因而價值觀念、思維模式與行為方式均有較大差異,因而「欲速則不達」。陳水扁先生深知這一差異,所以他主張循序漸進。

去年我到河南許昌的陳氏宗祠,將一組照片寄給了他。他欣然接受。不久前我作了一首歌詞,名字叫作《我是臺灣人,我是中國人》,內中有兩句話為「祖先從大陸渡過黑水溝,來到臺灣拓土開疆」。這本是陳先生談話中的話語,但我們均不知道「黑水溝」在哪裡,當電詢陳先生時,他來電告知了我們,言簡意賅,思祖情真,所以我願意以自己的學識和對於兩岸關係的翔實研究,為兩岸複談、關係正常化,乃至最終統一而矢志不渝地奔走、粘合、呼喊!

七.4月7日,您在德國參觀波斯坦會議舊址時,充滿信心地說:「中國的統一大業一定會早日實現。」對此,依據海峽兩岸目前的實際發展前景,我們有志於獻身和平統一事業的人士深信不疑。對於兩岸關係的拓展步驟,我已向您作了彙報。作為祖國大陸的最高領導人,站立在戰略和政略發展高度,您認為近一段時間以來,兩岸應如何互動,具體相互因應的舉措有哪些,每一步大的善意回應的時間如何確定?我個人應該在哪些方面更為深入地行動?以上希望聆聽江主席的指教。

八.1944年8月20日,美國援華抗日的空軍58聯隊,出動88架B-29轟炸機,從成都基地起飛,直達日本九州八幡鋼鐵基地,成功地轟炸了鎖定目標後,71架返航。其中一架編號為42-6286的B-29飛機,在即將到達基地前,不幸燃料耗盡,墜毀於四川大邑縣的西嶺雪山,機組11人全部殉難。家父在二戰中是「飛虎隊」的飛行員,由此,我對於中美在反法西斯戰爭中這一段友誼格外珍視。當我聞聽友人講到西嶺雪山之上曾發現過美機殘骸後,我即下定決心,一定要尋找到這些遺物,以之為推進中美兩國人民友誼的紐帶。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唐代「詩聖」杜甫在成都居住時,曾這樣形容西嶺雪山。我帶領由我組建的「華藏山社」登山探險隊,於去年8月登上了巍峨的西嶺雪山。在15天艱苦卓絕的登山搜尋過程中,道路險惡,陰雨連綿,我們每個人全身透濕,饑寒交迫,但為了一個共同的理念,我們咬牙前行,堅持、堅持、再堅持,所幸的是,我們終於找到了這架飛機的大量殘骸,並且已經運到了北京。5月16日,我們華藏山社將這些珍貴文物並其他附屬品,捐贈於中國革命博物館。

專致

安祺

楊本華

二OO二年清明時節

致江澤民先生函

——就《我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歌曲

尊敬的江主席勳鑒:

我是一名美籍華人學者,生在臺灣,長在美國。十三年前懷著報效祖國的赤子情愫,來到祖國大陸。這期間,我走遍了祖國的大好河山,深感父母之邦壯美偉大,堅定了我在從事公益事業的同時,致力於推進中國和平統一的工作。近幾年來,我往來奔波於海峽兩岸,考察調研,撰寫了《中國論》等若干篇探討和平統一的文章,並出席了愛國同胞組織的「全球華僑華人推動中國和平統一」的柏林、東京、雪梨大會,結識了有志之士,更喚起我傾全力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信心與決心。

臺灣自1999年7月9日,李登輝提出「兩國論」以來,至今三年多,兩岸關係一直陷於僵局,兩岸關係正常化與和平統一的進程備受阻礙。由於人所共知的原因,近兩年有餘,一小撮迷途不知返的台獨分子,不但否定「一個中國」,甚至數典忘祖,利令智昏,拒絕承認自已是「中國人」,公然鼓噪所謂「臺灣正名」和「去中國化」政策,著力標榜「本土化」的口號,以售其奸。尤其是近一段時間,那些台獨分子挑動省籍矛盾,製造社會紛爭,並且不遺餘力地大搞「漸進式台獨」。這一系列逆施倒行,不僅導致兩岸關係難以穩定,關係正常化難以實現,而且可能引發新的危機,同時也造成臺灣社會的分化、對立和不安。「南山可移,一中原則不可移」。事實證明,一個中國原則是兩岸複談,進而發展兩岸關係,實現共同進步和繁榮的基礎。任何違背一個中國原則的言行,必然給中華民族帶來危害,其中臺灣同胞的切身利益更是大受戕害。

儘管為數不多的「台獨」分子做浪興風,但是求和平、求團結、求安定、求發展,仍然是臺灣社會的主流民意和絕大多數同胞的真切願望。當前,廣大臺灣同胞正在以大力促進兩岸經貿合作,廣泛開展文化等各項交流的實際行動,表達這一主流民意和內心祈盼。鑒於我對於臺灣社會比較詳盡的瞭解,能夠充分理解臺灣同胞在近一百零七年來,特殊歷史背景下形成的複雜心態,同時也觀察與思考著兩岸關係的繁複變化。有一點可以斷言,無論情勢多麼錯綜迷離,兩岸關係的基本格局和發展趨勢沒有改變,也全然不會改變。因為人人內心深處都有一桿秤──兩岸合則兩利,通則雙贏,可以共用一個中國的國際尊嚴,求得和保證永續發展。分則兩損,徒讓外國叵測勢力居中漁利。而且人人也都明晰──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從領土權上看,祖國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國家,兩岸之和即是一個完整的中國,中國的主權與領土完整不可分割。這一理念和原則,也是中華民族世世代代崇尚的最高價值觀念。有了這一共同不渝的體認,兩岸關係的發展就有了基礎,兩岸政治談判就有了基礎,兩岸關係正常化就有了基礎,祖國和平統一就有了基礎。

尊敬的江主席,為使這一認知與理念能夠普及,能夠生動有力地深入臺灣同胞的心田,經過近一年來的反復醞釀、構思和修改,憑藉著滿腔的愛國激情,我創作了歌詞《我是臺灣人,我是中國人》,並且已經延請作曲家為這首歌詞譜寫了曲子(歌詞並譜曲後的錄音帶一併奉上)。這一歌詞言簡意賅,情真意切,通過臺灣與祖國大陸血肉不可分的親情訴說,生動而形象地闡明了「領土一中」和「血緣一中」,論述了臺灣人天經地義地是中國人,是中華民族的組成部分,是中華兒女的一部分,是黃炎苗胄的一部分。歌曲韻律鏗鏘,朗朗上口,曲調優美,易於傳唱。

尊敬的江主席,您作為精通音樂藝術的思想家和政治家,深切理解一首「戰歌」的意義,它不亞於千軍萬馬,有時甚至勝於雄兵百萬。一旦萬萬千千的臺灣同胞和全球華僑華人,都唱吟起這曲揭櫫了真理、昭示了科學,凸顯兩岸人民「同祖同源同胞情」的歌曲,那麼,「一個中國」的原則必然「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更為深入人心,同胞們的親和力與親情感空前增進,「台獨」分子則「聞歌落魄」。我常想,前幾年您曾指揮了合唱《畢業歌》。這首創作於抗日戰爭伊始的歌曲,在那救亡圖存的年代,鼓舞和鞭策了無數中國青年,投筆從戎,奔赴抗戰前線,打擊日本侵略者。「同學們,大家起來,擔負起天下的興亡!」的雄渾詞曲,至今仍縈繫於我輩之腦海,不敢或忘愛國愛民族。您多次指揮的萬人齊唱《歌唱祖國》,至今五十三年來,始終傳唱於長城內外,響徹大江南北,激勵著全體中國人自強不息,合光同塵,誓將偉大的祖國建設成為天保九如的強國。

尊敬的江主席,您在今年3月8日參加九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臺灣代表團的審議時強調指出:「臺灣同胞具有光榮的愛國主義傳統,是發展兩岸關係的重要力量。我們充分理解臺灣同胞實現當家作主的願望。我們將繼續大力推進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等各個領域的交流。」所以,我認為目前傳播和推廣《我是臺灣人,我是中國人》這首歌曲是極為適時的。有鑒於此,我懇請您在審聽並教正過這首歌曲後,能夠批示到有關部門,將這首歌曲安排到今後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唱。那麼,這首第一次抒發兩岸同胞血濃於水親情的歌曲,必然很快傳唱於華夏大地,傳唱於海峽兩岸,傳唱於全球華僑華人之中。這對於「一個中國」原則更廣泛地植根於臺灣民眾的心底,對於祖國和平統一大業,必將產生潛移默化且影響深遠的作用。

書不盡言,佇候明教。

順致

秋祺

楊本華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

作者: 中國 為公黨

中國為公黨

《致江澤民主席的八點建言》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