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個中國到一統中國

由一個中國到一統中國

——我的八點建議

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絕不存在兩個中國,這本是歷史常識。近日,山西晉南出土了堯舜時代的城市遺址,把中國可考歷史又上推了一千年。由是,近五千年來,中國從來就是一個,無論「分久必合」,還是「合久必分」;無論「戰國七雄」,還是「五代十國」;無論「三國鼎立」,還是「遼金宋元」,統一始終是泱泱中華「開國五千年」的主流,分裂時間不足中國文明史的八分之一。而且歷史上的九次分裂,每次均在不太長的時間內複歸統一。

不論華夏一統,亦或短暫分裂,中國還是中國,充其量不過是「一國幾號」或者「一國兩號」,朝代可以改換,而中國巍然不動。1949年之後,中國版圖在歷史上第十次分裂,但在這五十一年中,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亦是台海兩岸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共識。

一個中國是不容置疑的史實,一個中國是不可更改的原則。這一點中共作為大陸之執政黨自然斬釘截鐵,理直氣壯。國民黨曾執大陸牛耳三十八載,後敗退台澎金馬,又執政五十一載。在國民黨政權制定的「國統綱領」中,明確昭告,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建立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國。5月17日,國民黨代主席連戰在黨中常會上又重申,兩岸曾達成「一個中國,各自口頭表述」的共識。他呼籲雙方遵循已建立的共識基礎,恢復良性對話。他對「台獨」嗤之以鼻,不屑一顧地指責,「所謂台獨主張,毫無意義」。陳水扁先生在「五·二○」演說中,提到不會宣佈「台獨」,不會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會推動「統獨公投」,表示沒有廢除「國統綱領」和「國統會」的問題,但同時又附加了條件。對於全體中國民眾暨世人普遍關注的「一個中國」這一關乎「和戰」之原則問題,又採取了一種迴避態勢,將其描摹為「未來」的。如是,陳先生侃言之「善意和解」是蘊藏極不穩定因素的。所以,「一個中國」原則在「一國三方」之民進黨方面,還是有不容忽略的「麻煩」。

「一國兩號」是近五十一年來台海兩岸關係科學的定位。郝柏村先生在任閣揆時,對於一個中國的解釋是「過去是一個統一的中國,現在是一個分裂的中國,將來仍是一個統一的中國」。他認為,1949年以來至今,「兩岸是一個分裂的中國,或是一個中國兩個政治實體」。所以他說「一個中國本來就是我們的立場」,「在此原則下,兩岸和平共存,和平競爭」。這就是對「一國兩號」理性而現實的詮釋,說得真誠,說得感人,說得到位「我們因主張一個中國而生存、發展、繁榮、壯大,為什麼要放棄呢?」

中共方面信誓旦旦地講:「我們一貫主張通過兩岸談判,實現國家統一。在一個中國原則下,兩岸完全可以找到平等談判的適當方式」。「我們一直不提用中共對地方的名義進行兩岸商談。事實上,1992年開始的海峽兩岸關係協會與臺灣的海峽交流基金會的商談,就一直是在平等的地位上進行的。應該說,兩岸平等談判並不存在問題」。

這是中共對於兩岸關係的集中闡述,透過字裏行間,也應該說,中共在「靈魂深處」還是認可「一國兩號」的,這是歷史唯物主義的態度。正視現實,尊重歷史,就必須擯棄「極不情願」的心態。哲學的一大要義是「透過現象看本質」,明眼人透過中共方面近年來的種種表述,不難看出其是默認「一國兩號」這一真實存在的,若讓其「口頭表述」,尚需假以時日,水到自然渠成。因為「一國兩號」是對台海兩岸關係唯一之科學定位。

有哲人言:必須有勇氣正視無情的真理。「一國兩號」講的是道理,目前中國的統一握於「一國三方」之手,無論每一方同意也罷,不同意也罷,它都是鐵的事實,是「兩岸談判」的基石,是「完全統一」的前提。那麼,遵從「一國兩號」的定位,並以此為起點,如何走向祖國確實的統一呢?「合抱之木,生於毫末」,遵循「把現實變成構想,再將構想化為現實」的「成功之本」,筆者殫精竭慮,萬里調詢,特提出下述八條建議:

一、為「一個中國」定義。

「一國兩號」是為台海兩岸關係所做的科學定位。那麼,當前「一個中國」又當怎樣定義呢?1998年,錢其琛先生以極大的彈性宣稱:「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能分割」。近日,中共又對「一個中國」做出新解,上述第二句話變為「臺灣與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而且強調「一個中國」指的不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中共對於「一個中國」涵義之底線,只要臺灣的新政府明確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兩岸就可以在這一「全新詮釋」的基礎上進行談判。這一關於「一中」之定義,亦為國民黨方面反復提出過,可見兩岸三方中,已有兩方贊同這一「新解」。

這一定義是理智的、科學的,是充分考慮現實而「出於中國心」提出的,是當前「一個中國」最為恰當的定位與定義。「台獨」終不可行。所以,臺灣新領導人審時度勢,理應放棄「台獨」基本教義,毅然決然接受這一「新解」,果敢地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如果臺灣新政府連這一立場亦「婉拒」,則中共方面大約無可退讓,將視其毫無誠意,再不會「對牛彈琴」,最終採取非和平方式解決臺灣問題。這一後果是每一位真正中國人要努力避免的。

二、迅即開展「兩岸政黨交流」。

在二十世紀中國歷史上,國共兩黨曾二度合作,擊垮北洋軍閥,戰勝日本軍閥,也是「老戰友」了。這次經過一人一票,公正、公平、公開的民主選舉,從興中會算起已有一百零六年的「百年老店」國民黨下野了,這一結果,對於國民黨和兩岸關係的進展未必不是好事,因為「壞事可以變成好事」。國民黨在臺上五十一年,兩岸關係已呈膠著狀態,必得有新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契機,方能解開。人們有理由相信,今後之國民黨必然全面「改組、改造、改革」,應當「四年生聚,四年教訓」,臥薪嘗膽,勵精圖治。在兩岸關係上,採取「相互尊重,追求統一」的立場,透過交流溝通,仍可繼續引導兩岸關係及其進展。

當然,兩岸政黨交流應廣收博納,各黨無論大小,一律平等。但兩位「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老戰友」之交往,凸顯空前重要。有不少分析家認定「國民黨已經垮了」,筆者不能苟同這一「傷心透頂」的論點,6月17日,在國民黨黨代會上,連戰先生被選為黨主席,他是一位「非不能為也,是不能馳也」的有見識、有作為的政治家,一旦擺脫羈絆,可逞「龍歸大海鳥入林」之志,在「和平統一,振興中華」上有所作為,甚至大展宏圖,亦未可知。總之,開展廣泛的包括國民黨、新黨等政黨與中共間的兩岸政黨交流,共商國是,尋求新世紀重興神州,再振中華之共識與良策。

三、百黨爭鳴,聯合反獨。

本世紀國共之兩次合作是成功的。當前,臺灣九十一個政黨中的愛國黨派,應由中國國民黨帶頭,組成最廣泛的反「台獨」統一戰線,並在愛國反獨的旗幟下,與中共結成同盟,共反「台獨」種種言行。首先,今年「九九」重陽節(西曆10月6日)國民黨率先組團赴陝西省黃陵縣,祭拜中華民族人文始祖「黃帝公公」,敬獻上「黃帝指南車」。「一個中國」共計一百個政黨(含國共及兩岸所有登記政黨)可自由參加這一盛典,海外之華人黨團亦可蒞臨。由此表明國民黨的民族意志、愛國精神和反獨情結;表明國民黨是中國國民黨,不會敗亡,而正在新生,正在振作,正在繼續實踐中山先生「和平、奮鬥、救中國」的遺願。國民黨這樣做了,不僅可重重「打壓」形形色色「台獨」的氣焰,亦可為中國之完全統一,為中國之復興騰飛,發揮重大且難以估量的歷史性作用。

四、組建「中華民族發展大同盟」。

考量世紀之交和千年之交的國際國內情勢,權衡台海兩岸當前之不確定因素,「統一祖國,振興中華」人人有責。所以,今年內應由兩岸四地(港、澳)和全球各國各地之華人政黨、社團及個人志願組成「中華民族發展大同盟」。大同盟下設若干職能部門,第一部門為「推進兩岸談判委員會」,功能與目標是促成在「一個中國」原則下,讓兩岸儘快坐下來談判,以期早日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第二部門為「祖國統一功勳獎評審委員會」,對於推進統一,遏止「台獨」等有卓越建樹之傑出人士,由此委員會授予「黃帝金尊獎」,並授予相應證書;對於猖獗「台獨」,破壞統一之徒,該委員會亦根據絕大多數委員之意見,授之「秦檜黑牌」以示懲戒,達到懲大惡揚大善之目的。倡導黃帝子孫爭當祖國統一促進派,為中華崛起而爭相建大功、立殊榮。頒獎地點應設在有象徵意義的黃帝陵或南京中山陵,惟願「秦檜黑牌」因無破壞中國統一的大漢奸而評之不出;更願「黃帝金尊」年年有民族翹楚昂然捧之!此外,還列有若干專業委員會,永永不窮,為和平統一而設計,而運作,直至中華一統日。

五、陳水扁應有所作為。

「一個中國」具有不可動搖的事實和法理基礎,臺灣和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臺灣的前途只有一個,就是和祖國大陸實現統一。以陳先生的聰穎,理應當斷則斷,順應歷史潮流,徹底唾棄分裂主張,首先以大智大勇喊出「一個中國」的呼聲,然後設立協調小組,凝聚朝野共識,沖淡民進黨固有的台獨色彩,制定新的兩岸政策,在與大陸認真溝通的前提下,在一個中國的原則基礎上進行對話,最終實現雙方高層互訪。政治上最高的技巧,是在最緊要的時刻,作出「大事不糊塗」的彈性處理。陳先生已有了初步的務實態勢,今後應設法與大陸頻頻接觸,進而組團赴大陸交流和溝通,並在不遠的將來開放「三通」。

六、國際敦促,息事寧人。

「一個中國」是鐵的原則,也是台海兩岸戰與和的唯一界限,是中共處理兩岸關係的底線。國際社會為了台海和平,應力促臺灣新政府儘早接受這一原則。尤其是美國與台海「和戰」息息相關,其向中共承諾的「三不」原則之一便是「一個中國」,因之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敦促臺灣新政府回到「一個中國」的原則和立場。當然,中國的事主要依靠中國人自己處理,我們並不期待也不需要美國全面介入兩岸爭端,但「兄弟狠鬩於牆,外人善言化解」,亦是「地球村概念」和「全球化思維」所必需的一環。

七、政治改革,實施民主。

大陸與臺灣「本是同根生」,都是中國領土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為什麼遲遲無法統一,甚至連政治談判都難以實現呢?原因是當事各方共同造成的,其中之一就是臺灣民眾揮之不去的恐共心理。這一長植於心之不信任感,不僅來自多年積蓄的宣教,而且來自真實經驗。

他們瞭解自1949年以來,祖國大陸發生過「鎮反」、「三反五反」、「肅反」、「反右派」、「反右傾」、社會主義改造、社會主義教育(四清)、文化大革命以及「四五」、「六四」兩次事件,所以形成根深蒂固的觀念,因而百分之七十至八十的臺灣民眾反對「一國兩制」。當然,多次民意調查亦顯示,死硬支援「台獨」的只占臺灣民眾的百分之二十左右,多數人均明白「台獨」是癡人說夢,是死路一條。絕大多數的臺灣民眾企望保持現狀為佳,傾向與大陸統一的約為百分之五。為什麼會有這樣一種心態,根本點在於大陸政治體制改革的滯後,在於民主政治步履緩慢。

中國當前的統一進程,最關鍵還是大陸的自身走向,最終還是要看大陸今後是否步入政治民主化,也就是說,大陸若切實遵循「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路線,走上全球經濟一體化,並全球政治一體化之大道,臺灣和大陸自然會「一國一制」地統一,也就是在「一國一號」下,實施「一國一治」。恰如汪道涵先生所言:「兩岸同胞共同締造統一的中國」。古人早有明訓:「臺灣者,中國之土也」,凡非漢奸,何可或忘!說到底,綱舉方能目張,大陸政治昌明是個綱,其餘都是目。凡我炎黃世胄,誰人不願做大中華國民,位列「世界五強」之一,二十一世紀可躋身全球四強或三強,最終雄踞首強。欲將此科學預言變為現實存在,政治民主化和經濟市場化便是雙翼。有此雙翼生於「醒獅」之身,可謂「如獅傅翼」,統一自是瓜熟蒂落,復興亦是水到渠成。智者云:「文則明,正則治,革故鼎新;德先生,賽先生,社稷棟梁。新世紀,新千年,雄飛宇內;國一統,民一心,不息自強!」

八、各界同欲,群策群力。

6月13日,朝鮮國防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日和韓國總統金大中舉行了會晤。朝鮮半島也分裂了半個世紀有餘,到底走在大中國前面舉行了首腦會談。「知恥者後勇」,朝韓之舉給強鄰做出了表率,吾儕當思齊,這便要「從現在做起」。在經貿方面,台海兩岸已跨越了大步,前不久一項調查表明,臺灣對大陸的總投資額已達三百五十億美元,在臺灣每年百分之七的經濟增長率中,來自祖國內地的收入已近百分之三。應該說,雙方之經濟雙贏已愈臻驕人。隨著三通的逐步開放,隨著雙方年內同入WTO,兩岸經濟可望首先納入一體化軌道。那麼在軍事上,本著「中國人永不打中國人」的和平這一最高原則,雙方由互信進而互動,創立「金馬福建和平區」,進一步建立「台海和平區」以及「兩岸特別交流區」。

此外,兩岸各業界作為同行,作為同胞,可以而且應該在「一個中國」到「一統中國」這段時間內充分溝通、密切交往。譬如,兩岸文學藝術界在坦誠交流後,可建立「海峽兩岸文藝界聯誼會」,在這一領域內進一步拓展「中國心,手足情」的空間。工商界亦可創立「兩岸工商界聯誼會」,互相支援,互相提攜,優勢互補。同樣,科技界、教育界、甚至軍界也可對口興建各自的聯誼會。譬如,軍界聯誼會可回顧兩軍聯合北伐,聯合抗日的輝煌業績。在北伐戰爭的主戰役處修築「北伐紀念碑」;在抗戰的主戰場修築「台兒莊抗戰紀念碑」、「忻口抗戰紀念碑」、「崑崙關抗戰紀念碑」等等。還可會同兩岸的民政部門,全面撫恤至今存活的兩軍抗戰烈士遺屬,慰問健在的兩軍抗戰將士。兩岸之青少年可由對口聯誼會出面,組織更多的寓教於樂的文體活動,譬如聯手舉辦「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知識大賽」。再譬如,為兩岸青少年恢弘愛國志氣,展開「一人一角錢,打撈致遠艦」的活動,不僅具有當前重大的愛國和統一意義,而且具有煥發民族久遠凝聚力的歷史意義。

目前,兩岸體育界當刻不容緩,旋即舉行兩岸奧會協商,向國際奧會重新申請中國之海峽兩岸共同申辦2008年奧運會。申辦口號莊嚴定為「一個中國,一個心願」。僅憑此一令世人動容之口號,中國必定順天應人,博得國際奧會正直委員之廣泛同情,申辦成功當在情理之中!

孫中山先生1912年祭黃帝陵的辭曰:「中華開國五千年,神州軒轅自古傳;創造指南車,平定蚩尤亂;世界文明,惟有我先。」中華民族兒女「皆是黃帝公公的子孫」,同宗同祖同源,五千年來,無論風雲如何變幻,無論如何改朝換代,無論如何縱橫捭闔,中國只有一個,中國始終屹立在世界東方。

所以「一個中國」原則沒有絲毫理由動搖,而且是兩岸關係的基礎。任何對於這一原則的挑戰,必然影響台海兩岸關係的穩定。我們相信,經過事實具在、無可辯駁的「文宣」,連美國等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明白並實行一個中國政策。中國人作為炎黃世胄,誰個若仍質疑「一個中國」,誰個若仍不願「一統中國」,誰個大約也就自甘墮落為漢奸矣!

蔣經國先生曾切切而言:「要把孝順的心,擴大為民族感情,去敬愛民族,奉獻於國家。」

對於諸先賢教誨,筆者銘記胸臆,未感一時或忘。茲特以拳拳赤子肝膽,不揣淺陋,提出以上八點建議,以之為祖國和平統一略盡綿薄心力。台海兩岸若不能和平,受害的是中國民眾,受傷的是民族元氣。只要在「一個中國」的旗幟下,兩岸的和平就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在「不急不躁」的平和心態下,如韓國金大中總統日前回到漢城時說:「站在對方的立場上理解對方」,向著「一統中國」邁進。

這樣,在同胞情意的驅策下,在和平之星的引領下,在文體、科技、經貿、演藝、教育等各行各業,兩岸之間,親密無間地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利互存,互依互敬」不可分割的一體化關係,以矢志不渝的堅定步履,踏上祖國完全統一的光明大道。如是,由當前「一個中國」原則為發令槍,行進到「一統中國」大致需要幾年光景?十年。我們有充分理由相信,2011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紀念日,必定是大中華一統之時!

一國兩岸

一國兩岸

兩岸、海峽兩岸、台海兩岸,這三個耳熟能詳的地緣名詞,每天大量見諸於報章講稿,凡涉及中國大陸和臺灣之事務,滿目皆是這三個詞句。不僅大陸人士與臺灣人士心氣相通地使用它們,國際間凡觸及中國大陸和臺灣的種種政治、經濟、文化、科技、軍事等事宜,無不反復展現這三種術詞。

「兩岸」,是世界對於中國大陸和臺灣的專門稱謂,已屬於專有名詞。說起兩岸,必指上述雙方,而不指向世界上其他任何地區。海峽兩岸,是中國大陸方面對於雙方的專屬稱謂。而台海兩岸則是臺灣各界同胞對於雙方的特指稱謂。由此可見,近五十二年來,雙方關係的定位,尤其是最精確的定位,或者說雙方及世人皆心悅誠服接受的定位,即是「一國兩岸」。

其實,雙方關係在祖國完全統一之前的定位,就在我們嘴邊,就在我們手邊,就在我們耳邊,而大家卻踏破鐵鞋無覓處。近十五年來,從雙方關係的堅冰打破之後,關注中國統一的人們,陸陸續續提出近百種有關雙方關係定位的提法,諸如「一國兩府」、「一國兩區」、「一國兩制」、「一國兩治」、「整個中國」、「兩德模式」、「一國兩國」、「一國兩體」等等,從未有一種提法為雙方大多數民眾所欣然接受,不是你不同意,就是我不同意,抑或雙方都拒之千里。

有哲人說:越是最熟悉的事物,越是容易被忽略。「一個中國」,這是鐵的原則,是中華兒女的心理底線。「兩個海岸」,亦即兩岸,相信每個中國人,甚至「地球村」的每一個公民,也自然而然接受這一現實。「一國兩岸」這是順理成章的現實,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公理」。

凝聚共識 增信釋惑

近年來,雙方權威人士對於「一國兩岸」已有精闢的闡釋。汪道涵先生提出:「一個中國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而是兩岸同胞共同締造統一的中國」。郝柏村先生對此言道:「過去是一個統一的中國,現在是一個分裂的中國,將來仍是一個統一的中國」。今年春節前夕,錢其琛先生在《兩岸同胞命運與共,復興中華》的講話中說:「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這是海峽兩岸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同基點,具有很大的包容性。我們主張的一個中國,是包括大陸和臺灣在內的一個中國。兩岸從交流走向統一,當然還有一系列問題需要解決,但只要承認我們同屬一個國家,那麼任何問題都可以討論」。臺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先生去年4月29日指出:1992年兩岸達成的「一個中國,各自以口頭表述」的共識,絕對有助於兩岸重新啟動制度化協商。臺灣在野三黨國民黨、親民黨和新黨領導人於去年11月11日,已嚴正要求民進黨政府「回歸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接納主流民意,以便早日促成兩岸恢復協商。從以上兩岸四黨「執統一政策牛耳」的政治家的懇談中,我們可以清晰地洞悉他們均贊成「一國兩岸」的現實態勢。

「一國兩岸」這一定位原則是全面考量現實,在祖國完全統一過程中的理性、善意、顧全大局,且從實際出發的、具有切實可操作性的提法。除卻極少數的死硬「台獨」原教旨分子,全體中國人,包括海外的華僑華人,以及國際社會的主導力量,無不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臺灣與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能分割」,這就是「一國」,就是真正中國人衷心認同的「一個中國」原則。至於「兩岸」,則從未有過任何異議,國人與世人無一不將台海雙方稱為「兩岸」,不僅始終約定俗成,而且早已成為海峽雙方關係定位之原則,決無歧異、非議、爭議。

其實,中國歷史上也有過多次「一國幾岸」、「一國三岸」和「一國兩岸」的時期。本文不擬贅述,僅舉宋末元初「一國兩岸」之例:1271年,元世祖忽必烈遷都燕京(今北京市),建朝號為「元」。元朝鐵騎百萬旋即大舉進攻南宋小朝廷。1276年,元軍攻佔南宋首都臨安(今杭州市)。南宋主政的謝太后率幼帝及文武百官投降。此後三年,南宋名將陸秀夫、張世傑和文天祥為「留取丹心照汗青」而進行了可歌可泣的抗元鬥爭。最後,南宋只擁有崖山(今廣東省新會市以南海灣中的小島嶼),堅持到了1279年(南宋祥興二年,元朝至元十六年)。氣節干雲的陸秀夫在元軍張弘範的大兵壓境下,背負南宋末帝投身南海巨濤殉國。從1276年到1279年這四年間,中國歷史學界歷來均將元朝與南宋王朝並列,史稱「一國兩號」,即「一個中國,兩個朝號」,也就是說兩個朝代並存。按照今天台海之現實推論,這「一國兩號」亦可稱之為「一國兩岸」(雙方居於南海的兩岸)。元朝儘管佔據了中國大陸的幾乎全部和歐亞大陸的部分,使元朝成為「一代天驕」的後代統治的超級大帝國,而南宋最後「偏亂一隅」,只在南海中的小島苟延殘喘,而史學家依然認定那時的神州大地是「一國兩岸」。那麼比照今日之台海雙方,「一國兩岸」的確是恰如其份的提法,上合歷史,下合人心,具有無可辯駁的合情性、合理性,且已廣為全體人士所誠然接受,並已運用於國際事務和社會生活的個個方面。

僵局癥結 根在「兩爭」

以「一國兩岸」為海峽雙方做了人人均可「笑納」的關係定位,那麼也就是說,雙方「你為一岸,我為一岸」,既然各為一「岸」,並無大岸小岸、長岸短岸、高岸低岸之分;同為岸,雖不對稱,卻是對等的。如是,「一國兩岸」之「兩岸」,為何至今五十二年來難以打破統一的僵局,為何不能如兩德、兩韓一樣,雙方開誠佈公,丁是丁、卯是卯地,共商祖國完全統一之大計,共商在經濟全球化中振興中華之良策?

這裏的僵局癥結有二。一為「不統不獨,保持現狀」。這一點從陳水扁一年前的就職演說中,強調兩岸應共同「處理未來一個中國問題」,和半年前他的元旦文告中的種種表白,明眼人一目了然:陳水扁不尋求獨立,也不情願統一,其兩岸政策的基本訴求,就是「只求目的,不擇手段」,這一目的便是設法維持兩岸之現狀。說穿了,無論是國民黨當政,還是民進黨上臺,從「靈魂深處」剖析他們,誰個也不敢公然「台獨」,因為政治家心底如明鏡自從地球上的土地劃分為國家之後,臺灣自始至終就是中國領土,根本不可能獨立出去!但無論是臺灣的執政黨,還是在野黨,抑或絕大多數民眾,對於「急統」也是深惡痛絕。前不久,臺灣中華徵信所進行的民意調查表明,臺灣民眾對於「一國兩制」不贊成的占八成四,贊成者為一成二。這就是台海兩岸僵局的癥結之一,亦即統獨之爭的現狀。

海峽兩岸僵局癥結之二即是制度之爭。上述民意調查還表明,臺灣民眾有七成七認為,大陸必須先期實現政治民主化,兩岸才能切實有效地談統一問題,站在海外一名立志「一身報國有萬死」的赤子立場坦言,兩岸問題有統獨之爭,但截至當前,尚未形成根本質變。兩岸問題迄今五十二年來,說到底,實質上還是雙方制度之爭,是整個中華民族現代化道路的選擇之爭。從目前種種態勢做通盤考量,國內外政治力量在兩岸關係上的視野光譜,逐步拉寬拉深,一次次的統獨大辯論,沒有任何突破性的作用和意義,充其量不過是「死水微瀾」。

兩岸關係如欲達成動態平衡,制度之爭應該也必須提到議事日程,佔據主導地位,否則兩岸的僵局將無從打破,將無法在可預見的時間裡合理解決,亦即中國的完全統一將遙遙無期。周恩來先生在1944年10月10日的演講中指出:「我們所主張的、以民主為基礎的統一,才是真正的統一」。所以,為了不使未來的臺灣與大陸漸行漸遠,我們必須摒棄「駝鳥政策」,把制度之爭實事求是地提出來和求取解決之道。毛澤東先生在中共「七大」上一針見血地指出「統一」的關鍵:「沒有人民的民主政治,能夠統一嗎?有了這些,立刻就統一了!」因此,促進民主化進程,確實是兩岸最終統一不可逾越的決定性因素。

一國兩岸 主權分享

辜振甫先生於辜汪會談七周年之際時指出:「當年第一次辜汪會談之得以召開,實因雙方先前已達成『一個中國,各自以口頭表述的共識』」。為什麼要「各自以口頭表述」,而不凝固成文字、查而有據呢?辜先生認為:「一個中國的含義不必深入討論,因為必然產生不同意見,雙方可以把它暫予擱置一邊,務實解決交往中衍生的問題」。我們也認為,如果「共同以文字表述」的話,那麼「一個中國」的含意必要進入商討,亦即進入最具爭議、難度最高的主權議題談判,便會造成兩岸因主權議題而直接對撞,商討便會變為「傷吵」,失去委婉,彼此傷了和氣,不僅無法擱置爭議,反而導致爭議擴大和衝突升級,實乃不智之作。

由是,我們一是把問題提出來統獨之爭與制度之爭,供有識之士與兩岸決策人思之慎之。同時又提出不會有任何爭議的、且務實求真的兩岸關係定位原則一國兩岸。這一提法是在徹底解決統獨之爭和真正消除制度之爭過程中,無人不可欣然接受的情理之道。在「一國兩岸」的原則下,雙方應該嚴肅地正視現狀、尊重對方,各自為對岸開啟足夠的迴旋空間。在這一前提下,兩岸通過政治協商,充分醞釀,制定共同綱領,確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雙方共同維護國家主權和祖國領土完整。兩岸全力善意整合,不斷推進雙方良性互動。

這一共同綱領的主旨,就是在中國完全統一之前,在「一國兩岸」共識下,規範與約束雙方行為關係的準則。這是唯一可贏得雙方朝野上下認同的、合法、合情、合理的交彙式方案。

我們認為,在「一國兩岸」定位下,祖國完全統一的過程中,大陸方面應當鄭重承認臺灣為國際社會公認的「中國CHINA」的一部分,並同意在最後統一的這一時間長短未定的時間裡,保留其目前的「朝號」。與此對應,「一國兩岸」之東岸(臺灣)承認西岸(大陸)為國際社會公認的「中國」的合法代表。這一情態中國古已有之,僅舉一例:西元958年(後周顯德五年)南唐皇帝李景與後周妥協,去皇帝號,改稱「江南國主」,權利小於後周。這樣,後周與南唐劃江而治,也是「一國兩岸」(長江之南北岸),很長一段時間相安無事,直到北宋統一全國。

我們十分贊同具有真知灼見的學者之高見,在我提出的「一國兩岸」這一無任何爭議的雙方關係定位下,「一個中國,主權共用」。中國的東岸臺灣要求也應該加入國際組織,譬如加入聯合國這一敏感問題,西岸與東岸可以進行充分而友好的協商,共同組成一個代表團,共同享有「中國CHINA」在聯合國的席位。

這種「兩岸一席」的做法也有過類似先例,那就是1945年聯合國首創之時,中國赴聯合國代表團是「兩黨一席」,中共元老董必武先生以蘇維埃區(共產黨控制地區)的代表身份加入中國使團。在今後「一國兩岸,主權共用」的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團中,中國大陸派遣大使;臺灣可派遣副使一人,作為東岸代表,處理其實際管轄的領土、領海、領空等事務。臺灣參加的國際多邊公約,一律以中國臺灣名義加入,其權利義務由臺灣自行負責,刊登於聯合國《條約彙編》,存放於「中國CHINA」名下。中國東岸臺灣的外交權問題,要做如下設定:在中國大陸設有大使館的國家,西岸允許東岸增設「中國臺灣分館」,臺灣方面可自行向這些國家派出公使,但不能派出大使,這就是對於「次級外交權」的規定和限制。在這些國家的某些大城市,中國東岸的臺灣可以增設總領事館,自行處理所在國或所在地區與臺灣的相關外交事務。

我們認為,這是在「一國兩岸」公認定位後,雙方心平氣和形成「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中國人幫助中國人」後的雙贏局面。這一令方方面面在統一前皆大歡喜的格局「善莫大焉」。就中國西岸的中國大陸而言,是從不承認東岸的臺灣作為政治實體存在,到「退一步海闊天空」,承認臺灣成為全球公認的「中國CHINA」的一部分。這樣,大陸方面所要堅持的「一個中國」原則,得以真正而全面實現。就臺灣方面而言,是從不承認中國大陸政府作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到承認它,換取來的是在國際上享有獨立處理自身相關事務的外交權。這樣,中國的主權在兩岸的「一個中國」,得以全面展現,從而導致東岸的臺灣正大光明地享有「主權權利」。這是在「一國兩岸」格局下,雙方確實結成「和平競賽兄弟關係」的唯一坦途。

天行有常 水到渠成

雙方在充分認同「一國兩岸」的定位後,可會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大三通」的新情勢,於北京和臺北互設辦事處,和平共處,和平協作,和平演進,互惠互利,全面協調,深化溝通。俟時機進一步成熟時,成立「兩岸政治協商委員會」或「國家統一委員會」,加速推進和平統一。

今天,人類社會已進入新世紀和新千年,經濟全球化與政治全球化的進程的完成已是呼之欲出。祖國的兩岸大陸和臺灣都是中華的國土,是我們可愛的家園。祖國統一是炎黃子孫責無旁貸的重任,和平統一是全世界華人和兩岸人民矢志不渝的追求,共同發展是兩岸中華兒女孜孜以求的目標。我國古籍《左傳》有言:「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這就是祖國優秀傳統文化提倡的最高尚價值觀三不朽。我作為忠心赤膽的愛國者,今天提出「一國兩岸」的「立言」,目的是為民族「立德」和為國家「立功」。這一「功德」就是孫中山先生所說的:「大家有大志氣,不可有小志氣。個人升官發財是小志氣,大家為國奮鬥,造成世界上第一個好國家才是大志氣」。旨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