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江澤民先生函 ——就甘孜縣紮拉寺重修大白塔事宜

致江澤民先生函

——就甘孜縣紮拉寺重修大白塔事宜

尊敬的江主席鈞鑒:

西元二○○三年元旦日,我經過艱難跋涉,來到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的達通瑪區。作為一名虔誠的佛教居士,我對於該縣的紮拉寺心儀已久。此次專程趕赴這座藏傳佛教的著名寺廟頂禮膜拜,並考察了該寺中佛塔遺址。這兩座佛塔在未被摧毀前,巍然聳立,是我國藏傳佛教的一處觀瞻聖地。為了光大弘揚佛法,使寶貴的佛教聖物得以珍藏,同時了卻藏族同胞的心願,當地基層黨組織和政府反復醞釀,確定在該塔廢墟上重修一座白塔(見附件)。再現人間後的白塔,占地面積達二千零二十五平方米,高達五十米。塔內將珍藏一千一百套藏傳佛教經典《甘珠爾》經,總數逾三十萬卷。更為難能可貴的是,塔內還將供奉釋迦佛的舍利及蓮花大師的頭髮、指甲、牙齒等無比珍貴的佛教聖物。再建後,莊嚴的白塔內計劃裝有一億張釋迦佛心咒像、蓮花生心咒像、阿彌陀佛心咒像、文殊菩薩五字真言咒像、觀世音菩薩六字大明咒像、忿怒蓮師咒像、藥師佛咒像、金剛薩陀咒像、無量壽佛咒像等等,天葩集榮,寶雨繽紛,其聖其勝無與倫比,確為佛教苑中聖潔的殿堂。再屹於世間的這座白塔之壯觀外形,堪與首都北京的北海白塔和妙應寺之大白塔媲美。佛教界人士認為,此白塔雖將矗立於崇山峻嶺中的甘孜縣紮拉寺,然則其佛光可普照赤縣神州、普照大千世界。依循佛學教義:世間芸芸眾生,凡登臨紮拉寺瞻仰這神聖的白塔,朝拜這一至尊的白塔內聖物者,皆可消弭三生罪業,獲取大福報矣!

尊敬的江主席,通過此次對甘孜縣紮拉寺的考察,我認為再建這座白塔,不僅具有重要的宗教意義,同時更具有不可估量的政治意義,對於促進我國藏傳佛教地區的社會穩定、人民團結以及經濟發展都具有極為積極的作用。

眾所周知,1959年孟春時節,一部分西藏民眾在拉薩舉行了無組織無計劃的自發抗議活動,針對這些騷亂或者稱之為動亂的民間事件,毛澤東先生認為是一場「武裝暴亂」。在包圍達賴喇嘛居住地羅布林卡的數萬民眾中,有人呼喊出極端民族主義的口號。在解放軍向羅布林卡附近炮擊的當日夜晚,達賴喇嘛迫不得已,與幾十名親近者離開羅布林卡,或騎馬或步行,向印度進發。一路上,聞訊而來的百餘人加入這支逃亡隊伍。隨後,毛澤東先生下令開展了為期三年的「平息叛亂」的大規模軍事行動,以致六萬多藏人逃離西藏。幾年後,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文化大革命」中,又有數萬藏人逃離西藏。迄今為止,在印度、尼泊爾和歐美多國的藏人已近二十萬人。

1959年的羅布林卡事件,距今幾近四十四年,我們實事求是地平心而論,當時不應該將湧現一些「極端」或「尖銳」口號的「自發抗議」定性為「叛亂」。時過境遷,往事已矣!本著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團結一致向前看」的正確路線,今天,以「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標的中國大陸執政黨和決策層,應該以「既往不咎,愛國一家」為宗旨,想方設法讓達賴喇嘛及其追隨信眾返回國內,返回自己的家園。如是,則必然極大地促進西藏的發展與進步,促進我國與西南周邊國家的睦鄰友好關係進一步良性互動與發展。

2002年的《中國西藏》雜誌刊載了一篇題為《複評達賴喇嘛與中央政府的談判問題》的文章,文中強調指出:「達賴喇嘛之所以流亡,之所以流亡四十年不回來,之所以遲遲不與中央政府談判,就在於他始終不願放棄重新統治西藏的幻想,放棄西藏獨立的幻想」。幻想是一種思維活動,只存在於個人的大腦中,如不表述,外人不得而知。而據我們多年觀察與研究,以事實為依據,以客觀為準繩,瞭解到達賴喇嘛多年來始終如一地聲明「不贊成西藏獨立」,而要求和主張「西藏高度自治」。

他多次真切地表示,衷心希望依照香港模式,在中國西藏地區實行「一國兩制」。1996年8月2日,達賴喇嘛在洛杉磯對來自美國和加拿大的一百多名藏人坦言:「以前的西藏確實是獨立的」,現在「事實上西藏無法獨立」,「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藏人必須與隔鄰的中共化解敵意,世世代代和平相處。不要戰爭不休,要以慈悲和愛達成和諧」。1997年10月2日至5日,面對來自中國大陸、台港澳以及蒙藏等少數民族的青年學者在波士頓郊區舉行的研習營,達賴喇嘛在他的賀信中明確地坦述了觀點:「關於西藏問題,我多次闡明,我並不要求西藏獨立,而是實現於真正的西藏自治。我相信,這是符合西藏人民也是符合中國人民利益的」,「我一直相信,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是通過人對人的交流,通過以開放的態度進行誠實的討論。這樣我們就會瞭解不同意見和反面觀點」。

2001年5月24日,達賴喇嘛在美國霍浦金斯大學演講時更為明確地指出:「西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我們只不過要求自治,國防及外交均由中央人民政府去處理」。從上述種種跡象和達賴喇嘛的誠善言論來看,作為藏傳佛教的當代精神領袖,他的話語是具有誠意與善意的,是值得贊賞和稱道的,可以認定他是一位具有愛國思想的「統派」人士。

尊敬的江主席,1998年6月27日,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訪華,在他與您共同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您曾十分懇切地談起達賴喇嘛的問題。您講道,如果達賴喇嘛承認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時也承認臺灣是中國的一個省,談判的大門是敞開的。據我們所知,達賴喇嘛方面聞聽到江主席這一重要講話後立即回應,準備於1998年10月期間,在達賴喇嘛訪美時,發表一份關於西藏問題的聲明。為此,達賴喇嘛的私人秘書吉亞生很快向媒體和外界披露並說明了這件事的去脈來龍。吉亞生宣示,這一聲明以江主席提出的兩大原則條件為基礎,為達賴喇嘛返回中國進行務求實效的鋪路工作。

然而,「世上不如人意事,十常八九」,好事必然多磨,由於陰差陽錯與種種因素,導致未能及時溝通而產生的誤會,最終使得達賴喇嘛原先準備回應江主席的書面聲明未能面世。道路雖然是曲折的,但為了中國的光明前途,1998年11月10日,江主席蒞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首腦會議。在與美國前副總統戈爾會晤時,江主席為再次敞開與達賴喇嘛談判的大門,向戈爾重申了上述「兩原則」,同時義正辭嚴地要求達賴喇嘛方面「真正放棄西藏獨立」,並且保證「停止分裂祖國」。然而,「抓而不緊,等於不抓」。中央政府與達賴喇嘛方面,由於缺乏足夠的交流和溝通,缺乏必要的歷史緊迫感,所以致使兩方談判一拖再拖,直至時不我待的今日。

尊敬的江主席,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中,您論及了十三屆四中全會之後的這十三年來的光輝實踐,為我國人民積累了十分寶貴的經驗。其中第八條是「堅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不斷增強中華民族的凝聚力」。您剴切而言:「高舉愛國主義、社會主義的旗幟,加強全國各族人民的大團結,鞏固和發展最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加強同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的團結,做好民族工作、宗教工作和僑務工作,堅持『一國兩制』方針,調動一切積極因素,為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和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共同奮鬥」。您的這一論述講得何等好啊!徹底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和真正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有幾項障礙必須逾越,有幾項任務必須完成,有幾項工作必須做好。這其中之一就是達賴喇嘛的問題,這一問題的妥貼解決,必將促進西藏及藏傳佛教普及的川西、甘肅、青海、雲南地區的穩定和發展。

目前,達賴喇嘛坦承「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就意味和標誌著他「真正放棄西藏獨立」,自然也就是「停止分裂祖國」。至於要求他「也承認臺灣是中國的一個省」,這更加「原本並不是問題」。祖國的寶島臺灣當然是中國的一個省,這一點海峽兩岸的憲法自有明確規定,而且聯合國和所有國際組織暨全球一百九十四個國家,無一不如此認定。達賴喇嘛由衷認同「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當然更為體認「臺灣是中國的一個省」,這一點在他赴臺灣講經傳法的「慈悲與智慧之旅」中多有解讀和凸顯。他始終不渝地宣揚「非暴力主義」,在他不懈的勸示和深刻的影響下,當前流亡和旅居海外的近二十萬藏人,亦皆訴求為「非暴力主義」的忠實信眾。

人所共知,達賴喇嘛已近古稀之年,而且體弱罹疾,一旦與世長辭,就有極大的可能導致部分境外藏人偏離「非暴力主義」的軌蹟。有研究西藏問題的專家甚至認為,居於境外的藏人只有深明義理、大徹大悟的達賴喇嘛是「統派」,唯獨他「不贊成西藏獨立」。然而,有些從事統戰工作和研究西藏問題的人抱定「拖」字訣,認為等到達賴喇嘛「歸天」後再圖解決西藏問題。這一想法實在是不可思議,實在是愚不可及,實在是不足以取。

1989年1月,第十世班禪圓寂。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先生曾將一封敦邀函交付達賴喇嘛的私人代表手中,誠請他回國參加班禪額爾德尼的追悼活動。但「達賴喇嘛失去了一次歷史性機遇」。光陰荏苒,倏爾整整十四年過去。今天我們身處新千年的2003年1月,必須毫不猶豫地抓緊時間,抓緊機遇,延請已屆風燭殘年的達賴喇嘛返回國內,返回家園,由中央政府與他進行坦誠的對話和談判。

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一旦達賴喇嘛返回國內,一旦他與中央政府展開對談,所謂「老大難」的西藏問題,必然會勢如破竹般地得到解決,必然會有皆大歡喜的圓滿結果,無論是「高度自治」,還是「中度自治」,抑或是基本「維持現狀」,西藏自治區必可達成大步進展,進一步文明和繁榮,將會建設成為全世界「最大的自然保護區」,建設成為富有美好特色的「世界屋脊」。

尊敬的江主席,依我之考量和設想,如果以再造藏傳佛教聖地紮拉寺的雄偉白塔為契機,敦邀達賴喇嘛抵臨這裡,出席奠基儀式,則上述動議自然順理成章,自然事出萬全地如願進展。為此,我以無尚虔誠的心情,恭請您為紮拉寺白塔的重修予以特別批准,並為之題寫「弘揚先進文化,建設人間淨土」十二個熠熠生輝的大字,世人觀之,如仰九鼎大呂,如聞鳳鳴朝陽。畢其功於一役,實是功德無量!善莫大焉!

尊敬的江主席,我國古代典籍《春秋左氏傳。襄公二十四年》,魯國大夫孫叔豹言道:「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再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從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至今的近十四年間,您作為泱泱中國的最高領袖,帶領全國人民進行現代化建設,使中國社會實現了大踏步跨越,您所倡導的依法治國、以德治國,和您所提出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日益深入人心,成為我國人民一切工作的指導方針,您的「德、功、言」如日月經天,江河行地,已經在中國歷史上「三不朽」。

曹孟德云:「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在您的威望如日中天的當前,如若能夠在您的決策和引領下,一鼓作氣,使達賴喇嘛返回國內,與中央政府談判並達成協定,俾使西藏自治區和我國藏傳佛教普及地區長治永安,長足發展。同時因勢利導,達成祖國大陸與臺灣的關係全面正常化。這樣,江主席的「大德、大功、大言」必將與天不老,創造出前人無以企及的碩業偉績!同時,也為中國人民幸福的生活和美好的未來,鋪設出更為寬廣的康莊大道!

書不盡言 佇候明教

專頌

政祺

楊本華

二○○三年元月十八日

作者: 中國 為公黨

中國為公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