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胡錦濤、溫家寶先生函——代陳總統水扁先生草擬

致胡錦濤、溫家寶先生函

——代陳總統水扁先生草擬

胡總書記錦濤先生、溫常委家寶先生

鈞鑒:

自今年春夏之交以來,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肆虐全球三十餘國,臺灣地區亦未能倖免。創巨痛深,令人淪肌淪髓。面對這一不意而降的傳染病,如同中國大陸一樣,臺灣民眾「戮力同心,同讎敵愾;和衷共濟,超利避害,知難而進,克疫制勝」。目前,這裏的疫情依然十分嚴峻,患者與疑似患者已逾1500人。經過近一段時間的探討,官方邊做邊學,多方摸索,對於SARS已逐漸掌控,民眾心能亦趨於理性,防疾之警覺心已想當深入。

然而,世界衛生組織盱衡臺灣疫情後,認為SARS的防治還是任重道艱。面對天災,如何更好地面對?古人云:人定勝天。所指之意乃是,人需要安定,需要鎮定,需要團結。只有人心若定,方能夠制勝無妄之天災,制勝大自然橫暴乖戾的負面。為因應這場突發的疫情。保障臺灣2300萬民眾的生存權利與健康權利,在走向全球化的後工業時代的今天,臺灣需要與國際社會同步進取,需要與國際社會互相支援,需要中國大陸的互相支援,需要世界衛生組織的支援,尤其需要以准會員與觀察員的資格,參加進入世界衛生組織及其大會。

因為從當務之急來看,臺灣地處於SARS疫區中心之周邊,而且疫情為甚,但卻被排除於全球SARS疫情通報系統與回報網路之外,這樣導致對於2300萬臺灣人民,對WHO,對整個國際社會,只有百害而無一利,本年度的WHO年會(WHA)緊急討論對全世界造成危害的SARS疫情時,臺灣雖然是世人關注的較重疫區,卻無法參與這一關乎人類健康的討論,貢獻我們的資訊、成果和訴求。

顯而易見,這一成像是極為不公正的,後果也是親痛仇快的。對內而言,影響和阻礙了臺灣直接而迅速獲得國際醫藥衛生新知的權利,延滯了臺灣提升醫療診治水平的步履,不利於臺灣健全和完善現代防疫體系。對外而言,面對SARS在三十餘國蔓延,阻遏了臺灣與國際社會的疫情資訊之交流。不利於醫藥資源與醫療經驗的全球交換。

須知,今日之臺灣已是世界重要的旅遊樞紐之一,各國各地無不亟欲得知臺灣SARS疫情的發展狀況,以調整本國本地區的因應手段。然而,由於臺灣不能躬逢WHA年會,致使國際社會抗擊和通報SARS的鏈環出現了空白點,這是臺灣,也是國際社會的極大憾事,同時更是全人類迎擊疫情的不應有損失。

眾所周知,由於政治考量,臺灣被極不公允地排除在WHO之外,從而使2300萬臺灣人民維護和追尋健康的權利,受到很大的傷害,自尊心也遭遇不可名狀之巨大創傷。在當今WHO所主導的會議中,無論是制定衛生政策,研發先進診斷技能以及疾病監控系統與根治方式方法等等,臺灣都無法同步獲得和享有,也就無從及時取得WHO頒佈的衛生資訊與醫療科技新成果,毋庸置疑,WHO的進入與否,對於臺灣民眾健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僅以輻射屋危害為例,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於1984年就通報了輻射鋼筋問題,而臺灣卻遲遲未能獲得此一訊息,直至1992年才採取了相關因應措施。1999年臺灣的「9.21」大地震,也因缺失了WHO的醫療的求援管道,從而使臺灣蒙受了更大的損害。1998年,臺灣爆發了腸病毒重疫,曾向WHO緊急求援,但未果,以致84名兒童不幸夭亡。所以,臺灣人民要求參加WHO的情愫與訴求,是天經地義和時不我待的,尤其在SARS猖獗的當前,這一訴求是人性的、合理的,是人道主義的正當期願,是生命至上原則的根本顯示的充分體認。

明代萬曆年間,首輔張居正為神宗皇帝著撰了名為《帝鑒圖銳》的教科書,在此宏篇中,他引用了古籍《丹書》中的一段話說:「凡為君著,敬畏勝怠忽,國必興昌;怠忽勝敬畏,國必滅亡。公義勝私欲,事必順從,私欲勝公義,事必逆凶。」台海兩岸的民眾同在一個屋簷下,血脈相連,和氣致祥。今日之台海兩岸,只有不斷培植互諒互信,加強互利互惠,才能增進兩岸人民的情感,改善兩岸的關係,進而達成兩岸關係的正常化,增進國民的福祉,共同創造兩岸人民的幸福生活和美好未來!

「合抱之木,起於毫末;九層之台,起於壘土」。為達到上述之目的,我們需要大氣恢弘、捐棄前嫌,以「自覺、自決」之理念,「從新、從心」做起。依本人之見,面對SARS以及其他接踵而來的疫情,二位先生作為中國大陸新一屆領導人,理應兼權熟計、通權達變,以實事求是和人道主義的心態,積極協助我方以「臺灣公衛實體」的名義,成為WHO的准會員和WHA的觀察員,「執政為民,恫療在抱」是二位先生的信念,也是本人不敢或忘的立身之本。

臺灣置身於世界衛生組織,不僅大有裨益於2300萬民眾。在WHO的協調與指導下,戰勝SARS等危害人類生命與健康的疫情,同時也大有利於國際社會。今日臺灣在計劃生育,疫苗接種和多種傳染病控制上,積累下來的難能可貴經驗,亦可通過WHO,直接讓世界人民分享。臺灣在醫藥衛生方面豐厚的人力資源以及為兒童疫苗所做的捐贈等,也具有了直接貢獻給國際社會的管道。因而,根據WHO憲章以及WHA議事規則的相應規定,本人由衷希冀二位先生情隨事遷,守經達權,俾使臺灣能很快成為WHO的准會員與WHA的觀察員。

二位先生,旅居海外的許多華僑華人,近來在反復探討「兩岸複談,轉機何在?」本人認為,此次兩岸共同抗擊SARS之疫情是轉機。中國大陸從實際出發,深厲淺揭,行方智圓,贊同並協助臺灣躋身世界衛生組織,便是一個轉機。我們希望海基會與海協會能夠就這個專題複談。疫情如火,緩不濟急,本人這一提議坦誠布公、悃愊無華,是為了保障臺灣2300萬人民的公衛人權,初衷是與世界衛生組織「致力全人類最高醫療福祉」的宗旨完全相同。因此,本人衷心宣示,貴我雙方作為兩岸領導人,面對SARS等疫情,應以「敬畏之心」與「公義之心」,應以最大的善意和最深的誠意,求真務實,踵事增華,儘快促成並安排兩會專題晤談事宜。

二位先生,《禮記》朱熹注中剴切言道:「盡己之心為忠,推己及人為恕。」本人情見乎辭,言摯意切,誠懇期待兩會就上述專題複談成功,誠墾期待臺灣順利進入世界公共衛生分工網路,誠墾期待在良性互動與唇齒相依的信念下,在二位先生「為善最樂」理念的驅動、斡旋和決策下,臺灣儘快成為WHO的准會員,並在明年WHA年會中成為觀察員。這一期望與訴求的實現,不僅是臺灣人民的福音,同時也是中國大陸和國際社會的福音。

二位先生,《詩經。小雅》中有銘句:「兄弟鬩于牆,外禦其侮。」如今,這一「侮」就是令國人椎心泣血的疫情,台海兩岸沒有絲毫不攜手抗拒它的理由!距今三千多年前,我們的祖先就留下了決不向天災低頭的補天浴日故事。今天,我們更是信心百倍地宣稱,台海兩岸人民必定會迎來克制SARS等疫情的全勝,迎來日月合璧的祥瑞未來。

順祝

近祺

於法符 於理容 於情合 ——關於就SARS等問題致陳水扁先生函件的闡釋

於法符 於理容 於情合

——關於就SARS等問題致陳水扁先生函件的闡釋

「共產黨的哲學,就是鬥爭的哲學」,這是毛澤東最為著名的「語錄」之一。至今近五十五年來,中共統治了中國大陸,即以「老大」自居,對於臺灣的戰略,就是在政治、軍事和外交諸方面,進行全面的打壓與封殺,毫不留情,依然是「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的信條。臺灣方面的策略是咬緊牙關,「以牙還牙」,毫不屈服,抖擻精神反打壓、反封殺。二○○三年的春夏之交,正值SARS肆虐之際,台海兩岸在臺灣加入WHO上的激烈交鋒,開創了中國人「內戰內行」的頂峰之役,令人唏噓、令人憤慨、令人汗顏、令人反思!

多少年來,臺灣全民無一不期望加入WHO,甚至委曲求全的,僅要求以「臺灣公衛實體」之名義,以觀察員身份准入,目的是為了自身的醫療衛生大計,期待與國際社會團結起來,保障包括二千三百萬臺灣人民在內的地球上人類的健康與福祉。與此同時,臺灣執政黨絞盡腦汗反中共封殺,認為求取准入WHO正是反圍堵的一個突破口。二○○三年,美國、韓國以及歐洲多國公開明確表態支援臺灣加入WHO。即便是中國不共戴天的宿敵——日本,也持上述各國立場。

二○○三年的第五十六屆世衛大會前,正是SARS席捲全球多國之際,臺灣亦深受SARS的極其嚴重禍害。在這全人類反SARS的關鍵時刻,擁有二千三百萬人口的臺灣,如果再被蠻橫無理地拒絕於WHO之外,那麼WHO就失去了人道主義天性,同時對於WHO所確認的共同道德觀,也是一大黑色諷刺,是一大致命衝擊。中共雖然因SARS之疫,此時正為各國所垢病,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可他們提起圍堵打壓臺灣加入WHO來,卻運足了氣力,盡全力去封殺。許多中共認為「亡我之心不死」的國家,對此也聳肩歎息,表示實在無法理解中共為何如此「大義滅親」,完全忽略臺灣人民爭取公衛與健康的基本人權。中共副總理吳儀在二○○三年的WHA上,凸顯了其「改也難」的本質,她鐵嘴鋼牙,強調邀請臺灣參與WHO於法不符、於理不容、於情不合。

現今國際社會普遍體認,公共衛生沒有國界,也不涉及政治。「人命關天」是中國人千百年信奉不渝的根本價值觀,基於人權價值和人道精神,把血濃於水的骨肉同胞排除於世界衛生體系之外,才是於理不容、於情不合,在倫理與道德雙層面,均令正直之士無法接受。至於於「法」符或不符這一問題,也可以毫不含糊地認定,於二戰後的國際法是相符的。而且人的生命是世間最可寶貴的,法律的根本真諦在於保障人的生命與安全,從中國人世代遵奉的「敬畏觀」評價,臺灣人民要求加入WHO也是完完全全合乎世間一切公正法律法規的。

在SARS猖獗的緊急關頭,中共打起精神,在WHA上又「得勝回朝」。但是從全中國的整體利益與兩岸關係正常化,乃至和平統一的長遠戰略來看,則是搬起一塊大石頭,先砸在臺灣的腳上,繼而又砸在自己的腳上。疼,只有自己心知肚明,暗暗叫苦。這種「手足相殘,兄弟惡鬥」的陋行,在全球一百九十餘國中大損了中國形象,讓「洋人」們嗤之以鼻;對內而言,浪費了巨大資源,對台則喪失民心,大大助長了「去中國化」和「台獨」傾向。

二○○三年五月二十五日,臺灣海基會致函大陸海協會:「貴方近來多方阻撓我方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已嚴重傷害臺灣人民感情。」同時加上中共橫生枝節,阻撓臺灣駐紐約處長夏立言應邀前往聯合國總部的記者協會說明臺灣疫情之無理事件,激起臺灣朝野與民眾從上到下的「萬丈怒火燃燒起」,口誅筆伐中共。這場兩岸之間的WHO大戰,值得中共認真反思:對台戰略必須適應全球一體化的大趨勢,符合現代國際法,從現在起猛然醒悟,從今天起補弊糾偏,對於以往的愚蠢僵化的做法,進行根本性的革故鼎新,另起爐灶,架構起兩岸關係的全新思維、全新定位和全新秩序。

中共在WHA上喋喋不休地宣講:「臺灣的醫療衛生由我們來照顧。」其自以為十分得計,目的是欲使國際社會接受這個鏡花水月的子虛烏有故事。而臺灣方面從總統到立法委員,從各級官員到各界人士,對於這一無稽之談,不知是「氣昏了頭」,還是「難得糊塗」,一致以「中共從來就沒有照顧過臺灣」,中共所謂「照顧說」是「無恥的謊言」來「反駁」、來「反擊」,真真令人大跌眼鏡,哭笑不得。

有鑒於此,筆者當即給陳水扁先生寫了一函,將對於WHA之戰與如何因應加入WHO之我見相告於他。信中言簡意賅,意在讓他「執政為庶民」,「情為百姓所繫」,事急從權,以加入WHO為要務,同時也開闢了兩岸關係之溝通管道,一石二鳥,是一件贏得國際社會贊許的好事。若臺灣成功加入WHO,即自然與法符,與理容,與情合,下面很多路徑不打自通。可謂「乘風破浪會有時」,此其時也!

陳總統水扁先生勳鑒:

今年5年19日於日內瓦召開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第56屆大會(WHA)上,我國第七次申請成為大會觀察員,而且廓然大度,顧全世界之大局,深明大義,僅以「臺灣公衛實體」的名義要求准入,況且時下正值SARS等瘟疫為鬼為蜮之際,揆情度理,這一要求順天應人,合情合理,沒有被拒絕之理由。不料又被蠻橫梗阻,功虧一簣,令人痛心疾首,令人扼腕而歎。消息傳來,有良知、有理性之人士,包括中國大陸的正直民眾,對此義憤填膺,直有切齒腐心之感,紛紛斥責這一有悖於人道主義的無理行徑。

現代醫學的奠基人巴甫洛夫有一句傳遍全球的名言:「科學沒有國界」。2300萬臺灣人民要求進入WHO與WHA的正義訴求是一種基本人權,任何人都沒有拒絕的理由。但基於國際上的「綏靖主義」和對岸專制皇權主義的「霸氣」,我們為2300萬民眾的健康權利和長遠福祉考量,如今之計,只有以「寬容、雍容和從容」的心態通權達變,以WHO的憲章和WHA的議事規則為依循圭臬,與中共方面協商,以儘快進入WHO和WHA為目的,讓廣大民眾感受到先生「不恥最後」,執政為民的務實風範。

《老子》五十八章有云,「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因此哲人斷言:「樂往必悲生,泰來猶否極」。今次我國日內瓦橫遭杯葛,教育了民眾,公道自在人心,公理自在人間,面對荊棘前途,先生當如何因應?本人反復權衡,以為必須直言徑行,將遭遇轉變為機遇,將不利轉變為有利,這就是先生直接致函於中共胡錦濤與溫家寶。此二人尚開明親和,只要先生坦述心曲,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想必此二人會守經達權,甚至反經行權,釋放善意,贊同我國成為WHO的准會員與WHA的觀察員。

有鑒於此,本人考量再三,終於為先生草擬了一封致胡、溫兩位的大函,若此二人閱悉後,益處大抵有三,一則按照WHO現行規章與WHA現行議事規則,只有中共無梗,贊同並協助,我國方有可能成為WHO之准會員與WHA之觀察員,一俟得以准入,我們便是一大勝事,民眾亦鼓舞歡欣。在醫療衛生上得以國際保障。二則「兩岸複談,尚無轉機」,面對進入世界衛生組織,這個「複談之轉機」可謂順理成章,堂堂正正。三則參加WHO與WHA突破有望。不寧唯是,且兩岸僵局也一舉打破,「成功必在我」,於先生之大業且有不可估量的助益,先生若認同這一致胡、溫之函,本人誠願專程赴北京送達此函。務請先生寬心,惟本人可秉承原始要終,以戰國時代藺相如、晏嬰為楷模,矢智矢勇;折沖尊俎,不辱使命,不愧不怍地完成這一關乎臺灣人民福祉、尊嚴和兩岸關係願景的重任。

哲人言:「什麼是路?就是從沒路的地方踐踏出來的,從有荊棘的地方開闢出來的。」本人認為,只要先生昂然從這條路趟過去,前面必定峰回路轉,步入康莊大道,走進不斷向上提升的新空間,迎來無限昌隆的國運。

書不盡言,惟候面晤

專致

政祺

楊本華

民國九十二年端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