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胡錦濤、溫家寶先生函——代陳總統水扁先生草擬

致胡錦濤、溫家寶先生函

——代陳總統水扁先生草擬

胡總書記錦濤先生、溫常委家寶先生

鈞鑒:

自今年春夏之交以來,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肆虐全球三十餘國,臺灣地區亦未能倖免。創巨痛深,令人淪肌淪髓。面對這一不意而降的傳染病,如同中國大陸一樣,臺灣民眾「戮力同心,同讎敵愾;和衷共濟,超利避害,知難而進,克疫制勝」。目前,這裏的疫情依然十分嚴峻,患者與疑似患者已逾1500人。經過近一段時間的探討,官方邊做邊學,多方摸索,對於SARS已逐漸掌控,民眾心能亦趨於理性,防疾之警覺心已想當深入。

然而,世界衛生組織盱衡臺灣疫情後,認為SARS的防治還是任重道艱。面對天災,如何更好地面對?古人云:人定勝天。所指之意乃是,人需要安定,需要鎮定,需要團結。只有人心若定,方能夠制勝無妄之天災,制勝大自然橫暴乖戾的負面。為因應這場突發的疫情。保障臺灣2300萬民眾的生存權利與健康權利,在走向全球化的後工業時代的今天,臺灣需要與國際社會同步進取,需要與國際社會互相支援,需要中國大陸的互相支援,需要世界衛生組織的支援,尤其需要以准會員與觀察員的資格,參加進入世界衛生組織及其大會。

因為從當務之急來看,臺灣地處於SARS疫區中心之周邊,而且疫情為甚,但卻被排除於全球SARS疫情通報系統與回報網路之外,這樣導致對於2300萬臺灣人民,對WHO,對整個國際社會,只有百害而無一利,本年度的WHO年會(WHA)緊急討論對全世界造成危害的SARS疫情時,臺灣雖然是世人關注的較重疫區,卻無法參與這一關乎人類健康的討論,貢獻我們的資訊、成果和訴求。

顯而易見,這一成像是極為不公正的,後果也是親痛仇快的。對內而言,影響和阻礙了臺灣直接而迅速獲得國際醫藥衛生新知的權利,延滯了臺灣提升醫療診治水平的步履,不利於臺灣健全和完善現代防疫體系。對外而言,面對SARS在三十餘國蔓延,阻遏了臺灣與國際社會的疫情資訊之交流。不利於醫藥資源與醫療經驗的全球交換。

須知,今日之臺灣已是世界重要的旅遊樞紐之一,各國各地無不亟欲得知臺灣SARS疫情的發展狀況,以調整本國本地區的因應手段。然而,由於臺灣不能躬逢WHA年會,致使國際社會抗擊和通報SARS的鏈環出現了空白點,這是臺灣,也是國際社會的極大憾事,同時更是全人類迎擊疫情的不應有損失。

眾所周知,由於政治考量,臺灣被極不公允地排除在WHO之外,從而使2300萬臺灣人民維護和追尋健康的權利,受到很大的傷害,自尊心也遭遇不可名狀之巨大創傷。在當今WHO所主導的會議中,無論是制定衛生政策,研發先進診斷技能以及疾病監控系統與根治方式方法等等,臺灣都無法同步獲得和享有,也就無從及時取得WHO頒佈的衛生資訊與醫療科技新成果,毋庸置疑,WHO的進入與否,對於臺灣民眾健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僅以輻射屋危害為例,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於1984年就通報了輻射鋼筋問題,而臺灣卻遲遲未能獲得此一訊息,直至1992年才採取了相關因應措施。1999年臺灣的「9.21」大地震,也因缺失了WHO的醫療的求援管道,從而使臺灣蒙受了更大的損害。1998年,臺灣爆發了腸病毒重疫,曾向WHO緊急求援,但未果,以致84名兒童不幸夭亡。所以,臺灣人民要求參加WHO的情愫與訴求,是天經地義和時不我待的,尤其在SARS猖獗的當前,這一訴求是人性的、合理的,是人道主義的正當期願,是生命至上原則的根本顯示的充分體認。

明代萬曆年間,首輔張居正為神宗皇帝著撰了名為《帝鑒圖銳》的教科書,在此宏篇中,他引用了古籍《丹書》中的一段話說:「凡為君著,敬畏勝怠忽,國必興昌;怠忽勝敬畏,國必滅亡。公義勝私欲,事必順從,私欲勝公義,事必逆凶。」台海兩岸的民眾同在一個屋簷下,血脈相連,和氣致祥。今日之台海兩岸,只有不斷培植互諒互信,加強互利互惠,才能增進兩岸人民的情感,改善兩岸的關係,進而達成兩岸關係的正常化,增進國民的福祉,共同創造兩岸人民的幸福生活和美好未來!

「合抱之木,起於毫末;九層之台,起於壘土」。為達到上述之目的,我們需要大氣恢弘、捐棄前嫌,以「自覺、自決」之理念,「從新、從心」做起。依本人之見,面對SARS以及其他接踵而來的疫情,二位先生作為中國大陸新一屆領導人,理應兼權熟計、通權達變,以實事求是和人道主義的心態,積極協助我方以「臺灣公衛實體」的名義,成為WHO的准會員和WHA的觀察員,「執政為民,恫療在抱」是二位先生的信念,也是本人不敢或忘的立身之本。

臺灣置身於世界衛生組織,不僅大有裨益於2300萬民眾。在WHO的協調與指導下,戰勝SARS等危害人類生命與健康的疫情,同時也大有利於國際社會。今日臺灣在計劃生育,疫苗接種和多種傳染病控制上,積累下來的難能可貴經驗,亦可通過WHO,直接讓世界人民分享。臺灣在醫藥衛生方面豐厚的人力資源以及為兒童疫苗所做的捐贈等,也具有了直接貢獻給國際社會的管道。因而,根據WHO憲章以及WHA議事規則的相應規定,本人由衷希冀二位先生情隨事遷,守經達權,俾使臺灣能很快成為WHO的准會員與WHA的觀察員。

二位先生,旅居海外的許多華僑華人,近來在反復探討「兩岸複談,轉機何在?」本人認為,此次兩岸共同抗擊SARS之疫情是轉機。中國大陸從實際出發,深厲淺揭,行方智圓,贊同並協助臺灣躋身世界衛生組織,便是一個轉機。我們希望海基會與海協會能夠就這個專題複談。疫情如火,緩不濟急,本人這一提議坦誠布公、悃愊無華,是為了保障臺灣2300萬人民的公衛人權,初衷是與世界衛生組織「致力全人類最高醫療福祉」的宗旨完全相同。因此,本人衷心宣示,貴我雙方作為兩岸領導人,面對SARS等疫情,應以「敬畏之心」與「公義之心」,應以最大的善意和最深的誠意,求真務實,踵事增華,儘快促成並安排兩會專題晤談事宜。

二位先生,《禮記》朱熹注中剴切言道:「盡己之心為忠,推己及人為恕。」本人情見乎辭,言摯意切,誠懇期待兩會就上述專題複談成功,誠墾期待臺灣順利進入世界公共衛生分工網路,誠墾期待在良性互動與唇齒相依的信念下,在二位先生「為善最樂」理念的驅動、斡旋和決策下,臺灣儘快成為WHO的准會員,並在明年WHA年會中成為觀察員。這一期望與訴求的實現,不僅是臺灣人民的福音,同時也是中國大陸和國際社會的福音。

二位先生,《詩經。小雅》中有銘句:「兄弟鬩于牆,外禦其侮。」如今,這一「侮」就是令國人椎心泣血的疫情,台海兩岸沒有絲毫不攜手抗拒它的理由!距今三千多年前,我們的祖先就留下了決不向天災低頭的補天浴日故事。今天,我們更是信心百倍地宣稱,台海兩岸人民必定會迎來克制SARS等疫情的全勝,迎來日月合璧的祥瑞未來。

順祝

近祺

作者: 中國 為公黨

中國為公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