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胡錦濤先生函 ——就甘孜縣紮拉寺重修大白塔事宜

致胡錦濤先生函

——就甘孜縣紮拉寺重修大白塔事宜

尊敬的胡主席錦濤先生勳鑒:

2003年歲末,我冒著雨雪嚴寒,經過艱難跋涉,又一次來到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的達通瑪區。作為一名虔誠的佛教居士,我對於該縣的紮拉寺心儀已久。此次專程趕赴這座藏傳佛教的著名寺廟頂禮膜拜,並考察了該寺中的佛塔遺址。這兩座佛塔在未被摧毀前,巍然聳立,是我國藏傳佛教的一處觀瞻聖地。為了光大弘揚佛法,使寶貴的佛教聖物得以珍藏,同時了卻藏族同胞的心願,當地基層黨組織和政府反復醞釀,確定在該塔廢墟上重修一座白塔。

再現人間後的白塔,占地面積達2025平方米,高達50米。塔內將珍藏1100套藏傳佛教經典《甘珠爾》經,總數逾30萬卷。更為難能可貴的是,塔內還將供奉釋迦佛的舍利及蓮花大師的頭髮、指甲、牙齒等無比珍貴的佛教聖物。再建後莊嚴的白塔內,計劃裝有一億張釋迦佛心咒像、蓮花生心咒像、阿彌陀佛心咒像、文殊菩薩五字真言咒像、觀世音菩薩六字大明咒像、忿努蓮師咒像、藥師佛咒像、金鋼薩陀咒像、無量壽佛咒像等等,天葩集榮,寶雨繽紛,其聖其勝無與倫比,確為佛教苑中聖潔的殿堂。

再屹於世間的這座白塔之壯觀外形,堪與首都北京的北海白塔和妙應寺之大白塔媲美。佛教界人士認為,此白塔雖將矗立於崇山峻嶺中的甘孜縣紮拉寺,然則其佛光可普照赤縣神州、普照大千世界。依循佛學教義:世間芸芸眾生,凡登臨紮拉寺瞻仰這神聖的白塔,朝拜這至尊的白塔內聖物者,皆可消弭三生罪業,獲取大福報矣!

尊敬的胡主席,通過此次對甘孜縣紮拉寺的考察,我認為再建這座白塔,不僅具有重要的宗教意義,同時更具有不可估量的政治意義,對於促進我國藏傳佛教地區的社會穩定、人民團結以及經濟發展,都具有極為積極的作用。同時,我們可以將這一再造藏傳佛教聖地紮拉寺的白塔為契機,敦邀達賴喇嘛蒞臨這裏。這樣,中央政府與達賴喇嘛自然有了交集點,為西藏問題的順利解決,邁出了順理成章的第一步,以下的路程則坦坦蕩蕩。

中央政府曾對達賴喇嘛提出恢復談判所要求的三項條件。達賴喇嘛認為,迄今為止,他對於「三條件」均已恪守和遵循,達到了中央政府的要求。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為始,達賴喇嘛向中央政府要求的是民族自治,而完全放棄了「西藏獨立」。1996年8月2日,他在洛杉磯對來自美國與加拿大的一百多名藏人直言不諱:「以前的西藏確實是獨立的」,現在「事實上西藏無法獨立」,「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藏人必須與隔鄰的中共化解敵意,世世代代和平相處,不要戰爭不休,要以慈悲和愛達成和諧」。他務實地說:「歷史是歷史,今天的現實已經不一樣了,必須在考慮現實的同時,向前發展。」

1997年10月上旬,面對來自中國大陸、台港澳以及蒙藏等少數民族的青年學者,在波士頓舉辦的研習營,他在自己的賀信中又坦陳了明確觀點:「關於西藏問題,我多次闡明,我並不要求西藏獨立,而是實現於真正的西藏自治,我相信,這是符合西藏人民,也是符合中國人民利益的」,「我一直相信,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是通過人對人的交流,通過以開放的態度,進行誠實的討論。這樣我們就會瞭解不同意見和反面觀點」。

隨著時間的推移,達賴喇嘛的這一緊迫感更為強烈了,他在美國霍普金斯大學演講時,更加明白地指出:「西藏自治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我們只不過要求自治,國防及外交均由中央人民政府去處理」。關於與中央政府談判的另外兩個條件,即放棄反對中國的活動和「承認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對此,達賴喇嘛指出,除了對於違反人權的行為進行抵抗外,並沒有進行其他反對中央政府的活動,而且在近幾年內,中國領導人出國訪問中遭遇到的一些抗議活動中,藏人的蹤影已日見稀少。達賴喇嘛與臺灣方面,始終沒有任何官方關係。他還多次勸告和提示臺灣的領導人,應該與中國大陸保持接觸。他說:總之,「臺灣與我們無關」。

尊敬的胡主席,您於1988年至1992年擔任西藏自治區的黨委書記。這幾年間,您「情為民所繫,利為民所謀」,政績斐然,有口皆碑。作為中國新一屆國家元首,達賴喇嘛對您極具敬意,寄望頗高。他一再重申,胡主席是歷來中共領導人當中,唯一對西藏「較具全面性瞭解」的人,他衷心希冀胡主席能夠通權達變,能夠更加理解和同情二百七十萬藏民。他期望儘快與中央政府對話。

達賴喇嘛的願景是在今年能夠回到國內,完全解決「不得不解決的問題」。達賴喇嘛今年似已屆七十一歲高齡,而且身體欠佳,假如他圓寂於境外,那麼藏傳佛教轉世靈童的制度將無以為繼,遂致居於境外之藏人意見分歧,難有威權懾控,從而難以避免混亂。此其一。其二,不久前,達賴喇嘛不無焦灼地說,如果同中央政府進行的談判,在兩三年內還不能產生結果,他將很難就倡導的自治而非獨立的「中間道路」,對西藏青年做出解釋。達賴喇嘛所大力主張的「中間道路」,取自佛法中的「中觀論」,其主旨就是摒棄極端的左右兩派而取中間道路,也就是既不尋求西藏的獨立,也不贊同現有的「無自治」的「自治」狀態,要達成「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分離的、全西藏的完全自治」。

由於形格勢禁,近幾年來,達賴喇嘛憂心忡忡地宣示,儘管他真心誠意通過和平途徑,通過與中央政府對話的方式求取西藏的高度自治,但是已崛起的西藏青年組織正在愈演愈烈地鼓動獨立。他以焦慮的心態言道:「如果我的路線失敗了,這些青年就可能有權接過火炬,要求獨立」。據我們所知,受過西方教育和全盤接受西方民主思想的青年一代流亡藏人,已不像他們的父祖輩那樣,信仰達賴喇嘛的權威,他們早已疾言厲色地對達賴喇嘛提出批評。

目前流亡藏人中,勢力最大的少壯派組織「西藏青年大會」,已派生極大張力,在全球各地組建了五十餘個分會,成員已經超過萬人。他們大多熟悉西方社會,內中骨幹分子更是擁有西方國家的高學歷。這些人立場激進,個中相當數量的人態度尤為過激,贊成以暴力方式展開鬥爭,認定暴力活動可以用最小的成本獲得最大效果。他們心狂氣傲,妄言可以使中國人心驚肉跳,可以把他們搞得雞飛狗跳。他們一廂情願地認為,這樣容易造成廣泛影響,更加吸引國際社會對於西藏問題的進一步關注。毫無疑問的,「西藏青年大會」與達賴喇嘛身體力行的「和平主義」理念背道而馳,從本質上早已經格格不入。

其三,作為一位極富智慧的哲人,達賴喇嘛頭腦十分冷靜,他深切明晰,在其圓寂後,沒有什麼人能夠舉起他的旗幟。他設想通過選舉產生十五世達賴,但「未必行得通」,或者說注定行不通。那麼通過藏傳佛教的轉世制度,必然帶來無盡的憂思。因為當達賴喇嘛圓寂之後,都要苦苦等待十幾年轉世靈童才能長大成人,擔當起政教之領導大業。而從今往後這可預見的一段時間,正是「多事之秋」,正是極易發生動蕩的特殊階段。

其四,一段時間以來,威脅達賴喇嘛生命的布告,多次出現於印度北部城市達蘭薩拉。這些布告厲聲宣示,如果達賴喇嘛不離開印度,他及其信眾將被殺害。印度警方有鑒於此,已經加強對達賴喇嘛的安全保衛工作。印方相信,這一威脅來自西藏的「雄天宗」(shugden)。「雄天宗」所信仰的復仇之神,被描繪為在滾滾沸騰的血海中,乘雪山獅子奔馳的三眼武士。至今若干年以來,雄天宗與達賴喇嘛的忠實信徒極不和睦,而且歧見愈益尖銳。不久前,他們更是鄙吝複萌,公然發出死亡威脅。總部設在英國的雄天宗組織,亦被叫作新噶當巴(New kadampa Tradition),乃是1999年由一個名喚科桑嘉措的流亡喇嘛所創建。這個「雄天宗」崇信的神,是三百五十年前的多傑雄天。這尊神的形象為佩戴五十個人頭骨製成的項鏈,口含四顆如劍般的毒牙,手中劈動利刃。「雄天宗」之信徒相信他們才是西藏佛教的守護神。然而反對派認為他們實乃「西藏佛教的塔利班」。

長期以來,由於達賴喇嘛對於藏傳佛教各教派友善相待,從而「雄天宗」指責達賴喇嘛是叛徒。更由於達賴喇嘛連年標榜西藏需要在中國中央政治統治下的自治,而不謀求西藏獨立,「雄天宗」氣勢洶洶地攻訐他「出賣」西藏。達賴喇嘛堅決反對「雄天宗」。認為他們「鼓吹宗教不容忍」,導致「佛教的墮落」。已經「構成了威脅」。達賴喇嘛的摯誠朋友、年屆耄耋之年的藏語教授洛嘉措公開斥責「雄天宗」,已經在七年前於達蘭薩拉被殺害。達賴喇嘛的漢語譯員和另外一位喇嘛也同時遇害。印度警方查證後說,「雄天宗」好戰分子乃是幕後兇手。

由於上述種種因素,我們身居海外、關注西藏問題的愛國學者認真考量後認為,祖國中央政府必須當機立斷,必須抓住達賴喇嘛尚健在、且影響力還較穩固的時機,從速而徹底地、平和解決這一糾纏了整整四十五年的問題,我們認為,今年是一個關鍵時期,由於達賴喇嘛的自身原因,西藏問題到了不解決不行和完全能夠解決的時刻了。

祖國中央政府的西藏問題總的方針是「自治」,而達賴喇嘛迄今不渝的訴求也是「自治」。既然所追求的都是「自治」,中央政府和達賴喇嘛方面具備了終極「交集點」,理應走到一起。這種「走到一起」,當然蘊含了妥協,妥協即意味著讓步。這種讓步實質上是極大的進步,就現實利害而言,與達賴喇嘛全面和解,對於中央政府也是利遠遠大於弊,因為得到的是西藏問題一勞永逸的解決,得到的是西藏地區的長治久安,得到的是真正「藏漢一家」的大團結,得到的是國際社會的交口讚譽。

對此,達賴喇嘛近日又表示了對胡主席領導的新一屆中央政府極大的厚望,他認為當前的中央政府領導人,已與以往時代有了很大的不同,年輕而務實,可能會對其採取比過去更為開明的立場,賦予西藏更大的自治權,從而能夠使他這位年邁的精神領袖忙返回國內。

尊敬的胡主席,去年12月25日,您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發表的談話中強調指出,中國發展了,中華民族強盛了,是全體中華兒女之福。古今中外的歷史和現實都告訴我們,家和萬事興。一個民族要發展、要強盛、要自立於世界民族這林,首先要團結起來,同心同德去奮鬥、去拼搏。是啊!藏族是中華民族的一個組成部分,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是五十六個民族的共同家園,包括藏族同胞在內的中華兒女,應該義不容辭地、共同把我們的家園維護好、建議好、發展好。

為此,我們焦灼而衷心地希望胡主席以偉大政治家的大略遠矚,毫不遲疑地,於達賴喇嘛當今尚健在之時,一舉解決這一近半個世紀未能解決的西藏問題。據我們瞭解,此次重建紮拉寺大白塔正是一個絕好的契機。在今年晚些時候,當舉行這一大白塔奠基儀式之時,由適當的部門敦邀達賴喇嘛抵臨紮拉寺,由此開啟中央政府與達賴喇嘛的對話和談判,進而迎來西藏問題的順利解決。這也是我們無限關愛祖國的海外赤子,對於中華民族復興大業的一個貢獻,令人鼓舞,令人歡欣!

書不盡言 恭候明教

專頌

政祺

楊本華

二○○四年二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