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存实亡与名亡实存————为中共建党九十五周年而作

名存实亡与名亡实存————为中共建党九十五周年而作

杨本华
中共建党已达九十五年了,建政也已近六十七年了,所作所为,有目共睹,有耳共闻,历历可数。毛泽东当年自诩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翻开中共历史细细看来,毛泽东及其团伙,一不是马克思,他们奉行的是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主张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也就是践行“革命是暴力,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暴烈的行动”,亦即依仗暴恐打天下而坐江山。他们二不是秦始皇,而是陈胜、黄巢、李闯以及张献忠、洪秀全之类的农民起义,只是披上了一件马列主义的外衣,趁着苏俄和日寇这两个恶邻对我中华反复折腾,直至“杀我人民,侵我国土”之机,武装叛乱,拥兵自重,抓住了万载不逢之天时与地利,软硬兼施,解数使尽,最后“横扫千军如席卷”,“宜将剩勇追穷寇”,终于把又腐败又无能而且永远不争气的国民党打得一败涂地,溃败到“一群海岛”了事。中共建政了,夺取了全国政权,实现了“党天下”的“宏伟蓝图”。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弹指一挥间,中共一党专制,统治中国大陆已达六十七年了。打天下,坐天下,中共在陈胜吴广农民起义两千多年以后,又一次圆了农民起义军: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中国梦”。该当皇帝的当皇帝,该为大臣的为大臣,建立了盘根错节、叠床架屋的官僚体系。“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中共的官场上沐猴而冠的大官小吏,一茬又一茬地走到如今,构造了一个集人类社会文化垃圾之大成的奇幻而腐败的官场。近七十年目睹之怪已经现状,一个新版的《官场现形记》完整地呈献于世人面前。 继续阅读“名存实亡与名亡实存————为中共建党九十五周年而作”

把被顛倒的歷史再顛倒過來——為國共內戰爆發七十周年而作

把被顛倒的歷史再顛倒過來——為國共內戰爆發七十周年而作

楊本華

中國大陸歷史學界在“解放後”最感吃力的研究領域就是中國現代史。他們將中國歷史劃分為四個階段——古代史、近代史、現代史、當代史。其中現代史的下限為1919年的五四運動,上限為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的“開國大典”。在“中華開國五千年”的歷史滔滔長河中,這段大陸史學界認定的“中國現代史”滿打滿算只有三十年。可這區區的三十年卻是最難“以史實為依據,以考證為準繩”進行實事求是的學術研究。在“以論帶史”的“馬克思主義史學觀”的牽制和引領下,也就是在“立場、觀點、方法”的操控下,這一段歷史被嚴密掌制,嚴格按照“有關部門”給出的觀點進行圖解,沒事實找事實,每當事實不利於中共時,則“文過飾非”,不僅人為地設置了許多“禁區”,而且對史實任意進行裁剪、添加、篡改。最不濟的手法也是玩弄文字遊戲,以他們獨門絕技的修辭法,對史實進行修飾和遮蔽。其實說穿了,所謂被修辭遮蔽,亦即被巧舌如簧的謊言所遮蔽,致使近六十餘年來,在中國大陸所看到的林林總總之中國現代史,基本上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言辭閃爍,指鹿為馬”。

继续阅读“把被顛倒的歷史再顛倒過來——為國共內戰爆發七十周年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