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存实亡与名亡实存————为中共建党九十五周年而作

名存实亡与名亡实存————为中共建党九十五周年而作

杨本华
中共建党已达九十五年了,建政也已近六十七年了,所作所为,有目共睹,有耳共闻,历历可数。毛泽东当年自诩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翻开中共历史细细看来,毛泽东及其团伙,一不是马克思,他们奉行的是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主张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也就是践行“革命是暴力,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暴烈的行动”,亦即依仗暴恐打天下而坐江山。他们二不是秦始皇,而是陈胜、黄巢、李闯以及张献忠、洪秀全之类的农民起义,只是披上了一件马列主义的外衣,趁着苏俄和日寇这两个恶邻对我中华反复折腾,直至“杀我人民,侵我国土”之机,武装叛乱,拥兵自重,抓住了万载不逢之天时与地利,软硬兼施,解数使尽,最后“横扫千军如席卷”,“宜将剩勇追穷寇”,终于把又腐败又无能而且永远不争气的国民党打得一败涂地,溃败到“一群海岛”了事。中共建政了,夺取了全国政权,实现了“党天下”的“宏伟蓝图”。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弹指一挥间,中共一党专制,统治中国大陆已达六十七年了。打天下,坐天下,中共在陈胜吴广农民起义两千多年以后,又一次圆了农民起义军: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中国梦”。该当皇帝的当皇帝,该为大臣的为大臣,建立了盘根错节、叠床架屋的官僚体系。“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中共的官场上沐猴而冠的大官小吏,一茬又一茬地走到如今,构造了一个集人类社会文化垃圾之大成的奇幻而腐败的官场。近七十年目睹之怪已经现状,一个新版的《官场现形记》完整地呈献于世人面前。

恬不为怪 怒目戟指

现如今中共的官场到底已经成为何种奇怪而丑陋的生态状?一封“官场现形记”的文书应运而出台。在新旧世纪之交的时节,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当时因巨额受贿被批捕。他经济犯罪的数额达到两千多万元。这在十几年后的今天再看,他的这个贪腐数目不过是小巫而已,而在当时已算大贪官了。他之所以名声颇大,不在于其级别,也不在其受贿多少,而在其生活作风之腐之烂,至今仍令人倒吸几口凉气,其次其曾写下一封信,堪称千秋神来之笔。人们说,一封信看透一个贪官真实的内心,一滴水映出了大海狂澜,一叶便可知秋,从中人们窥见了官场的龌龊与阴暗,了解了在极权官本位这种制度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直至今后若干年,中共各级官员是如何待人接物,和处世为政的。

这封信是徐其耀写给他儿子的,信中将他多年为官的经验与心得一五一十地告诉其子,可谓情真意切、发人深省。第一条就是“不要追求真理,不要探询事物的本来面目”,“对自己有利的就是正确的”,“上级领导提倡的就是正确的”。第二条乃是“不但要学会说假话,更要善于说假话”,“要把说假话当成一个习惯,当成事业。说到自己也相信的程度。做官以后你的嘴不仅仅属于你自己,说什么要根据需要”。第三条开宗明义地讲“要有文凭,但不要真有知识,真有知识会害了你”。第四条直接了当地说“做官的目的是什么?利益!”“要不知疲倦地攫取各种利益,你不但要明确地把攫取各种利益作为当官的目的,而且要作为唯一的目的。你的领导提拔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攫取利益这个目的一模糊,你就离失败不远了。”第五条是“把会做人放在首位,然后才是会做事。这里说的做人,就是处关系。做事是实际工作,这点会不会都无所谓。做人就是把自己作为一个点,编织到上下左右的网中,成为这个网的一部分。现在说谁工作能力强,不是说他工作能力强,而是指做人能力强。你看那些把能力理解为做事的人,有好日子过才怪。”这封信的第六条,徐其耀开门见山地指出:“我们的社会无论外表怎样变化,其实质都是农民社会。谁迎合了农民谁就会成功。我们周围的人无论外表是什么,骨子里都是农民。农民的特点是目光短浅,注重眼前利益。所以你做事的方式方法必须具有农民特点,要搞短期效益,要鼠目寸光。要多学习封建的那一套,比如拜个把兄弟,这都不过分。”在第七条里,他一针见血地强调“要相信拍马是一种高级艺术。千万不要以为拍马只要豁出脸皮就行,豁得出的女人多了,可傍上大款的是极少数。拍马就是为了得到上级的赏识。在人治的社会里,上级的赏识是升官的唯一途径,别的都是形式。”在第八条中,他的经验之谈是“所有的法律法规、政策制度都不是必须严格遵守的,确切地说,执行起来都是可以变通的。法律法规、政策制度的制定者从没想到要用这些来约束自己,而是想约束他人。但你要知道,这些不是人人都可以违反的。什么时候坚决遵守,什么时候偷偷违法,让谁违反,要审势而定,否则宽严皆误。”徐其耀在给他儿子的这封信最后几句话是“以上这些都是做官的原则。如果你真能逐条做到,你就能一帆风顺,如果感觉力不从心就马上另外选择职业吧!”

在这封信的字里行间,人们对一个当代贪官的内心世界一览无余。徐其耀对他的儿子是坦率的、爱护的,他毫无保留地将其在中共官场几十年悉心积累下的经验教训和心得体会倾囊而出,从中人们明白无误地看清楚了中共官场几十年延续并发扬的袖里乾坤,不折不扣的是一部当代版的《官场现形记》,也可以称之为《六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这里真切地倒映了中共官场的现实和内幕。徐其耀是个大贪官,十几年前,他的贪污受贿额达两千多万元,其腐化奢靡的生活作风更是令人咋舌。十几年过去了,时至今日,中共官场的真实写照依然如故,甚至又向前大大地发展了。结合徐其耀的这封信,将今日官场上林林总总的丑行丑态做一总结式揭批,以期让人们透过现象看本质,更为透彻地了解中共的实质。

封豸长蛇 峰虿有毒

中共十八大以来,贪官们走马灯似地落马,其中“老虎”级别的已过百人。三四年以前,民众听闻到哪个贪官被“双规”或即将落网,就像“文革”初期听到若干个“走资派”被揪出来一样兴奋。可几年过去了,如今听到再大的“老虎”落网,甚至有一两个“铁帽子王”行将落马的消息,也只不过“噢”一声罢了,好像“文革”中后期,即使林彪乃至“四人帮”完蛋,也只“见怪不惊”,因为大家心知肚明,官场上你争我斗,殊死拼杀,说到底,“没有一个好东西”。如今,我们梳理了2016年全国三十一个省份落马的五十几个“老虎”级层的大贪官,犹如清理一场地震后余下的残桓断壁,一方面隐隐痛感触目惊心,一方面深深慨叹意兴阑珊。整个官场已经烂成污泥,哪里还有整饬重建的余地呢?中共的中纪委抖擞精神,这几年以“每周一哥”的节律“揪出”了一大批贪官污吏,但人们“至今已觉不新鲜”,丝毫兴奋不起来,大家称之为“审贪疲劳”,老百姓的语言“外糙里不糙”,他们认为中共一段时间以来加大了反腐的力度,如同蹲在茅坑之上,手执蝇拍拼命拍打苍蝇,可苍蝇“打之不尽,来之不绝”,无论如何也打不完。根本的解决之道是把这所茅房彻底拆除,这样才会杜绝大量苍蝇来袭。所以这不是修修补补的问题,而必须拆掉重建。整个被贪腐渎浸的中共官场文化没有商讨的余地,非得夷为平地重新做起不可。这就是我们给当今官场的结论,论据可谓成千上万,俯拾皆是。

为蛇不除 为虺若何

前不久出版的中纪委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痛说:有人卖官,卖到排队挂号;有人猎色,猎到悖逆人伦;有人索贿受赂,贪款已经搬不动,甚至无处存放;有人建造豪宅,堪比金銮宝殿。这篇文章认为,腐朽、贪渎、享乐、奢靡之风和颓废、恶俗、阴暗、歹毒之气,在一些党员干部那里深入骨髓,很难疗治。中共纪检监察部门心知肚明,说是“一些党员干部”,实际早已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党员干部”。说是保持高压,狠咎猛查,但说到底还是“抽刀断大河水,挥剑斩水中月”,全然不是治本之道。

中共方面的“反腐专家”研判了中国社会腐败严重有三大致命因素:首先是官员素质相对低下,体制的管控效率差;第二是社会服务资源稀缺,就业压力大,导致一般民众行贿和买官的行为无处不在;第三是垄断集权程度高,官员的权力过大,因而导致腐败的机会触手可及。这是一种从表层分析的“轻浅”的说法,实际上从徐其耀的“官场经”到今日无官不贪的全面积腐败,原因的根本点,稍有文化的人一目了然。一段时间以来,无官不贪的事实一再得到印证,也就是“连锅端”的案例层出不穷。仅以原来的“清水衙门”高等院校为例,辽宁省纪委近年查处了辽宁医学院党委原书记和两名原副院长,接着牵扯出该校其他几个领导。这样的事例可信手拈来,各行业各地方各单位要打算“一锅端”,可以说一端一锅烂。时至今日,但凡是“老虎”级别的巨贪,其贪腐额度已达到令人倒吸几口冷气的数目。成千上万名“苍蝇”级别的贪官,虽然人微言轻,但是奋起直追,横征暴敛,五钱不取,巧取,豪夺,贪腐数额连创新高,直使忧国忧民的有识之士悲伤苍凉。这里亦仅举一例,2014年5月被中纪委带走的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被多位知情人士透出信息,这个“苍蝇”在北京、上海、太原和珠海等地均置有房产,偷养情妇数人。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张中生的贪腐金额决非吕梁市委常委会内部通报的案情,受贿额超过六亿元,他实际积累的财富或达百亿之巨。张中生只是中共官场中的苍蝇类贪官,这样的大大小小贪官绝对是千千万万,无可计数。原来的官场生态是“老虎吃肉,苍蝇喝汤”。近年来,无数的贪官生活赛着糜烂,不分级别大小,只要权势所及,人人不择手段而疯狂敛财。更为可怕的是,中共的党报公开报道“少数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竟沦为‘瘾君子’,热衷于搞‘毒友圈’,堂而皇之开‘毒吧’,并以毒为媒进行权钱、权色交易”。报载,“官员涉毒呈现吸食新型毒品多、毒友圈固定、与社会人员串联吸毒等特点,带坏了社会风气,损害党和政府形象”。

中共近三四年以来的“反腐斗争”,人们大多认为治标不治本,其实也完全不能全面而有效地治标。前不久山西省太原市所辖的古交市一名官员公然呼喊“国家规定是狗屁!”面对这个名叫任长春的地方官员的粗口,广大网民看过视频帖子后戏称他是“实话实说的党的好干部”,认为这就是粗口版的“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下辖之《人民论坛》杂志社曾在新浪网推出了一项名为“公众公平感调查”,计有6227人参与。这项调查开宗明义地问:“你认为当前社会不公平现象,突出地表现在哪些方面?”96.11%的受访者认为是“由权力造成的不公平,如以权谋私和贪污腐败”。77.44%的受访者认为是“由权力和金钱的结盟造成的不公平,如城市拆迁和土地征用等”。70.89%的受访者认为是“由金钱造成的不公平,如富人超生和金钱教育”。即便从这一谨小慎微的社会调查中,人们也能一目了然地看到早已麻木不仁的民众对于在当今制度下,广大人民群众对与不可根治的各级官员以权谋私和贪污腐败以及无处不在的寻租行为还是深恶痛绝的。

在这次绝无仅有的调查活动中,受调查的敢言者说:“制度不健全,法治难落实,权力根本没有什么硬措施能被关进笼子,从而导致人们的机会绝对不平等。权力从改革开放以后日益深入地介入经济活动,致使企业之间,行业之间、个体之间直至地区之间,到处都是不平等。”因而这次的受调查者普遍认为,必须“约束和规范官员的行为”。这次调查后形成的报告之题目就叫作“96%民众不满权力造成的不公”。现任山西省委书记的王儒林拿出了几个数据;从2014年9月至2016年1月这17个月里,山西全省各级纪检检察机关共立案28668起,处分31164人。其中,结案处理和正立案查处的厅级干部129人,移送司法机关34人。结案处理和正在立案查处的县处级干部1565人,移送司法机关157人。王儒林举了一个事例:山西省有119个县市区,2015年财政收入排在后9位的都是贫困县,这9个县的财政收入总收入只有6.07亿元。而这么一个至多“六品”的小小副市长所贪污的金额,现在已查实的达到6.44亿元,超过了那9个县2014年全年度的财政总收入。这几年以来,所有“分肉喝汤”的贪官们的胃口越来越大,已经没有了蚕食,开口就是鲸吞,数字愈来愈令人瞠目结舌,如果再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现状的办法,没有一种彻底有效的咎治之策,那么,只要再蔓延和再发展不长的一段时间,不但民不聊生,而且国将不国,再治再振将极度困难。

名存实亡 名亡实存

中共治下的中国走到今天,内里早已糜烂不堪,乱象丛生,令忧国忧民之士五内如焚。通过上面的分析和披露,一幅当代版的《官场现形记》跃然眼前,老百姓早就心知肚明,官场上早已无官不贪,无官不坏,他们当下认知的“好官”是什么标准?一曰“只养二奶情人,而不与糟糠妻离婚”。二曰“只在外面吃喝嫖赌,而不养私生子”。三曰“虽则又贪又腐,但还略有政绩,这就是老百姓心目中的好官;办事必要钱,收受贿赂,但真办事,这就是企业主称赞的好官;大钱小钱都收入囊中,但知道孝敬上级官员,这就是领导眼中的好官。”

中国的官场走到今天这一步,官员们腐败堕落,道德败坏,曾经残存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虚幻色彩,经过三十余年的荡涤,那种理想化的油漆早已剥落剥落殆尽,人们都清楚地看到,这个庞大的官场,一年比一年提速摆脱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的思想意识所规定的理想主义以及道德纪律的羁绊与约束,彻头彻尾地蜕变成为一个自觉而贪婪地捞取和占有世俗利益的官僚集团,也就是说,一个完备的权贵资产阶级早已拔地而起,主导并操控了中国各地各级官场。毛泽东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之初说过一段“最高指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他当时说这句话语确实荒唐,但我们不得不佩服此话的前瞻性。今天,这个资产阶级充斥于整个官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官僚化、权贵化、世袭化的利益集团。今天定睛一看,这个奸宄无耻的利益集团并非隐藏在共产党内,而它便是中共本身。

我们正是从这个意义上分析和推论,无论是由马克思和列宁抑或由毛泽东与邓小平所创立并发展的原教旨主义之定义,中共早已非共化了,从“闷声发大财”一步步发展为巧取豪夺。据几年前的一次不完全统计,千千万万只“苍蝇”不算,持有十亿元人民币或以上资产的省部军级干部的家属,其数目已以百计,持有亿元以上资产的这一级干部,数目可用几千来计算。根据多方资料所披露的情况,中共顶级官僚中有几个富豪家属的财产已百亿元计数。这种状况逐年长足进展,时至今日,顶级富豪的家财早就掠取得无不是亿万斯元,足以令神人共愤。面对这种状况,中国的政治制度改革,已迫在眉睫,也就是说,人民群众一点监督的权利都没有的情况必须改变,中共必须让出权力,以使权利能够制约权利。这种和平演进的“让权”就是改革。中国要彻底变革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 —— 取消中共对全国一切权力的绝对垄断,也就是彻底杜绝一党专政。一党专政阻滞了社会的文明进步,无可规避地产生了愈演愈疯狂的贪污腐败。为了使当权集团避免与腐败的旧制度一起被历史淘汰,这种改革迈出无比勇气的第一步,就是执政党立即更名。既然与马列原教旨主义早已割裂,早已风马牛不相及,那就更名为中国共和党,诚所谓名存实亡,名亡实存,这个党把手中的权力还给社会,更名后名正言顺,向着共和、宪政、民主、法治进取,自然能够恢复活力。中共建党九十五年了,目前正处于一个新的历史转折关口,当机立断地改名易辙,不仅是为了国家、民族和社会着想,更是为党本身着想。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中国的政改已是成熟了的客观亟需,那就应该义无反顾地付诸实施。在中共建党九十五周年之际,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指出这一点。

作者: 中國 為公黨

中國為公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