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蔡英文總統的公開信

致蔡英文總統的公開信——– 關於“一國兩府”的可行性研究報告

蔡總統英文閣下鈞鑒:
​在申酉雞年春節前夕,收到閣下新春賀卡,我給閣下郵寄了一封信函,同時寄送予閣下一幀對聯。上聯曰:民有民治民享普世價值九州亦然。下聯曰:和解和平和諧全民願景兩岸旨歸。信中對於閣下施政有所建言,並圍繞上述對聯展開簡論,期望與閣下一席面談。後收悉總統府三局之公文,言及閣下無暇撥冗,故而無法相晤。這樣,我只好將一番建言,今以公開信之形式,相告于閣下,亦就教于智者賢達,以盡拳拳赤子的殷殷愛國之情愫。

形格勢禁 踵事增華
​星移斗轉,光陰荏苒。閣下一舉成為了中華民國民選總統,大任在肩,必得拳拳服膺,海峽兩岸關係如何定位,如何切實有效地正確處理兩台問題,歷史性地擺放於閣下面前。2016年的“五二0”,閣下在就職演說中侃侃而談:“新政府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總則第一條開宗明義:國家統一前,為確保臺灣地區安全與民眾福祉,規範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之往來,並處理衍生之法律事件,特制訂本條例。第二條名正位定:一、臺灣地區是指臺灣、澎湖、金門、馬祖及政府統治權所及之其他地區。二、大陸地區是指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這也就是說,閣下肯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同屬中華民國。換言之,亦即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世人大多只去關注閣下有沒有宣示出“九二共識”這四個字。其實,透過現象看本質,有沒有說出“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這才是關鍵所在,才是實質所在。或曰,閣下對於這個問題的講述不清不楚,其實閣下闡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問題,已然是明明白白了,完全可以說是間接地講到了一中原則,只是未曾直接說出“一中原則”這四個字。閣下說到遵循中華民國憲政體制,那麼這一體制自然包括中華民國憲法。人人皆知,中華民國憲法就是不折不扣的一中憲法,因此閣下是間接地承認了一中原則。閣下再三表示自己執政的兩岸政策是“維持現狀”,然則閣下應該坦蕩無畏地講出“一個中國”這四個大字,因為“在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之下”,中華民國憲法天經地義就是一部堂堂正正的一中憲法。閣下光明正大宣講出“一個中國”,天不會塌,地不會陷,反而是會將天時地利人和匯合成一股正能量,向閣下聚集,天更晴朗,地更順暢,民心所向,眾望所歸,何樂而不為呢?

一國兩區一國兩府
​若干年之前,中共對於“一個中國”的說法是:“中國政府堅決反對任何旨在分裂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言行,反對“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一國兩府”,反對一切可以導致“臺灣獨立”的企圖和行徑。然而,2000年之時中共國台辦的白皮書寫道:“中國政府反對所謂“臺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在這裡,首先一貫反對的“一國兩府”被刪除了。這也就意味著從2000年為始,中共放棄反對“一國兩府”這一提法了。一國兩府,顧名思義,亦即“一個中國,兩個政府”,其前提鐵定為“一個中國”,完全是嚴格遵循並且絲毫不違背一個中國的原則。同時應該引起注意的是中共多年來一直申述:“中國政府歷來反對用處理德國模式、朝鮮問題的方式來處理臺灣問題”。在上述那本白皮書裡更值得人們玩味地說道‘兩德模式’不能用於解決臺灣問題”。這裡仍舊一然故我地反對兩德模式,但沒有再說仍然反對兩韓模式。這個所謂兩韓模式,大家且看一看,就是一國兩府。
​南韓憲法第三條規定:“大韓民國之領土,在於朝鮮半島及其附屬島嶼”。這裡不遮不掩地申明是全部朝鮮半島,而不只是這個半島的南邊半部。北韓憲法第五條規定:“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為在北半部實現社會主義的全面勝利,並在全國範圍內排除外來勢力,于民主基礎上和平地統一祖國,爭取完全的民族獨立而鬥爭”。北朝鮮方面在此所言之全國,無疑當包括南半部在內。它的潛臺詞是目前實際統轄的地盤,只限於三八線之北的“三千里江山”的北邊那半部分。 继续阅读“致蔡英文總統的公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