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杰甫:就国家统一致蔡英文总统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

读者来函:就国家统一致蔡英文总统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

尊敬的蔡英文总统     转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首先向您们二位问好。

两岸如何统一,我于2012年10月和之后三次写公开信,建议用联邦制框架,统一中国。这是唯一的最好的办法。今天这封信仍然提出这个唯一可行的科学的办法。

当下要解决三个问题。

一、内战问题

这个问题不能回避,必须说清楚才能心平气和的搞统一。如果不说清楚,各说各的话各说各的理,就很难谈统一。

从毛泽东到井冈山建立根据地搞工农武装割据开始,中国的内战就开始了。从共产党在井冈山建立第一个苏维埃政府开始,中国的分裂危险就出现了。这个内战一直打到1949年,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不幸分裂终于出现了。 继续阅读“冷杰甫:就国家统一致蔡英文总统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

關於“中華聯邦”的思考與構想

“中華開國五千年,分合亂治四十朝”。在這漫長的歷史進程中,經歷過春秋戰國、三國鼎立、南北兩朝、五代十國和宋遼金以及西夏與蒙古帝國並存時期。這樣,在歷史上全中國有若干個政權分治的時期,看似有什麼七國、三國、十國甚至十六國等等,我們今天回眸看去,他們無論怎樣爭雄爭霸、對峙、大打出手,甚至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其實並非超出“一個中國”的範疇,長期以來我們毫無疑義地將這兩千多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歷史,統統列入“中國古代史”。不僅中國的歷史學家,就是世界各國的史家,對此也無一不予以認同。

談言微中 探賾索隱

星移斗轉,彈指一揮間中國與人類社會一起,邁進了二十一世紀。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中國又將面臨一個全新的歷史節點——大中華和平統一。記得1987年4月16日,鄧小平在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委員們時,鄭重承諾:“大陸在下個世紀,經過半個世紀以後可以實行普選!”這也就是說,距今再過整整二十年,到了2037年,中國將跨入以普選為標誌的政治民主制的社會。這樣,“大陸不民主,統一不能談”的門檻將一舉而跨過,台海兩岸的和平統一自然水到渠成,瓜熟蒂落。這是鄧小平在三十年前的承諾,他在那時絕對權威,一言九鼎。但時過境遷,如今的中國,政治體制的真正改革,不但是“泥牛入海無消息”,而且一蟹不如一蟹,一代比一代倒退,一年比一年“沒戲”。按照當年,梁啟超關於人類社會應劃分為盛世、衰世和亂世這一大智大慧之三世說的理論,當今的中國社會正處於衰世。盛世的第一標誌是完全踐行普世價值的自由民主憲政人權;亂世的第一標誌是無法無天,人自為戰,為所欲為,法治蕩然,天下大亂;而衰世的第一標誌是自由主義。這並非毛澤東所作《反對自由主義》一文中所列的種種陋習弊端,而是文明社會最為大忌的無信仰、無主義、無理想、無敬畏、無規矩、無底線。下層民眾在失序失範的衰世奉行極端自由主義。上層統治者,也就是權貴資產階級死死踐履極端權威主義,集權又極權,專制又獨裁,政治上不給民眾一絲一毫的民主權利,而從導致整個社會死水一潭,全民族萬馬齊喑,國家暮氣沉沉,看是“穩定壓倒一切”,實則離心離德,活力全失,動力皆無。有的是物欲橫流,道德淪喪。 继续阅读“關於“中華聯邦”的思考與構想”